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作者:李暮歌

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李天的精神力強于常人,他感應到了動靜也更加細微。

李天叫停之后,轟擊雖然沒有繼續,但是,空間之中的音波卻繼續震蕩。

他的眼睛盯著洞口,他已經聽到了細碎的聲音越來越明顯了……并且越來越多了。

他正提醒眾人做好準備,或許東西太多,他們也要有后路離開。但是,一塊巨大的石頭打斷了他的提醒。

“轟!”李天手中的劍直接將巨石劈裂,他也看見了巨石之后的東西。

一只又一只的囂站在四面洞口位置,從下往上,密密麻麻,尖銳的喊叫聲回蕩在空間之中。

“快走!”李天說著就沖向了原先進來的穴道位置,但是,他剛沖過去,一個半圓光幕護罩像是雞蛋殼一樣把他們所有人都困在了中央的位置。

這個護罩雖然將他們困在里面,但是,外面的東西卻可以扔進來,無數的巨石接連砸了過來,欻欻欻地劃破虛空,帶起火星子落了下來,好幾個人已經被砸傷了。

李天的劍網可以阻擋一會,但是,巨石實在太大,并且沖力太大,沒一會就直接破了。

太過密集的攻擊在有限的空間進行,實力比較弱的人已經血肉模糊地倒在地上成了尸體。

“啊——”

慘叫聲越來越多了,白狼傭兵團的人臉色越來越白了,他們知道再這樣下去要全軍覆沒了。

鄭昊本身就是第一次執行任務,生死關頭,他成了真正的慫貨,他一邊拉著人擋住巨石,一邊咒罵白震南和李天。

“你們出的什么餿主意,廢物!這是靈狐嗎?你們引來的是什么東西?!我告訴你們,你們要是不想出辦法,我絕對饒不了你們!”

鄭昊的眼中都是惡毒,他恨不得沖到李天和白震南身邊撕了這兩個人。

傷亡越來越多了,地上斑斑點點的血肉痕跡一片狼藉,眾人或多或少都掛了彩。鄭昊的咒罵沒有一點停下了的趨勢,反而越來越難聽。

“閉嘴!”

“你他媽嘴巴干凈點!”

李天和白震南兩個人同時吼道,氣氛沉寂了一秒,一塊巨大的石頭砸落在李天的頭頂。李天眼睛都不眨一下,仙劍一揮,巨石劈成兩半掉在了他的身邊。

他提著劍一步步地走向了鄭昊,身上不少地方都已經擦出殷紅的鮮血,他的手腕上更是滴落鮮血染紅了仙劍,蜿蜒而下,令人毛骨悚然。

李天每走一步,殺意就更濃一分,一塊塊的巨石砸落都被他一一劈碎,宛如殺神一般逼近鄭昊。

“你!你要干什么?!”鄭昊看著李天靠近,他不斷后退,躲避巨石的過程直接摔倒在地上,“來人!你們都死了嗎?!”

此時,人人自己都應接不暇,哪里管你個大少爺,不過,有幾個人還是攔在了李天的前面。

李天的仙劍一甩,直接釘在了鄭昊的褲襠位置,他冷冷地說:“我要是想殺你,誰也護不住。”

鄭昊咽了咽口水,他知道李天是在警告他。他低下頭,掩飾了眼中的惡毒和恨意。

李天躲避巨石,他站在了中間的位置,剛剛的一段時間觀察,他已經知道了,這個護罩本身是一個陣法。

李天的手上打出了幾個法決,磅礴的靈力席卷而出,幾道靈力宛如有了生命一般竄向了幾個方位。

李天的手一伸,腳下一蹬飛了出去,仙劍凌空飛到了他的手中。

“破!”

李天大喝一聲,一劍擎天,璀璨的光芒刺向了一個點,與此同時,四面八方的靈力沿著護罩蜿蜒到了那個點,光芒更是漲了幾倍。下面的人都無法看清李天本人了,他與光似乎融為一體了。

“嘭!”

眾人聽到了一聲爆破響,護罩上面的幾道靈力光芒消散,幾道明顯的裂縫出現了。裂縫蔓延全部到了頂上的一點,眾人看到了李天破陣而出。

李天破開護罩,他就看見了一只雪白的靈狐站在一個洞口的位置,它冷漠的眸子俯視下面,它似乎是這些囂的指揮者,高高在上的冷漠。

它看見李天破開陣法極為驚訝,下一秒就轉身離開了,李天直接進入那個洞口追了過去。

李天不斷深入洞口,前面出現亮光的時候,他回到了之前的位置,白狼傭兵團的人已經不見了,地面上的血跡證明不久之前發生了什么。

他看了看身后的洞口,眉頭微微地皺起來。

“怎么不見靈狐?”他肯定自己一直跟在靈狐的后面。

李天想了想,他打算再回去找一遍,若是還找不到,就算了吧。

李天回了黑乎乎的通道之中,他再次走出來的地方是一間石室,石室里面全部都是靈石,山一樣高的上品靈石。

“可惜了,”李天搖搖頭說了一句,“胖子不在。”

李天的手一揮,他想把眼前的靈石收進儲物戒,但是,這地方似乎有禁制,無法讓靈石進入空間。

“不是吧,”李天的臉色有些別扭,“這么多錢就要放棄了?”

他拿了一塊靈石走到了外面,并沒有受到限制,看來只是不能帶進空間罷了。

“以后有機會再過來吧,”李天說了一句,他轉身走進石道,再次出現的時候,眼前又是一個石室,但是,這里沒有其他的東西,只有一塊鑲嵌在墻上的水晶。

“這塊水晶有陣法,”李天感應到了輕微的陣法波動,他眼睛閃了閃,還不待看得更加情緒的時候,外面就傳來了人聲,而且還是他不待見的人。

“這里也有一個!”鄭昊的聲音充滿了狂喜,但是,這種喜悅在見到李天的時候就完全消失了。

鄭昊身邊跟著兩個人,看樣子忠心耿耿。不過,沉默得有點過分了……生命跡象都不太明顯。

“藥人嗎?”李天喃喃地說了一句,他記得之前無論什么時候都是這兩個人擋在鄭昊的前面,估計他爹安排的。

實力沒啥看頭,但是,這兩個人在雇擁團之中已經算是強者了。

李天從頭到尾眼皮子都沒有看鄭昊一眼。

()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