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而且如果讓郁少漠知道今天寧喬喬和柳莞接觸了,他也沒法交代。

寧喬喬知道柯囂是什么意思,他是怕她跟柳莞撞在一起吧?只會他們下山的路必須要從前面不遠處的那條路經過,柳莞怎么可能看不到他們,更何況他們還有這么一群浩浩蕩蕩人,太吸引人注意了。

“走吧。”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了閃,將頭低下頭去一些,她也沒有想跟柳莞交談的想法。

一行人再次朝山腳下走去,卻沒想到真是怕什么來什么,剛剛才走過距離柳莞不遠的那條小岔路沒幾步,一旁便響起柳莞的聲音。

“寧小姐。”

寧喬喬腳步停了下來,低著頭的眸子閃了閃,想著現在是不是改裝作沒聽到,繼續往山下走。

但是裝沒聽到顯然已經不可能,因為寧喬喬聽到一陣高跟鞋走在石板路上的聲音,很明顯柳莞朝她走過來了。

“柳莞。”柯囂舉著黑色的大傘,先跟柳莞打招呼。

“柯囂?”柳莞貌似有些驚訝的看著柯囂,微微愣了一下,回過神來笑了笑,繼續說道:“原來你也在這里。”

剛才柳莞的注意力都放在寧喬喬身上,自然沒有注意到站在一旁的柯囂,現在才知道寧喬喬是和柯囂一起來的,她還以為是和郁少漠一起。

“對,我們來這里祭奠一個過世的人。”柯囂淡淡的點了點頭,看著柳莞說道:“仙子啊我們要走了,你呢?”

言外之意,就是他們現在要下山了,沒時間再跟她說話。

寧喬喬一直沒有說話,柳莞也不是聽不出來柯囂話里的意思,看了看柯囂,柳莞輕輕笑了笑,說道:“那我可以單獨和寧小姐聊兩句嗎?我保證不會耽誤你們很多時間。”

“……”

柯囂微微皺起眉,轉過頭朝寧喬喬看去。

他當然是不希望寧喬喬和柳莞交談的,但是他也沒立場替寧喬喬做決定。

“……”

寧喬喬也是有些愣住了。

因為她剛才聽到了什么?

柳莞叫她寧小姐?竟然不是連名帶姓的都叫她寧喬喬?

是柳莞今天轉性了,還是她在柯囂面前演戲而已?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審視的看著柳莞,好半天也沒說好,也沒說不好。

“寧小姐,可以嗎?”柳莞見寧喬喬不說話,繼續征求的看著她,態度看上去好得不得了。

雨水落在傘上,發出沙沙的聲音,寧喬喬盯著柳莞看了一會,粉嫩的唇瓣微動:“可以。”

話都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她如果說不可以,反倒是她不懂事了。

“你們先下山去吧,我等一下自己下山就可以。”寧喬喬轉過頭對柯囂說道。

柯囂看著寧喬喬,皺了皺眉,沒有在說什么,朝身后的保鏢們打了個手勢,一群人便朝山下走去。

“說吧,你找我有什么事?”等只剩下她們兩個人,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淡淡的看向柳莞。

柳莞今天穿得是一件白色裙子,外面搭著一件卡其色的長款針織衫,本來這樣的打扮出現在墓地并不嚴肅,但可能是因為她今天神態沒有什么攻擊力的原因,這樣的柳莞竟然看起來有幾分哀傷。

柳莞看了看寧喬喬,開口說道:“我來找你是先跟你說,前天……”

“前天是我救的你!”寧喬喬很快便直接接過柳莞的話,倒是讓柳莞愣住了。

說罷,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著柳莞,像是想繼續聽聽她這么說了以后,柳莞還能說出來什么下文一般。

不過說真的,柳莞今天的態度還真的是讓寧喬喬覺得有些奇怪,居然不是一開口就攻擊她?柳莞什么時候也學會對她好好說話了。

劉婉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看著寧喬喬笑了笑,漂亮的眼睛有些疑惑的看著她,說道:“我知道是你救得我啊,陸助理都已經告訴我了,怎么了嗎?”

“沒什么。”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閃,搖了搖頭,既然陸堯都已經按照她的吩咐說了,她才不會告訴柳莞其實救她的事郁少漠也有份。

“我本來打算要去冉氏找你的,但是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遇到你,既然正好遇到了,那我今天就干脆說了吧……”柳莞漂亮的眼睛定定的看著寧喬喬,眼神閃爍了一下,頓了頓,說道:“寧小姐,謝謝你。”

“……”

寧喬喬愣住了。

她剛才聽到了什么?柳莞對她說謝謝?

“你怎么了?是不愿意接受我的感謝嗎?”

見寧喬喬半天都不說話,柳莞眼神有些疑惑的看著她問道。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閃,看了看柳莞,漸漸皺起眉,說道:“柳莞,你今天是吃錯藥了吧?”

寧喬喬懶得跟柳莞玩什么心思,她根本都沒想過柳莞會來跟她致謝!而且還是用這么好的態度!

眼前的柳莞好像根本就不是寧喬喬從前認識的那個柳莞,活生生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你……”聽寧喬喬這么一說,柳莞眉頭頓時不悅地皺起,但是很快又放松下來,看著寧喬喬說道:“我知道你你心里是怎么想我的,但是沒關系,我不介意。”

“……”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著柳莞,眼神微微閃了閃,在心里說道:你介意又怎么樣,誰在乎啊?

寧喬喬覺得和柳莞并沒有什么好說的,但是柳莞好像還是不打算走的樣子,寧喬喬微微皺了皺眉,在心里盤算著找個什么樣的借口離開。

“其實你可能不知道,經過這一段時間醉生夢死后,我很多想法都改變了。”

柳莞轉過頭去,漂亮的眼睛有些凄楚地看著不遠處的風景,她撐著透明的傘,在雨中這副贏弱的模樣莫名讓人多了幾分心疼。

“什么?”

寧喬喬皺起眉看著柳莞,她倒是不心疼柳莞,就是覺得有些奇怪。

柳莞眼神一閃,將視線收回來,看著寧喬喬笑了笑,說道:“沒什么,你只要知道我從此以后不會再纏著少漠,就對了。”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