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寧喬喬,你真的以為我不記得我喝醉那天發生的事嗎?你以為我真的會相信是你救得我?

“寧喬喬!”柳莞忽然出聲喊住已經走出一截距離的寧喬喬。

寧喬喬腳步停了下來,轉過身,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隔著雨霧,微微瞇起眼看著柳莞。

“剛才還有件事忘了告訴你,老太太讓我給你帶個話,說讓你給她打個電話,關于上次她給你說的那件事!”

因為隔得有些距離,所以柳莞幾乎是在用喊說出的這段話。

寧喬喬微微皺起眉,老太太跟她說過的事?

難道是她過生日要求他們回去住的事?這段時間她倒是真的將這件事忘了!

“我知道了。”寧喬喬點了點頭,也沒管柳莞聽到沒有,轉身朝山腳下走去,眉頭微微皺起。

從山腳下下來,一行黑車旁,柯囂和保鏢們正撐著傘等在那里,寧喬喬走過去,最先看到她的保鏢恭敬地朝打招呼:“寧小姐!”

“……”寧喬喬朝保鏢笑了笑。

聽到聲音的柯囂轉過頭來,寧喬喬剛要說話,忽然看到站在柯囂身旁的另一個人也在此時轉過身來,而寧喬喬一看到那個人的臉便愣住了。

“郁少漠!”寧喬喬驚訝的看著他:“你怎么還在這里?不是讓你去公司上班嗎?”

這男人竟然一直等在這里沒走!

“本來走了,看到下雨便回來了。”郁少漠看著寧喬喬的眼神淡淡的。

他的表情很正常,并沒有絲毫不悅,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了閃,不著痕跡的朝一旁的柯囂看去,見柯囂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

看樣子柯囂沒有告訴郁少漠剛才她在山上是在和柳莞講話,寧喬喬這才將心放下來,不著痕跡的松了口氣,抬起頭看著郁少漠笑了笑,說道:“那我們走吧。”

郁少漠也沒說什么,朝寧喬喬招了招手,寧喬喬便心領神會,將手里的傘交給一旁柯囂的保鏢,朝郁少漠走過去,跟郁少漠打一把傘。

郁少漠結實的手臂攬在寧喬喬纖細的腰上,將她往懷里攬了一些,防止她被雨水濺到。

這男人,都說了不要在柯囂面前秀恩愛了,他還要這么做!這不是誠心讓柯囂難受么。

寧喬喬抬起頭,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意有所指的看著郁少漠,郁少漠收到來自她的注視,低下頭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莫名其妙。

好吧,看來這男人早就已經將她說的不要秀恩愛的事忘到腦后了。

寧喬喬澄明的眸子有些無奈的看了郁少漠一眼,轉身看向柯囂,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柯先生,那我們就先回去了,你也回去吧……回去以后好好休息。”

看到柯囂桃花眼里布滿的血絲,寧喬喬還是不忍心的又補充了一句。

“好。”柯囂淡淡的點了點頭,沒再多說什么。

寧喬喬看了看柯囂,被郁少漠攬著朝后面的跑車走去。

回去的路上,寧喬喬坐在副駕駛上,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怔怔的看著車窗外的雨幕,安靜的車里只有輕緩的音樂聲。

郁少漠是個從來都將跑車開的像賽車的人,他才不管下雨有沒有影響視線,深藍色的跑車在雨中風馳電擎般的閃過,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經過了好幾個路口了。

離郁氏還有不遠的距離,跑車已經駛入市中心,前面都是亮起的紅色尾燈,道路有些擁堵。

郁少漠將車速放緩,轉過頭朝副駕駛看去,英挺的眉微微皺起。

從上車到現在,這小丫頭就沒說過一句話,連他開快車都沒反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心里還是不好受?”

一只溫熱的大手覆蓋上寧喬喬放在膝蓋上的小手手背上,耳邊傳來郁少漠低沉性感的聲音,像是有魔力一般穿透寧喬喬的聽覺神經,讓她渾身忍不住一顫。

寧喬喬回過神來,轉過頭看了看郁少漠,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了閃,搖頭說道:“沒有。”

郁少漠以為她是在為小西難過,其實她剛才是在想該怎么開口跟他說老太太的壽宴的事。

“事情已經過去了,你現在即便難過也沒什么用。”郁少漠似乎還是以為寧喬喬是在為小西難過,幽暗的鷹眸緊緊注視著寧喬喬,伸手捏了捏她嬌嫩的小臉,低沉的聲音像是在哄她一般:“別再想了,現在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閃,點了點頭,輕輕‘嗯’了一聲,沒再說什么,轉過頭去看了看車窗外,回過頭郁少漠說道:“我們現在到郁氏了嗎?”

“你才反應過來?”郁少漠挑眉看了一眼寧喬喬,扯了扯唇角,修長的手指敲了一下寧喬喬的腦袋,說道:“笨蛋,被人拉去賣了都不知道!”

又說她笨……

寧喬喬撅著嘴白了一眼郁少漠,溫軟的聲音糯糯地說道:“你不送我去冉氏嗎?”

從南山過來,應該去先去冉氏比較近吧?這都快到郁氏門口了,這男人竟然都沒叫她。

“別去公司了,今天陪我,嗯?”郁少漠骨節分明的大手將寧喬喬的小手拿過來,放在掌心把玩著。

“嗯?”寧喬喬轉過頭看了看郁少漠,有些好笑的說道:“有沒有搞錯啊,是我現在心情不好呀!你還要我陪你?”

“是我陪你!你呆在我身邊,我來陪你。”郁少漠挑眉看著寧喬喬,一本正經的挑了挑眉,絲毫不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什么問題。

“……”

寧喬喬無語的看著郁少漠,轉過頭去看了一眼窗外還在繼續的雨,溫軟的聲音有些感慨地說道:“郁少漠,如果我沒有把冉氏經營好,那肯定都是因為你!”

“好,都怪我,冉氏要是虧損了,賠了多少我雙倍補給你好不好?”

前面擁擠的道路松了一些,郁少漠將跑車朝前面開去,低沉的聲音像是在哄小孩一般的說道。

“……”

寧喬喬白了一眼郁少漠,她要的是靠自己的本事經營冉氏,讓他貼補算是怎么回事啊!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