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這里又沒有記者,這男人要不要這么夸張啊!

寧喬喬撇了撇嘴,抬腳跟了上去,這時候才察覺到剛才摔痛的屁股好疼,一邊走一邊姿勢有些不太優雅的揉著。

雖然小區里沒有記者,但是卻有熱情程度不輸給記者的觀眾!

和郁少漠一起站在電梯門前等電梯,沒一會,寧喬喬和郁少漠的身邊便圍觀了不少人。

有些是剛從菜市場上拎著菜回來的老太太、有些是跳廣場舞的大媽和大叔……

“天吶,這不是郁氏集團的那個誰誰誰……來著!”一個大媽發現了郁少漠,頓時驚訝的喊了出來,指著郁少漠卻半天都沒喊出郁少漠的名字,有些激動的說道:“就是那個誰……老板!我來買了你們公司的股票來著!”

“……”郁少漠根本一點都不親民,高高在上的俊臉冷冷地看了一眼大媽,一個字都沒有表示的,只有寧喬喬在一旁看著大媽尷尬的笑:“呵呵,大媽你眼神真好。”

“那是!”大媽高興極了!雖然被郁少漠冷落,但是絲毫不影響她的熱情,激動地看著郁少漠,跟旁邊的人一起八卦:“真沒想到郁氏的老板和老板娘竟然住在我們小區啊!你們是啥時候搬過來的?以前怎么一直都沒見過你們呢?”

“哎呀,這老板的身體真不錯!厲害啊!”

“吃中午飯了嗎?上我家一起去吃點去……”

大碼們熱情的寧喬喬有些招架不住,連句話都插不上,只能一個勁的賠笑。

這里的房子雖然以前是郁少寒買下來的,但是因為郁少寒本來就只是臨時在這里住,再加上那個家伙往往回來的時候都是半夜了,所以以前還真的米有鄰居見過郁少寒。

此時一看寧喬喬和郁少漠竟然一起出現在這里,有拎著兩個箱子,頓時都以為他們是這住在這里的。

周圍的大媽們還在滔滔不絕,甚至還想讓郁少漠給他們講解一下股市,此時電梯忽然到了,電梯門打開后,里面的居民看到電梯外面的這個動靜也是一愣。

外面的人圍著郁少漠,電梯里的人被堵住了便出不來,寧喬喬他們也進不去……

郁少漠皺了皺眉,銳利的鷹眸瞥了一眼一旁被人擠來擠去的寧喬喬,他兩只手里都拿著東西,根本騰不出手去牽她。

“各位請靜一下,我想話要說。”郁少漠低沉的聲音忽然在樓道里響起,像是有魔力一般,剛才還在喧鬧中的大媽們瞬間靜了下來,都眼巴巴的看著郁少漠。

“嘶。”寧喬喬的腳被踩了一下,疼得倒吸一口氣,卻喲只能朝抱歉的看著她的大媽笑笑。

這些大媽們的熱情可不是沖她來的!全都是沖著郁少漠,真是看不出來呀,她還以為喜歡郁少漠的只有年輕漂亮想嫁豪門的年輕女人呢,沒想到這家伙竟然還是一個師奶殺手!

“各位,我和太太住在這里,就是不希望被媒體打擾,我太太也喜歡安靜。所以請各位阿姨不要對外面宣稱我們住在這里。”郁少漠銳利的鷹眸冷冷地掃視了一圈眼前的大媽們美,低沉的聲音淡淡地說道。

“沒問題!我們誰都不說,對不對啊!”一個大媽喊到。

“對,誰都不準往外面說!這郁老板這么疼老婆,真是好小伙子!”另一個不知道站在哪里的大媽也這樣喊道。

“……”

寧喬喬聽在耳朵里,額頭頓時滑下三道黑線。

好小伙子……

大媽你可真是不拿自己當外人,這郁少漠應該從來還沒有聽過誰這么夸他的吧!

“那就謝謝各位阿姨了。”郁少漠高高在上的俊臉淡淡地點了點頭,轉過頭去,銳利的鷹眸準確無誤地盯著與他之間隔了幾個人的寧喬喬,說道:“喬喬,進電梯里去!”

“……”

寧喬喬正在腹誹著郁少漠,猛地回過神來,抬起頭看了看郁少漠,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了閃,點了點頭,抬腳朝電梯里走去。

可能是郁少漠剛才那通話給寧喬喬奠定了地位,這才再也沒有人踩寧喬喬的腳,而是紛紛給她讓開路,讓她暢通無阻的走進了電梯。

隨后,郁少漠也拖著箱子朝電梯里走去。

……

拿鑰匙打開房門,寧喬喬走進去,將鞋子踢掉都換上拖鞋,快速跑到沙發上去坐下,一邊查看自己被踩痛的腳,一邊頭也不回地對正在門口搬箱子的郁少漠說道:“箱子你就放在門口吧,我等一會來收拾就行了!你回去吧,開車的時候小心。”

話音才剛落下,眼角的余光忽然看到一抹黑影從旁邊閃過,寧喬喬才剛抬起頭,忽然自己坐的沙發便沉了一下。

“……”

寧喬喬有些錯愕的轉過頭,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怔怔的看著在沙發上坐下來的郁少漠,一直愣住了。

郁少漠像是沒有察覺到寧喬喬打量的眼神一般,像大爺似的,抬起一只長腿放在茶幾上,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扯了扯領帶,有些煩躁的皺了皺眉。

“……”寧喬喬回過神來,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著郁少漠,秀氣的眉微微皺起眉,說道:“郁少漠,你在這里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我做什么了嗎?”郁少漠扯領帶的手指一停,轉過頭,銳利的鷹眸冷冷地盯著寧喬喬,低沉的聲音沒有一絲溫度地反問。

“不是……”寧喬喬皺了皺眉,看著郁少漠說道:“你現在……你不是應該回去了嗎?為什么要坐在這里?”

而且還將這里當成是他的別墅似的,一點都不見外,腿都放到茶幾上去了!

“你信不信現在那群老太太還堵在下面,你覺得我現在能出去?”郁少漠微微挑眉,銳利的鷹眸冷冷地盯著寧喬喬,說道:“要不然你現在下去跟她們說一下,讓她們都回家去。”

“……”

寧喬喬一怔,想了想那群老太太的戰斗力,果斷搖頭拒絕,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堅決的看著郁少漠,表示她絕對不接受這個任務。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