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要這樣穿著浴袍出去,其實是有些不好意的,但是話說回來她又不是在裸奔,這倒是也沒什么!

再說了,只要能從這里走出去,她就可以從別墅搬出去住了,反正只要離開這里就行,還怕她找不到衣服穿么%3F

寧喬喬看了一眼郁少漠,轉身朝門口去,伸手去拉門上的門把。

“嗯?”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奇怪的看著門把,微微皺了皺眉,怎么拉不開?

寧喬喬再用力,可是門把還是紋絲不動!

接連幾次都是這樣,寧喬喬有些郁悶的看著門把,心里不免有些疑惑,難道是郁少漠將門鎖死了?

“那是推的。將門把上面的一個小圓點向下按,然后朝右邊推。”

郁少漠低沉的聲音忽然在身后響起,教寧喬喬怎么么打開這扇門。

“……”

寧喬喬愣了一下,回過頭看了一眼郁少漠,見男人還堅定的坐在離她不遠處的沙發上,并沒有朝她走過來。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了閃,回過頭去,按照郁少漠教的方法開門。

果然,在按下那個小圓點后,門便很輕松的朝右邊推開了,寧喬喬有些奇怪的看著推開門,這是什么酒店?這門的設計風格也太別致了吧?

寧喬喬就算再遲鈍,這么一會也已經發現她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別墅的臥室了,只是她沒想到那么多,只以為郁少漠臨時帶她來住了酒店而已,畢竟他們在山上的時候……她是昏過去的。郁少漠總不能帶著那個樣子的她回家,不然還不被別墅里的女傭給笑話死。

推開這扇奇怪的推拉門,寧喬喬走出房間,左右看了看,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了閃,抬腳朝前面走去。

“……”

坐在沙發上的郁少漠銳利的鷹眸緊緊注視著寧喬喬,冰冷地眸子里漸漸浮起一絲笑意。

從房間里走出來,寧喬喬穿著拖鞋走在柔軟的地毯上,剛剛拐了一個彎便看到一個類似會客廳的地方,一張小圓桌旁邊坐著三個穿著黑色西裝、戴著耳麥的保鏢。

他們應該就是剛才跟郁少漠用對講機通話的人了,其中有兩個保鏢還是寧喬喬認識的熟面孔。

“二少奶奶!”

看到寧喬喬走過來,報表都站起身來,恭敬的跟她打招呼,但是沒有一個人敢看她,全都低下頭去看著腳下的地毯。

“……”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直都有些警惕的看著這些保鏢,生怕他們會過來攔住她,等了一會見這些保鏢都沒什么動作,才漸漸放下心來。

“你們好,我……啊!”

寧喬喬話還沒說完,身體忽然不由自主的一晃,還沒說完的話也變成了尖叫。

“二少奶奶小心!”一名保鏢眼睛手段的扶住寧喬喬,穩住她的身體后有馬上放開她,低著頭站在一邊。

“怎么回事?地震了嗎?”寧喬喬站好,一邊看著周圍,一邊驚魂未定的問道。

“地震?”三個保鏢同時抬起頭來,用一種‘二少奶奶你為什么這么莫名其妙’的眼神看著寧喬喬,過了一會,一名報表實在是忍不住了,恭敬地對寧喬喬解釋道:“二少奶奶你不用害怕,這不是地震,只是偶爾遇到氣流飛機顛簸而已,剛才只顛簸了一下,看樣子氣流已經過去了。”

保鏢解釋完,不經意的抬起頭,卻看到寧喬喬眼睛直直的看著他,像是活見鬼一樣。

“……”保鏢頓時疑惑的皺起眉,同樣奇怪的看著寧喬喬。

怎么回事?為什么二少奶奶用這種眼神看他?難道剛才他解釋的不對嗎?可是剛才那明明就是氣流顛簸啊!

周圍靜得一點聲音都沒有,寧喬喬定定的看著報表的眸子忽然轉了轉,抬起頭朝頭頂看去,看到一片米黃色的皮革。

“你是說,我們在飛機上?”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著頭頂,溫軟的聲音一字一頓地說道。

“對啊,難道二嫂奶奶您不知道么?我們現在就是在飛機上,這飛機可是漠少專門為了和二少奶奶您一起出行跟空客公司定制的呢!前段時間才到。”保鏢解釋道,順便幫郁少漠說了一句好話。

畢竟這段時間郁少漠想要求和,但是寧喬喬一直對他不冷不熱的消息,對于郁少漠的手下們來說,已經不是什么新聞了。

“……”

寧喬喬聽完后一個字都沒說,漸漸將頭低下來,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保鏢,忽然眼神一閃,拔腿朝另一邊快步跑去。

“誒?二少奶奶?”保鏢奇怪的看著寧喬喬,剛要抬腳追上去,忽然被身邊的同伴拉住了:“你瘋了你,漠少說了不管二少奶奶做什么我們都不準插手,你現在過去是找死么?”

“……”

保鏢愣了一下,頓時有些后怕的點了點頭,跟同伴一起在椅子上坐下來。

反正二少奶奶又不會開艙門,也鬧不出什么問題來。

另一邊的寧喬喬站在一個圓形的小窗戶前,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著窗外的大片大片的云朵,眼神說不出是什么意味。

寧喬喬忽然覺得自己蠢透了!被人當人泄欲的工具也就算了,現在剛醒來不到一個小時又被人耍了一通!

對啊,郁少漠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會這么容易的就答應她的!

怪不得她剛才提什么他都答應,原來是因為他根本就知道她不可能離開這里!除非她打開艙門跳飛機。

不對……

寧喬喬粉嫩的唇瓣扯起一抹自嘲的冷笑,她連飛機的艙門都不知道在哪里!從哪跳呀?

……

郁少漠從他們休息的房間里跟過來,便看到這樣一幕,寧喬喬穿著白色的浴袍站在窗戶前,眼睛定定的看著窗外,明明并沒有什么特別的畫面,可是他卻硬生生的從她的背影上看到了傷感!

“……”幾個保鏢同時站起來,剛要說話,郁少漠忽然朝他們打了個手勢,保鏢們一愣,很快便回過神來,立刻快速離開。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