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寧喬喬適應了一下光線才睜開眼,搖了搖頭,抬起頭看著郁少漠,說道:“你去哪里了呀?我醒來的時候你不在房間里。”

“我在隔壁書房,剛才陸堯有個電話打過來,聽到你在叫我,便趕過來了。”郁少漠低沉的聲音淡淡地說道,知道寧喬喬平時有些怕黑,骨節分明的大手在她的后背上不停的輕輕拍著,安撫寧喬喬。

“陸先生?”寧喬喬有些詫異的偏過頭去,看著郁少漠問道:“他不是也已經放年假了么,干嘛要給你打電話呀?拜年么?”

“嗯,拜年。”郁少漠銳利的鷹眸一閃,低沉的聲音淡淡地說道。起身將一旁寧喬喬吊帶睡裙外面穿的睡袍拿過來給她穿上,銳利的鷹眸緊緊注視著寧喬喬,低沉的聲音淡淡地說道:“起來換衣服,我們該去老宅了。”

寧喬喬愣了一下,這才想起來今天還有這么一件重要的事,趕緊拿過一旁的手機看了看時間,然后連話都來不及說了,掀開被子快速朝衛生間方向跑去。

“……”郁少漠英挺的眉微微皺著,眼神有些復雜的看著寧喬喬的背影。

……

寧喬喬已經很久沒有來過郁家老宅了,女傭們對她和郁少漠還算客氣,但是看得出來都是表面上的客氣而已。

寧喬喬也不在意這些,以前她拼命想和郁家的人搞好關系,現在嘛……愛誰誰吧,她才不拿自己的熱臉去貼別的冷屁股呢!

雖然郁少漠和郁家的人并不親厚,但是不得不說這樣的大家族過年的時候還是很熱鬧的,郁家老宅的大廳里,郁老太太穿著紅色的唐裝,照舊還是坐在最高的位置,下面的椅子上依次坐的是郁少寒和郁家的幾位親戚,還有些年輕人和小孩。

烏泱泱的一大群人,反正寧喬喬認識的也沒有幾個。

見到寧喬喬和郁少漠走進來,大廳里剛剛還鬧哄哄的談話聲頓時便安靜了下來,坐在最上面的老太太渾黃的老眼看了一眼寧喬喬和郁少漠,有些蒼老的聲音淡淡地說道:“少漠夫妻回來了,坐吧,阿蘭,去搬兩把椅子過來。”

以前的老太太見到寧喬喬的時候還會叫她一聲喬喬,現在連喬喬這兩個字都懶得叫了,直接用‘少漠夫妻’給代替了,看樣子是上次他們破釜沉舟要逼郁少漠跟她離婚的時候,因為她始終都站在郁少漠的這一邊,將老太太給得罪狠了,所以現在老太太連表面功夫都懶得做了?

寧喬喬現在終于明白了,剛才還在別墅的時候她火急火燎的去換衣服時候,郁少漠語氣淡淡地說的那句:“不急。”是什么意思了。

因為人家郁家人過的是他們的年,所以寧喬喬和郁少漠去不去其實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已。

畢竟明明知道會回來,卻都沒有提前把椅子準備上,這對于一向是家規很嚴的郁家來說,真是有些‘沒規矩’了。

郁少漠倒是沒有多說什么,女傭搬過來椅子后,他就拉著寧喬喬走到椅子上坐下,微微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短暫的安靜之后,很快大廳里便又繼續活躍起來,有跟老太太聊天的,也有幾個小輩間自己聊天的,還有些小孩子在大廳里跑來跑去……

反正就是沒有一個人和郁少漠還有寧喬喬說話的,郁少漠也不說話,寧喬喬便轉過頭去有些無聊的看著周圍。

老宅的樣子和陳設還是跟以前一樣,沒什么特別的變化,只是可能是因為今天人比較多吧,所以倒不像是以前那樣的陰氣森森了。

眼角的余光一閃,寧喬喬忽然看到坐在不遠處的郁少寒,正看著她。

寧喬喬停下移動的視線,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奇怪的看著郁少寒,不知道這時候他比跟別人聊天,看著她做什么?

“……”見寧喬喬看了過來,正在偷看的郁少寒也不覺得尷尬,甚至還有些輕佻的朝寧喬喬眨了眨眼,然后喝一個湊過去和他講話的人攀談起來。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愣了一下,頓時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郁少寒,眼神閃了閃,忽然又有些感慨的看著跑到郁少寒面前去的三個小孩子。

同樣都是郁家孫子輩的人,郁少寒和郁少漠的處境竟然如此不同,一個可以坐在距離老太最近的地方、而且還是郁家的大人和小孩爭相巴結的對象;另一個卻連回來時候的一字都沒準備好,座位也只是隨便安排而已,根本不要說巴結了,連個主動跟他說話的人都沒有。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閃了閃,準過頭去,眼神有些同情的看著郁少漠。

“嗡……”

就在此時,郁少漠的手機忽然振動起來,細微的聲音距離他最近的寧喬喬也聽到了。

郁少漠微微皺了皺眉,將手機從拿出來,手指在屏幕上點了幾下,然后看著手機屏幕的俊臉上的眉頭皺得更緊。

“出什么事情了嗎?”寧喬喬皺了皺眉,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擔憂的看著郁少漠,偏過頭去看著郁少漠拿在手里的手機。

其實雖然郁氏是放年假了沒錯,但是郁少漠作為一個總裁,又哪里有真真可以完全休息的時候呢,如果郁氏現在真的有什么急事要找他處理的話,那他還不是要去處理么。

就在此時,郁少漠抬起頭來看她,拿在手里的手機也剛好收了起來。

“……”寧喬喬頓時愣了一下,看向郁少漠的眸子里閃過一抹詫異。

寧喬喬和郁少漠之間從來沒有什么秘密,最起碼在手機隱私這方面,他們倆都沒有刻意防著過對方。

郁少漠的那只手機,寧喬喬光是打游戲都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了,可是現在竟然不讓她看上面的短信?

“沒什么事,只是員工們的過年短信而已,太多了,很煩。”郁少漠低沉的聲音淡淡地說道,高高再上的俊臉上的表情跟平時沒什么兩樣。

“……”寧喬喬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看了看郁少漠,眼神有些閃爍。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