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可是現在從阿三嘴里,她聽到了什么?

一個經不起誘惑,即將出軌自己大伯哥的女人!

“停車。”寧喬喬平靜的不能再平靜的聲音忽然車箱里響起。

“嗯?”阿三剛才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身后緊咬著不放的車上,沒注意到寧喬喬剛才說了什么。

要說后面那輛車的司機技術還真是不錯,忽然到現在都能緊緊咬著他!看樣子也不是個容易對付的!

其實賽車手不是是在賽道上才會興奮,真正厲害的車手上了賽道其實是沒什么感覺的,更容易讓他們興奮的是復雜路況上的比賽……比如說現在!

在車流擁堵路上你追我趕,才是能真正分辨出誰更技高一籌的時候。

但是寧喬喬可不知道阿三現在在做什么,眼神冷冷地盯著阿三,拔高音量吼道:“停車!現在、立刻、馬上!”

阿三轉過頭朝寧喬喬看過來,頓時有些詫異的愣住了,怎么寧小姐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可是現在距離冉氏還有好一段距離,大少爺的命令可是要他將寧小姐送到冉氏去,他沒完成任務怎么交差?上次在一樣讓寧小姐跑了的事,大少爺可是還沒找他算賬呢!

阿三也顧不上跟后面的車飆車了,將車速漸漸降了下來,從后視鏡里不著痕跡的朝后面看了一眼。

果然不出他所料,后面那輛車也將速度降了下來,不緊不慢跟著。

“寧小姐,這里還沒有到冉氏,等我把你送到冉氏吧。”阿三一邊開車,一邊敷衍的朝寧喬喬說道。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驀然一冷,拔高音量犀利地說道:“你聽不懂我說話是不是?我讓你現在停車!聽不懂中文是不是!”

阿三心里咯噔一下,寧小姐這么生氣,難道真的是因為他剛才說的話有點過了?

“可是現在堵車,我們又不在路邊的道上,根本變不過去,沒法停車。”阿三有些為難的說道。

這話還真的不是敷衍寧喬喬的,車輛駛入高峰段,前前后后都是車,早就已經排起了長龍,現在就算阿三是賽車手,他也只能跟著車隊龜速移動。

可是寧喬喬絲毫不買賬,她只知道現在自己一分鐘都不想呆在車上,語氣兇狠地朝阿三吼道:“我讓你現在給我停車!馬上!”

像是忍無可扔一般,寧喬喬直接伸手去搶阿三的方向盤,阿三沒防備,這頭立刻朝一邊的道上歪去。

“寧小姐!”

阿三嚇得冷眼都冒出來了,一把穩住方向盤,腳下意識的踩了剎車!轉過頭驚恐的看著寧喬喬。

這女人真是瘋了嗎?在這樣的地方竟然敢搶方向盤!

“滴滴!”車子剛停下,后面便響起一連串的喇叭聲,甚至還有心急的司機伸出頭來謾罵的。

寧喬喬看都沒有阿三一眼,徑直打開車門下車,站在車門外,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冰冷的看著阿三,說道:“你根本不用擔心那么多,因為我對郁少寒一點意思都沒有,有一句話你給我記清楚了!就算是這個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會愛上郁少寒!”

說罷,寧喬喬狠狠將車門甩上,轉身頭也不回的穿過車流離開,路上那些移動中的車在她眼里像是不存在一般!

“……”

阿三怔怔的看著寧喬喬離開的背影,回過神來,使勁咽了咽口水。

他終于明白為什么大少爺會對這個寧小姐感興趣了,用他們道上的話說……這他媽的,夠味啊!

剛才站在車外跟他說話的寧小姐,哪里還有早上坐在走廊上那副無助的樣子!

車流后面,保鏢看了看前面,轉過頭來看向郁少漠,說道:“漠少,寧小姐下車了,我們現在怎么辦?”

郁少漠銳利的鷹眸看著路邊快步走著的寧喬喬,低沉的聲音沒有起伏的說道:“開過去。”

“是!”司機抓過身,果斷打轉向燈變道。

寧喬喬沿著馬路走出去好長一截距離才漸漸放慢速度,咬著唇低著頭沿著馬路牙子走著,心情還是有些煩躁。

“……”

寧喬喬沒有注意到,就在她后面的幾步距離遠的地方,一輛黑色的車正緩慢的跟著她。

“你說,她是不是跟郁少寒也吵架了?”郁少漠低沉冰冷的聲音忽然響起,帶著一股能凍死人的寒意。

保鏢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郁少漠好像是在跟他說話,頓時咽了咽口水,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漠少,屬下們一致都認為,二少奶奶絕對不可能跟大少爺有半點關系!”

“哦,為什么?”郁少漠幽暗的鷹眸依然緊緊盯著寧喬喬的身影,頭也沒抬的問道。

為什么?

這還用說么?

“因為二少奶奶不是那種人!”保鏢想也不想的說道。

二少奶奶以前不是因為別的男人和漠少鬧翻過,不就是她的那個什么前男友么,那時候鬧得多兇!兩人都已經分手了呢!

如果二少奶奶真的對大少爺有什么想法,那肯定也會跟以前一樣,而絕對不可能像漠少以為那樣,背著他偷情!

保鏢怎么都不愿意承認,看起來那么單純干凈的二少奶奶,會是做那種事的人!

她不是那種人……

郁少漠銳利的鷹眸閃過一抹復雜的情緒,以前他也是這樣認為的,可是現在現實又是什么樣子?

到底是他想多了呢,還是說……她那張無辜的小臉太會騙人,而他只是被她蒙蔽的其中之一而已!

“你剛才說你們?”郁少漠銳利的鷹眸緊緊盯著寧喬喬,低沉的聲音再次在車廂里響起,語氣淡淡地說道:“看來你們最近都已經討論過這件事了?很好!自己去領罰!”

“……”

保鏢欲哭無淚。

漠少,明明是你要問的啊!我答了我還要受罰,還有天理嗎?

“寧小姐,我是第一娛樂現場的記者,我叫……”寧喬喬停下腳步站在路邊,正準備叫出租車,忽然從旁邊鉆出來一個女人,拿著記者專用的話筒對著她,語速極快的做著自我介紹,儼然是一副要采訪她的樣子!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