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聊天……

從來都是她負責說,他只負責聽而已。

半個小時聊下來,他能跟她說幾個字,就算不錯了。

郁少漠淡淡的看了一眼寧喬喬,也沒說什么,閉著眼靠在她的肩上養神。

可能是因為那個草藥的影響,他現在有些困意。

寧喬喬轉過頭看了看他,也沒打擾,安安靜靜的坐著。

車外,暴雨還在持續中。

噼里啪啦的打在車頂上,像是恨不得將車頂擊穿一樣,不時還有一兩聲悶雷在車窗外響起。

但是寧喬喬的心一片平靜,她終于可以放下所有的難過和傷心,面對自己的內心,做出最勇敢的選擇。

“郁少漠,回去后我想回科大去上課。”

寧喬喬忽然說道。

她也不確定郁少漠睡著沒有。

車子在復雜的路況中平穩的朝前方開去,過了好一會車廂里才想起郁少漠霸道的聲音:“讓保鏢陪你一起。”

“……”

寧喬喬一震,有些忍俊不禁勾了勾唇。

看來他還是擔心她又偷偷跑了呀?

跟就跟吧,能讓他安心也不是什么壞事,大不了到時候讓保鏢別在學校里離她太近就行。

“嗯。”寧喬喬點了點頭。

纏在她腰上的手臂緊了一些,郁少漠靠在她肩上,呼吸漸漸勻稱……

回到G市,東方都已經發白了。

郁少漠緊急入住醫院的VIP病房,連同院長在內的所有高級醫師全部都到齊,忙著給郁少漠做各種檢查。

寧喬喬在這個時候也沒在旁邊添亂,去護士臺問值班的護士要了一杯咖啡,回到病房外面的客廳里,坐下來慢慢等著。

“寧小姐。”陸堯忽然出現在寧喬喬身前。

寧喬喬抬起頭看了陸堯一眼,放下杯子站起來,眼神有些焦急的看著他:“陸先生,是不是郁少漠已經檢查完了?那我現在進去。”

“不是。”陸堯攔住寧喬喬,看著她的黑眼圈,笑了笑,說道:“漠少那邊的檢查還有一會才結束。”

“啊?”寧喬喬愣了一下,反應慢慢半拍似的,回過神來點了點頭,重新在沙發上坐下來。

“不過漠少讓我來通知寧小姐,你先去隔壁房間休息吧。”陸堯又說道。

寧喬喬有些疑惑的看著陸堯:“休息?”

郁少漠這個男人真奇怪,兩個人黏在一起的時候吧,哪里也不準她去,動不動就說她肯定又想要逃跑。

可是現在卻放心大膽的讓她去隔壁睡覺,不怕她再跑了嗎?

“是的,寧小姐你一晚上沒休息也累了,漠少這邊不用擔心,我們都會守著。你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再見漠少吧。”

陸堯注意到寧喬喬面前放的是咖啡,頓時在心里有些感慨,這也算是……漠少熬出來了?

“不了,我就在這里等吧,反正我已經喝過咖啡睡不著了;陸助理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寧喬喬笑了笑,重新端起杯子。

陸堯有些無奈的看著寧喬喬,知道勸不動她也只好作罷,只是明天可能又要被漠少罵一頓了……

陸堯去忙別的事情了,寧喬喬坐在沙發上,看著門口進進出出的醫生,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又站起來走到窗戶邊看著外面漸漸升起來的太陽……

又等了一會,寧喬喬轉身朝病房外面走去,從郁少漠的病房門口經過的時候,她特意朝里面看了一下,發現一群醫生還圍在郁少漠的病床前。

他病的很嚴重嗎?

寧喬喬皺了皺眉,也不好進去打擾,走到外面去跟護士借電話。

電話響了幾聲便被接通,寧喬喬說道:“劉姨,是我。”

“你……天吶,寧小姐!”劉姨吃驚的聲音傳來,立刻又嚴肅的問她:“寧小姐你現在在哪里?漠少知道你的消息了嗎?你有沒有給他打電話?”

“劉姨你別急,我現在跟郁少漠在一起,給你打電話是想讓你給我們送一些衣服過來……”

給劉姨打完電話,寧喬喬掛斷電話轉身回病房,剛剛走進門便看到醫生們從郁少漠的病房里魚貫而出,朝她所在的方向走過來。

“醫生,郁少漠的病情怎么樣了?”寧喬喬快步走過去,緊張的問道。

“寧小姐你可以放心,漠少送來的時間還算及時,雖然有肺炎的跡象,但是我們用藥及時,也沒什么事的。”

醫生說道。

寧喬喬一震,松了口氣:“那就好,謝謝你們了。”

“寧小姐客氣了,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漠少還沒有睡著,寧小姐現在可以進去看他。”醫生們對寧喬喬都很客氣。

等醫生們全部離開,寧喬喬關上病房門,快步朝郁少漠的病房走去。

郁少漠聽到腳步聲,本以為是陸堯,卻沒想到是她,頓時冷下臉,不悅地盯著她:“我不是叫你去睡覺嗎?他們吵醒你了?”

“不是,我沒有去睡覺。”生怕郁少漠又遷怒別人,寧喬喬搖了搖頭,朝病床走過去,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擔憂的看著他:“你沒事吧?感覺好些了嗎?”

郁少漠瞥了她一眼,知道她是在擔心他的病情,聲音淡淡地說道:“好多了,你過來。”

他拍了拍床邊,示意寧喬喬在身邊睡下。

在回來的路上他還說過一會,眼前這個小丫頭,那雙兔子一樣紅的眼睛就是她一直沒休息過的證明。

“我不睡,我還沒洗澡呢,身上好臟。”寧喬喬搖頭說道。

郁少漠鷹眸驀然一沉,不有分說一把將寧喬喬扯下去,緊緊圈在懷里,沒好氣的低吼道:“臟不死你!”

真難想象這種話居然是從郁少漠嘴里說出來的,說好的潔癖呢?

……

寧喬喬是真的很困了,郁少漠也很疲憊,太陽剛剛升起,兩人卻用在一起漸漸陷入沉睡。

在病床上的兩個人,美得像是一幅畫。

劉姨拿著郁少漠和寧喬喬的衣服,匆匆趕過來,聽說郁少漠住院了,又特意帶了好吃的粥過來,結果卻被陸堯攔在了門外。

“怎么回事?”劉姨擔憂的朝門里看去,“該不會是又吵架了吧?”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