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但是現在……

寧喬喬發現自己的內心真是平靜得可以,或者也許是已經痛到麻木了?

隨便怎么樣都好,反正她現在不想哭、也不想鬧……

“寧喬喬,我不是主觀想和柳莞發生關系的!不管你相不相信,事實都是這樣!”

郁少漠低沉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盡管寧喬喬淡漠的態度讓郁少漠火冒三丈,但是他還是忍不住壓住怒氣,先向寧喬喬解釋。

他也很后悔自己的會跟柳莞發生一夜情,但是這件事并不死出于他的主觀意愿!

“……”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著茶幾上的放水果的盤子,垂在身側的小手漸漸的收起來,緊緊捏成拳頭。

寧喬喬還以為郁少漠會不會要跟她解釋一下,但是她沒想到根本沒有解釋,這個男人直接便承認了!

什么叫做不是主觀上想發生這種事的?意思就是他根本就不想跟柳莞做什么,但是兩個人又確實發生了關系是么?

多可笑啊?

所以按照郁少漠說的意思,他反而還是無辜的是么?

“郁少漠。”寧喬喬回過神來,輕輕地笑了一聲,喊了一聲郁少漠的名字,溫軟的聲音淡淡地說道:“你知道什么是渣男嗎?就是像你這樣的!背著自己的妻子在外面找別的女人,可是當被發現的時候又跟自己的妻子說道:我根本不想這樣的!”

“……”郁少漠握著手機的手猛地抓緊,呼吸急促,緊緊皺著眉,胸膛劇烈的起伏。

她說他是渣男?是在說他是人渣!

“其實按照我們現在的關系,你大可以不用跟我說這些,畢竟像你郁少漠這樣的男人,婚內出軌找個女人什么的,都應該是很正常的事吧。”

寧喬喬勾唇笑了笑,平靜的語氣毫不在意一般地說道,低下頭去看腳下地毯上的花紋肯,沒有人看到她澄明的眸子里的苦澀。

曾經跟他打電話的這個男人,是他以為跟其他的富二代不一樣的男人,她以為這個男人會對婚姻忠誠,會一輩子都愛護她。

但是現在呢?

看來果然還是她太年輕了,不該去幻想這些不切實際的不是么?否則今天打在她臉上的耳光也不會這么響亮。

電話里久久沒有再說話,寧喬喬也沒心情再跟郁少漠聊下去,等了一會見電話里還是沒有聲音傳來,寧喬喬將將電話拿下來,放了下去。

結婚才只是短短的半年時間,她和郁少漠就到了這種相對無言的時刻,想起以前每次郁少漠去國外出差,經常會抽空給她打電話,其實哪有那么多話好說呢,可是那時候他們兩個人的感情好啊,所以天南地北的說廢話都能說好幾個小時。

而現在,感情不好了,自然也就沒有那么多話可以說了。

電話那邊,郁少漠銳利的鷹眸定定地注視著手機屏幕上寧喬喬的照片,渾身僵硬的身體半天都沒有動一下,滿室奢華的燈光落在他的身,卻將他的身影照得更落寞。

“寧喬喬,對不起。”

安靜的掉根針都能聽清房間里,響起男人若有似無的嘆息聲。

寧喬喬將電話聽筒放下,轉過身要朝廚房走去,忽然眼神一閃,看著一旁的劉姨笑了笑,說道:“劉姨現在可以麻煩你把網線打開了嗎?你剛才也聽到了,我已經向郁少漠請示過了。”

剛才寧喬喬洗完澡后,專門去打開電視試了一下,還是沒有看到電視信號。

劉姨她們這些人都是聽郁少漠的命令做事的,所以都現在都沒有打開網絡,寧喬喬也能理解。

剛才寧喬喬跟郁少漠的對話,劉姨可是一字不漏的全都停在了耳里,自然也沒法再說什么,嘆了口氣看著寧喬喬,點了點頭說道:“好,我等一下就讓人將網線裝上,只是二少奶奶,漠少他……”

“劉姨,你不用說了!”寧喬喬打斷劉姨,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眼神淡淡地看著她,說道:“關于他的事我一個字都不想聽!”

“……”劉姨眼神錯愕的看著寧喬喬,嘴巴動了動,過了好一會,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她還能說什么呢?現在二少奶奶和漠少走到這一步,究竟是誰的錯?

寧喬喬沒在和劉姨說什么,勾唇朝劉姨笑了笑,轉身朝廚房走去。

晚上,已經斷網好幾天的別墅,終于有了網絡。

三樓的臥室沒有開燈,只有電視的光亮照亮一片地方,寧喬喬嬌小的身體窩在沙發上,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著電視上關于自己被家暴的新聞。

沒想到自己竟然只是在路邊打車都會被拍下來,寧喬喬看著電視屏幕搖了搖頭,這些記者還真是無所不在嗎?

沒有網絡的時候想上網,現在好不容易有了網絡了,寧喬喬反而又不敢上網了。

畢竟網上的那些負面評價也是會影響人心情,而像她這種看到電視里的反派干壞事就能被氣得半死的性格,暫時還是別去看那些東西了吧。

“叩叩叩。”臥室門上忽然傳來三聲敲門聲。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閃,裝過頭朝門看去,看來是劉姨給她送藥來了。

寧喬喬從沙發上站起身,走過去將房間里的燈打開,溫軟的聲音淡淡地說道:“進來吧。”

劉姨推開門走進來,果然不出寧喬喬所料,她的手里端著寧喬喬要喝的中藥。

“二少奶奶,該喝藥了。”

劉姨走進來對寧喬喬說道。

寧喬喬抬起頭朝劉姨笑了笑,也沒說什么,在沙發上坐下來,接過劉姨遞過來的藥碗,拿著勺子小口的喝著黑乎乎的藥汁。

“二少奶奶,這些新聞你還是不要看了,他們為了收視率不會說什么好話的。”劉姨看到電視上正在放的新聞,轉過頭對寧喬喬說道。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了閃,將嘴里的獨藥咽下去,抬起頭看著劉姨笑了笑,說道:“你放心吧,我也就是無聊的時候才看看,不會在意的。”

“……”劉姨點了點頭,沒有在說什么。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