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所以花無百日紅,是么?

以前是她被冷落,現在輪到留完了嗎?她還以為柳莞現在應該正得寵才對,沒想到郁少漠竟然這么快就厭倦了?

寧喬喬沒有再去聽郁少漠還在說什么,低下頭將清理干凈的魚放在盤子里,身后去將豉油的瓶子拿過來,準備將要蒸的魚腌一下。

也許是寧喬喬終究還是有些心神不寧的關系,拿豉油的時候她的手沒有握緊瓶子,玻璃瓶從她手上滑了下去,‘嘭’地一聲掉到了地上!

“啊!”

寧喬喬下意識的尖叫一聲,就在此時,原本明亮的廚房忽然陷入一片黑暗!

頭頂的燈滅了!

寧喬喬抬起頭朝頭頂看了看,有些疑惑的皺起眉,怎么回事?是停電了嗎?

“寧喬喬,站在那里不要動!”郁少漠低沉的聲音忽然從客廳里傳來,寧喬喬愣了一下,下意識的剛要彎腰的動作停了下,轉過頭去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在黑暗中疑惑的看向客廳方向。

郁少漠吼完,電話那邊的柳莞卻是愣住了,原來他現在和寧喬喬在一起,怪不得不答應跟她出來吃飯!

寧喬喬那個小賤人今天才出院,少漠竟然就去找她了!

郁少漠便直接將還在通話中的電話掛斷,骨節分明的大手拿著手機朝廚房走去,皺著眉對寧喬喬說道:“乖乖站在那里!腳不準動!”

郁少漠當然聽到了剛才停電的時候,玻璃瓶摔在地上的聲音,現在一團漆黑,根本看不到那些玻璃碎片在哪里,寧喬喬腳步只要動一下就有踩上去的可能!

“……”寧喬喬粉嫩的唇瓣動了動,溫軟的聲音有些仲怔地說道:“我……我沒有動。”

郁少漠的手機只能照到一小片光亮的地方,他高高在上的俊臉在隱約的光線中若影若現,不知道為什么,寧喬喬此時竟然還會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拿著手機,我抱你出去。”郁少漠將手機遞給寧喬喬,低沉冰冷的聲音在她頭頂響起。

寧喬喬一震,回過神來,看了看郁少漠,溫軟的聲音淡淡地說道:“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

“費什么話!你能看到地上哪里有玻璃?”郁少漠銳利的鷹眸冷冷地瞥了一眼寧喬喬,二話不說直接將手機塞進她懷里,傾過身來,一把將他打橫抱起來,身體忽然不易察覺的晃了一下。

“哎!”寧喬喬下意識的手臂一把攀住郁少漠的脖頸,緊緊抱住郁少漠,生怕自己掉下去了。

這樣的姿勢讓兩個已經許久都沒有親密接觸過的人技術是同時愣了一下,寧喬喬抬起頭去看郁少漠,卻沒想到因為距離太近,她溫熱的唇瓣從郁少漠脖頸上的皮膚擦過,頓時如遭雷擊,有些愣住了。

“……”

在昏暗的光線中,寧喬喬看到郁少漠性感的喉結上下滑動了一下,英俊的下顎緊緊繃著。

“你……”寧喬喬回過神來,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著郁少漠,粉嫩的唇瓣動了動,想說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該說點什么才好。

廚房里安靜得一點聲音都沒有,這么近的距離,寧喬喬當然可以聽到郁少漠的心跳聲,自然也還有她自己的心跳聲。

最后,寧喬喬都所有的錯都怪在了停電上面,真是倒霉,好端端的停什么電!

“寧喬喬,我已經很多天沒有做那件事,你要是不想我在你餓著肚子的時候強你,最好就給我老實一點!”

昏暗的光線中,郁少漠低沉的聲音有些緊繃,說完后便抱著寧喬喬朝廚房外面走去。

“……”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直至的看著郁少漠,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這是郁少漠第一次這么直接跟她說這樣的話,以往在這種事情上,郁少漠要么是直接采取行動、要么就自己忍著不動她,想是這樣赤裸裸的警告又像是挑逗的話,寧喬喬還是第一次聽到。

郁少漠并沒有抱寧喬喬去客廳,而是直接抱著寧喬喬進了她的臥室,只是因為周圍的光線太黑,寧喬喬有被郁少漠的話震驚到了,所以一時沒反應過來他們現在已經是在她的臥室里了。

寧喬喬經常間接性的總有那么一些蠢萌的時候,在不該說話的時候說一些不合適的話,比如現在……

“你這么久都沒和柳莞做過?”

寧喬喬定定的看著郁少漠,回過神來后條件反射一般的問了一句絕對不該在這個時候問的話!

“……”

郁少漠腳步驀然一沉,黑暗中俊臉上英挺的眉狠狠一皺,抱著寧喬喬的手頓時一松。

“啊!”

失重的感覺讓寧喬喬尖叫。

好在郁少漠還算是有良心,扔寧喬喬下去的地方不是地板,只是床而已。

柔軟的床摔去一點也不痛,只是寧喬喬被嚇了個魂飛魄散,手里拿著手機也掉到了床上,屏幕向下,那一小團光亮瞬間便徹底消失了。

“所以你現在要不要給我解決一下需要?”

黑暗中,郁少漠修長的身體站在床邊,居高臨下地盯著寧喬喬,低沉的聲音有些陰測測的說道。

“……”

寧喬喬一震,抬起頭看著郁少漠的身影輪廓,有些害怕的咽了咽口水。

即便是現在不用開燈,她都能猜到郁少漠現在臉上是什么表情,因為她已經感覺到這男人要命的殺氣了。

要不要幫他解決一下……

寧喬喬回過神來,腦海中后知后覺的浮現出郁少漠剛才說的那句話,絕美的小臉瞬間一僵,轉過頭去看向另一邊,溫軟的聲音有些緊繃地說道:“不要,如果你想解決生理需要的話,還是去找柳莞吧!”

“……”郁少漠眉頭狠狠一皺,黑暗中的俊臉有些不悅的盯著寧喬喬。

她說得那么堅決又直接,更重要的是她話里話外的意思,已經將她自己看作是只為他解決生理需要的人了,而現在她連這個唯一的‘責任’也不愿意盡。

郁少漠眉頭緊緊一皺,性感的薄唇微動:“寧喬喬,我……”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