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既然她都現在和郁少寒在一起那么愉快,那又何必要告訴她!將自己的脆弱的一面展現在她的面前,博取同情么?

郁少漠性感的唇角扯起一抹不屑的冷笑,他郁少漠還不至于沒骨氣到這個地步!

聽郁少漠這么一說,柳莞自然高興的都快要忍不住表現出來了,盡力維持著溫柔的樣子,看了看郁少漠,繼續說道:“少漠,那阿姨那邊……”

“我跟你說了!我不想讓外面的人聽懂一點消息!你是不是聽不懂中文!”郁少漠忽然轉過頭朝柳莞怒吼道,冰冷的語氣暴躁又不耐煩!嚇得柳莞猛地一抖。

“我……我知道了。”柳莞有些恐懼地看著郁少漠說道。

其實她想找張沒過來,也是想讓郁家的人知道現在寧喬喬讓郁少漠受傷了,從而讓郁家的人對寧喬喬更加不滿而已!

但是現在看了看郁少漠的態度,柳莞也只能暫時放棄這個打算,不過現在她可以留下來和少漠相處,這也不算很虧!

柳莞表情溫柔的坐在床邊,低著頭在心里盤算著小算盤。

郁少漠看都沒有看她一眼,銳利的鷹眸陰沉的看著窗外,有些嚇人的臉色找現在他現在心情不是一般的差!

……

自從搬到小區去住以后,寧喬喬的生活前所未有的平靜。

幾天前她并沒有去上班,因為寧喬喬擔心自己手腕上的紗布露出來會引起懷疑,更重要的是記者會拍到。

每天呆在家里處理冉氏的文件,雖然有些麻煩,但是總的來說比較安全。

郁少寒還是老樣子,其實他說是留下來照顧寧喬喬,但是白天的時候基本上都會不見,也許是去于是處理公事了,也許又去某個地方尋歡作樂了,只有晚上才會回來,而且往往回來的時候也是一身酒氣,還有襯衣領口的口紅也是明顯的扎眼。

寧喬喬對這些也不在意,反正只要郁少寒別再像以前一樣將女人帶到家里來亂搞就好。

手腕上被割開的傷口漸漸愈合,最后只留下一個粉色的刀疤,大概有三公分那么長。

眉頭王醫生的特效去疤的藥,這個傷口就這樣留下了,寧喬喬有的時候會看著那條疤發呆,郁少漠知道她曾經有這么瘋狂的行為,一定會覺得她很怕吧?

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郁少漠這樣對她漠不關心也挺好的,至少不至于唐他知道她受傷的消息,不會看不起她不是么。

早上,已經在家里住了好幾天到寧喬喬將自己收拾妥當,拿上包包出門,這幾天她一直都呆在家里,臉公司聯系也是用的郁少寒的座機,現在最重要的是她需要一支手機。

“卡擦。”

“卡擦。”

就在寧喬喬打開臥室門時,幾乎是同時,對面的臥室門也打開了,郁少寒穿著黑色浴袍出現在門口。

看到彼此,寧喬喬和郁少寒幾乎是同時都有些錯愕。

“你要去哪?”

“你在家啊?”

又幾乎是在同時,兩人一起說道,接著便是一愣。

還是寧喬喬先回過神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郁少寒笑了笑,纖細的身影朝玄關走去,溫軟的聲音淡淡地說道:“我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準備今天去公司上班,總是讓秘書讓這邊跑也不是辦法,時間久了,難免他們不會被秘書跟蹤上。你今天怎么沒出去啊?”

其實寧喬喬今天準備去上班也是很突然做的決定,所以現在早就已經過了正常該去上班的時間了,以前這個時候郁少寒早就已經不在家里了,但是沒想到他今天竟然還在。

郁少寒聽完寧喬喬的話后,有些不屑地撇了瞥唇,這幾天她在家里防記者就跟防賊一樣,幾個房間的窗簾就沒打開過。

“我不能在家里?”郁少寒沒好奇地白了一眼寧喬喬,說道。

這幾天郁少寒一直呆在醫院你,也沒時間再去整他這邊的人,所以他這段時間忙著安撫人心,每天陪著別人吃吃喝喝,他都快吐了!

好不容易事情忙完了,說在家跟這小鬼在家呆幾天吧,現在好了,人家要去上班了!

“這個是你買的?”郁少寒修長的身體朝客廳走去,將一個擺在桌子上的小擺件拿起來,黑眸有些古怪的盯著。

一個紅的小花盆,上面是一株綠色的植物,但是植物是熟料做的,兩片葉子加一朵花,看不出來這東西到底是什么的。

寧喬喬正在換鞋,聞言抬起頭朝郁少寒看過來,看到他手上拿著的東西時眼神一閃,笑著說道:“你說那個啊,那是我昨天收的快遞,是太陽能的!如果有陽光照著的話,它就會動!”

“稀奇古怪的!”郁少寒撇了撇嘴說道。

寧喬喬這幾天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所以時不時的在網上買了好些東西。

寧喬喬也沒再說什么,留下一句:“我去上班了。”便打開門離開了。

拉著厚重的窗簾的客廳里頓時又只剩下郁少寒一個人,修長的身體扎在空曠的客廳里,微微低眸盯著自己手掌上廉價的小擺件,挑了挑眉,裝過身朝自己的房間里走去了。

太陽能的?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會動。

寧喬喬一來到冉氏,便投入到了緊張的工作當中,剛一到便召開一個緊急會議,跟經理們解釋了一下最近她沒有來公司的原因,然后便是聽取各部門最近的工作情況,坐了一些安排和調整。

沒有人敢去問寧喬喬,為什么她這么多天都不出現,這種工作態度是不是對冉氏太不負責了。

現在的寧喬喬,已經從一開始那個懵懵懂懂只知道打感情牌的小女孩,成長為一個出事果斷直接的總裁!她的變化是迅速的,同時在這個變化過程中,再也沒有人敢去質疑她的權威。

“寧小姐,咖啡來了。”秘書推開總裁室的大門,送咖啡進來給寧喬喬。

寧喬喬纖細的身影站在窗戶玻璃前,看著外面漫天的大雪,轉過頭來看著秘書說道:“好像G市今年的雪比較多。”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