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她根本沒有學過那些應酬的禮儀,根本不知道一杯紅酒應該倒多少合適,所以她喝的兩杯的量,抵得上別人喝的四五杯的量了。

腦袋里傳來一陣陣的眩暈感,身體也莫名奇妙的有些熱,寧喬喬一只手扶著桌子站好,甩了甩頭,努力讓自己清醒一點,抬起酒杯朝柳莞示意了一下,仰起頭像是喝水一樣的將酒喝掉。

喝干凈最后一口紅酒,寧喬喬將空杯子拿下來,忽然打了個酒嗝,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微微瞇著,眼神有些迷亂的看著柳莞。

郁少寒皺著眉看著寧喬喬,眼神一閃,黑眸冷冷地瞥了一眼郁少漠。

“寧小姐你這是做什么啊,我又沒有逼你喝酒……你這樣做不是讓我為難嘛,女孩子喝這么多酒對身體多不好。”

柳莞眼神很是‘擔憂’的看著寧喬喬,嬌聲嬌氣地說道。

“……”

寧喬喬其實現在已經顧不上柳莞在說什么了,一次喝了太多的酒,她現在胃里很不舒服,全部的注意力都用來抵抗胃里的嘔吐感。

她已經夠丟臉了,如果現在還要吐出來的話,那真的已經丟臉到極致了。

“這種時候就不用說這些廢話了吧,好像說的誰在逼良為娼似的!現在她酒也喝了、欠也道了,你可以原諒她了么?如果還是覺得不夠解氣的話,直說吧,還需要她做點什么!”

郁少寒坐在椅子上的身體往后仰去,黑眸定定的看著柳莞,直冷笑,眼眸中有寒意在涌動。

如果柳莞還要出什么妖蛾子的話,他是準備要掀桌子了!

“你……”柳莞皺著眉看著郁少寒,忽然眼神一閃,先說什么又沒有說,轉過頭看了看郁少漠,小聲說道:“好吧,寧小姐,你今天的誠意我已經收到了,我原諒你那天打傷我的事!但是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那么沖動了,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像我這樣原諒你的。”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著柳莞,眼神還是有些恍惚,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柳莞在說什么,頓時笑了,看著柳莞有些嘲諷地勾了勾唇,說道:“那就謝謝柳莞小姐你這么大度。”

吃一塹長一智,她現在終于學會了!

寧喬喬重新在椅子上坐下來,給看都沒有看一旁的郁少漠一眼,伸手拿起筷子。

“小鬼,我們走。”郁少寒湊過來,在寧喬喬耳邊說道。

寧喬喬愣了一下,然后便轉過頭,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奇怪的看著郁少寒,說道:“走?為什么要走?我還沒吃飽呢!”

“嘿,你就不能小聲點么!”郁少寒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正看著他們的郁少漠和柳莞,有些無語的朝寧喬喬翻了個白眼。

寧喬喬眼神一閃,扯了扯衣領,裝過頭去,視線自然的從郁少漠的臉上劃過去,落在他身后不遠處的服務員的身上,說道:“服務員,麻煩你開一下冷氣!”

“你有那么熱?”

郁少寒有些奇怪的看著寧喬喬,換來寧喬喬的一個白眼。

見寧喬喬不打算理他,郁少寒縮回頭去,自討沒趣的摸了摸鼻子,想了想,這小鬼剛才喝了那么多酒,她會覺得熱也算是正常情況。

接下來,包廂里除了筷子和碗不時發出一點聲音之外,也沒有響起過其他的一點聲音。

寧喬喬一直在吃東西,郁少寒也沒有再刺激柳莞,而郁少漠依然還是很少動筷,手里捏著紅酒杯,銳利的鷹眸偶爾看一眼寧喬喬,然后他捏著紅酒杯的手指便會收得更緊。

“少漠,你吃點這個,一直喝酒對你的身體不好。”柳莞的聲音在對面響起。

“……”

寧喬喬眼角的余光忽然掠過一道黑影,夾菜的手停了一下,然后又面無表情地繼續夾菜。

“咳咳!”郁少漠忽然低低的咳了兩聲。

“……”寧喬喬收回來的筷子在半空中又停了一下,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了閃,低下頭去吃菜。

活該!

郁少寒看了一眼寧喬喬,在心里很狠對郁少漠說了這兩個字。

“少漠,你沒事吧。”柳莞趕緊給郁少漠排背,嘴巴里還責怪道:“都跟你說了,讓你別這么早出院,可是你偏偏不聽!”

“哎呀,寧小姐你好好像還不知道吧,其實那天我問過少漠,要不要告訴你,可是少漠沒有同意!”

其實寧喬喬根本就沒有問柳莞,也沒有對郁少漠的病表現得非常好奇,她只不過是去夾菜而已,柳莞看到了她的動作,便主動跟她介紹起來。

這簡直就是一種炫耀!

現在柳莞既然開了個頭,寧喬喬自然不可能裝作聽不到。

郁少漠的咳嗽聲還在耳邊,寧喬喬將筷子收回來,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著柳莞,剛喝過酒,她的小臉蛋紅撲撲的,眼眸也水蒙蒙的,說不出的嬌艷動人。

今天專訪的時候,寧喬喬并沒有聽到郁少漠的咳嗽聲,所以根本不知道他還在生病中,現在是知道了,但是那和她還有什么關系呢?

“有柳小姐在醫院照顧,自然不用知道我,他住院的時候不喜歡被人打擾,這一點我還是記得的。”寧喬喬眼神淡淡的看著柳莞說道。

“寧小姐……”柳莞動聽的聲音驚呼一聲,眼神像是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寧喬喬。

“寧喬喬!”聲音忽然傳來郁少漠冰冷緊繃的聲音!

郁少漠銳利的鷹眸死死盯著寧喬喬,有些危險地瞇起眼,他忍著她,一路從郁氏追到了這里,她跟郁少寒當他死了一般,公然在他面前卿卿我我!

他忍!

可是現在知道他生病了,卻居然連看都不看他一眼!真的可以漠視他到這個份上!

包廂里安靜的一點聲音都沒有,氣壓越來越低,隱隱的讓人有一種快要窒息的錯覺。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了閃,轉過頭去,眼神定定的看著郁少漠,說道:“漠少用完餐了嗎,如果用完了的話,我就買單了,下午我還有工作要處理,想必你們也有事情要忙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二位了。”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