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郁少寒看到郁少漠的反映頓時感覺更加詭異,黑眸審視地盯著郁少漠看了好一會,忍不住挑眉問道:“你同意了?”

郁少漠抬起頭,銳利的鷹眸平靜的看著郁少寒,低沉的聲音淡淡地說道:“怎么?你來不就是讓我同意的,現在我同意了你又有疑問了?”

“……”郁少寒抿著唇,黑眸定定的盯著郁少漠不說話。

的確他是來讓郁少漠同意的,但是現在的問題是……郁少漠為什么會那么容易就同意?

直到從郁少漠的總裁室出來,郁少寒都沒想明白這么問題。

畢竟一直都是被他視為競爭對手的人,郁少寒對郁少漠的研究不少,在郁少寒看來,郁少漠絕對不是一個那么容易就能改變主意的人!

除非……

改變這個決定對他是有利的!

但是如果讓柳莞繼續柳莞郁氏,對郁少漠能有什么利?

郁少寒百思不得其解,朝電梯走去的腳步停了下來,轉過頭眼神古怪的看向總裁室關上的大門。

“大少爺。”

送文件上來的秘書恭敬地向郁少寒問候,郁少寒卻像是沒聽到一般沒有任何反應。

總裁室內,郁少漠銳利的鷹眸淡淡的看了一眼給關上的大門美國,瞥了一眼秘書問道:“他還在外地面?”

秘書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郁少漠問的是誰,點了點頭說道:“是的!”

郁少寒性感的薄唇扯起一個諷刺的冷笑,接過秘書遞過來的文件,低沉的聲音淡淡地說道:“通知陸堯,喜愛飛機后所有人直接到郁氏,我有事要宣布。”

“是。”秘書看了看郁少漠,神色一凜,趕緊退了出去。

中午,寧喬喬吃完午餐回到辦公室,剛走到門口的時候便聽到伸手傳來秘書的聲音。

寧喬喬轉過身去,只見秘書帶著另一名秘書給正朝她快步走來,正好那另一名秘書她也認識。

“有什么事嗎?”

寧喬喬問郁少漠的秘書。

“寧小姐,這是漠少讓我給你送來的。”

秘書將手里拎著的寧喬喬的包遞給她,朝寧喬喬笑了笑。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閃,看了看自己那天掉在郁家的包,伸手接過來,看郁少漠的秘書笑了笑,說道:“好的,麻煩你了。”

這……

秘書眼神有些古怪的看著寧喬喬,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么了?你還有什么事嗎?”

寧喬喬疑惑的看著秘書問道。

秘書眼睛一閃,很快便反應過來,看著寧喬喬笑了笑,說道:“我沒事了,那寧小姐我就走了。”

“好,小雪,你送她下去罷。”

寧喬喬對自己冉氏的秘書說道。

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寧喬喬像是在在對面一個普通的生意伙伴一般對待郁少漠的秘書,并不熱情也不冷漠、更沒有寒暄,甚至……她根本沒有問起關于郁少漠的半個字。

郁少漠的秘書帶著滿腹疑惑走了,寧喬喬還站在總裁室的門口,低下頭,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怔怔的的看著手里白粉色包。

本來寧喬喬還以為,今天送東西過來的會是郁少漠,畢竟她太了解那個男人了。

但是沒想到來的卻是秘書!

是郁少漠不想來呢?還是他實在是太忙脫不開身?或者說……是她將自己的地位在他的心里想得太重了。

寧喬喬纖細的身體定定的站在門口,在安靜的環境中發呆,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回過神來,嘆了口氣,拎著包包的手緊了緊,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

“嗚嗚……”

寧喬喬剛剛走進去便聽到葡萄的嗚咽聲,頓時腳步一停,抬起頭朝葡萄看去。

只見葡萄黑漆漆的眼睛朝她的方向看過來,腦袋往外伸著,身體像是也向往外翻,但是可能因為傷口太痛,葡萄并沒有站起來,把嘴里一直不停的發出痛苦的嗚咽聲。

“葡萄!”寧喬喬趕緊關上門,朝葡萄跑過去。

“嗚嗚……”

看到好多天都沒見到的女主人,葡萄立刻想要從籃子里翻身站起來,寧喬喬爬過去趕緊輕輕壓住葡萄,不讓它站起來,對葡萄發出趴下的指令。

“嗚嗚嗚……”

葡萄再調皮也聽寧喬喬的指令重新躺下來,黑漆漆的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寧喬喬,伸出爪子去碰寧喬喬的手。

“你乖一點啊,剛剛才動過手術你千萬不能亂動知道嗎!一定要躺著!”怕葡萄不聽話亂動,寧喬喬冷著臉裝作很兇狠的樣子又對葡萄發出趴下的指令,在確定葡萄不會亂動之后臉色才好了一些,伸手摸了摸葡萄的頭,說道:

“你能醒來真的太好了!知不知道你都睡了多久了,再不醒來我就真的要帶你去找那個醫生了!你乖乖在這里躺著,我去給你倒點水。”

寧喬喬看著葡萄笑了笑,起身去飲水機倒了些水過來,放到葡萄面前。

葡萄看了看寧喬喬,它也是真的渴了,伸出小舌頭的舔著喝水。

“葡萄,都是我對不起你,如果那天晚上我連你一起帶走的話,你也許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了。”

寧喬喬內疚的看著葡萄,葡萄只是一只動物,對于能不能生狗寶寶葡萄并不像人類無法生育這樣有這么多的傷心,但是……

看著一邊喝水,一邊嗚咽著叫喚的葡萄,寧喬喬心里真的是說不出的心疼。

喝了些水,葡萄抬起頭可憐巴巴的看著寧喬喬,喉嚨里不停的發出‘嗚嗚’的聲音。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了閃,看著葡萄笑了笑,伸手摸了漠葡萄的頭,說道:“我知道你現在餓了,但是醫生說你現在還不能吃東西,要兩個小時以后你才能吃呢!乖乖在這里躺著,等一會你可以吃東西的時候我再來喂你,好不好?”

“嗚嗚嗚……”

葡萄哪里能聽懂寧喬喬的話,它只是一直不停的發出要吃的的聲音。

可是寧喬喬并沒有像以前一樣去給它拿好吃的狗糧,葡萄有些不滿,眼神說不出的幽怨。

寧喬喬看著葡萄笑了笑,知道越理這個小家伙越來勁,干脆也不去理它了,重新給葡萄發出躺下的指令后,便起身去工作。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