錯嫁替婚總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衛教授年齡不大,看著四十來歲的樣子,妻子跟他一樣,一眼看過去,就知道是專注于學術研究的那種人。

說白了,就是心思比較單純,沒經歷過什么大風大浪的那種人。

沈從辰一到,衛教授就急切的迎了上去:“從辰,這位就是小沈先生嗎?”

“是,老師,這是我表哥,這是我表嫂。哥,嫂子,這是我導師衛教授,師母王教授。”

沈遠跟衛教授一握手:“衛教授怎么知道我的?”“這個,說來話長。”衛教授似乎有點不太好意思,說道:“是有人提醒我的。我那天到處找我女兒,偶爾聽到旁邊有人提起了東北沈家,又提起了你,我這才想起來,沈從

辰也是東北沈家的人。”

沈遠哦了一聲,輕笑了起來。

搞不好根本不是什么無意提起,而是有人想讓他來這邊呢。

這不,他來了。

不管是誰想讓他來這個地方,也不管是誰想算計他,魑魅魍魎徒為耳。

阿綾點點頭說道:“先說說什么情況吧。”衛教授馬上邀請大家在一個圓桌前坐下,開口說道:“是這樣的。前些日子,這個日落小港不知道怎么就火了起來,據說是來過日落小港的人呢,都特別的幸運。我女兒明年就要高考了,她對這個特別的看中,說什么都要過來走一走,沾沾好運。等我們過來的時候,就發現這個小港簡直熱鬧的不像話,好多外地人都是為了沾沾喜氣而來的

。”“人多,自然也就熱鬧。原先安靜的街道,現在是摩肩接踵,游人特別多。我們就找了個偏遠的地方住下了,打算玩個兩天就回去。可是就在前天的晚上,穎穎說是要去街上買本地的海鮮回來煮著吃,可是一去就再也沒回來。我這個女兒我自己清楚的,她絕對沒有那種輕生厭世的念頭,學習成績好,我們給她的壓力也不大,也沒早戀,跟

朋友相處的也很好。所以她不可能是一個人走丟了。”“人失蹤了之后,我就將整個小鎮子的街道都找了一遍,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人。無奈之下,我就去附近的警局報案。結果我去了之后,發現好幾個家長也來報警,他們家的孩子也丟了。丟的都是年輕人。這么一來,案件就被重視了起來。當地的警員組織了很多人,到處尋找,可是一點蹤跡都沒有。這人,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影子都沒

有找到。”“我實在是等的心焦,卻又沒有任何辦法,所以只能請小沈先生幫幫我,找回我的女兒吧。”衛教授說到這里,擦擦眼角的淚水,說道:“我這孩子從小就沒離開過我們夫妻

身邊,這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的這可咋辦啊!”王教授也開口說道:“我懷疑丟失的這些孩子們,是被綁架了。可是綁架的話,總該找我們要贖金啊!可至今都沒有一個電話一個消息。總不能是綁架了孩子,給賣了吧?可是我也打聽過的,販賣人口的那些人,根本賣不了幾個錢,還不如跟我們要贖金來的錢多。我們一輩子教書育人,雖然沒攢下多少錢,可是幾十萬還是有的。只要他們

能把我的女兒送回來,我把所有的家產給他們都愿意啊!”

阿綾沉吟片刻,說道:“王教授你別著急,說不定沒你想的那么糟糕。”“可是附近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一點痕跡線索都沒有。就像他們從來都沒有來過這個地方一樣。”衛教授開口說道:“我天天蹲在碼頭,我就希望這孩子是意外走失了,說

不定什么時候就回來了。”

沈從辰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自己的老師,只能說道:“老師你放心,我表哥表嫂一定會把穎穎找回來的。”

“好了,情況已經了解。”沈遠點點頭,說道:“我出去打聽一下消息。”

阿綾也站了起來:“我跟你一起。”

倆人一起轉身離開了旅館。

雖然他們也是第一次來日落小港,可是他們的身份注定了眼線遍布天下。

沈遠跟阿綾離開旅館之后,就分開行動了。

沈遠走在街頭,看到街頭到處都是外鄉人,有國內的國外的,什么樣子的人都有。

顯然都是被這個日落小港的傳說給吸引來的。

那么問題來了,是誰將日落小港的傳說傳出去的呢?

是誰真的得到了幸運呢?

盡管日落小鎮上有了失蹤人口,但是來這里玩的人,還是絡繹不絕。顯然是沒把這個事情當回事。

阿綾那邊也是如此。

阿綾沿著街道轉了幾圈,故意的裝作年紀小不懂事的樣子,蹦蹦跳跳的像個年輕人該有的樣子。

有人似乎不經意的撞了阿綾的身上一下。

“啊,對不起。”對方很快的道歉,抬手扶住了阿綾,在阿綾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將一個很小的東西,輕輕的貼在了阿綾的身上。

“沒關系。”阿綾眼角閃過一絲笑意,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現,站直了身體。

阿綾離開之后,那個人似乎看了阿綾一會兒,才轉身離開了。

阿綾來到公共洗手間,拿出鏡子照了照自己的后背肩胛骨的位置。

那邊似乎是用熒光的東西,印了一個很小的只有拇指大小的印章。

看來,這個印章有文章。

阿綾很快的就將印章的樣子拓印了下來,拍照發給了沈遠:“剛剛有人對我下手,你看這個印記熟悉嗎?”

沈遠看了之后,很快就發過來了信息:“原來是他們。”

阿綾挑眉:“看來你還真的知道。他們真的是沖著你來的?”

沈遠失笑:“差不多吧。”

既然阿綾這邊有了消息,沈遠也就不在外面晃悠了。

到了傍晚的時候,有人主動來找沈遠了。

沈遠看到對方留下的符號,跟著過去了。

在巷子的盡頭出,一個拐角,進了一個逼仄的小房子里。

沈遠一進門,就拉過了椅子坐下,表情看不出喜怒:“說吧,怎么回事?”站在沈遠對面的人,馬上站直了身體行禮:“小沈先生。”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