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太好了,郁少漠不在的話,他就不用再跟他們廢話了!已經好幾天沒回來,他要趕緊跟小小過二人世界去!

好不容易才聯系上A市那邊的人,可是現在郁少漠竟然不在?

百曉眉頭一皺,漂亮的眼睛一閃,忽然伸過手去,一把將約書亞手里的電話搶了過來,放在自己耳邊。

約書亞微微挑眉,冰藍色的眸子淡淡的看著白曉,眸底閃過一抹不悅,有必要這么焦急嗎?她那個朋友對她是有多重要?都說了郁少漠不在,她居然還要自己打電話!

百曉卻沒注意到約束牙此時酸的冒泡的表情,白嫩的小手緊緊抓著電話,語氣焦急地對電話那邊的人說道:“喂,你好,請問你是陸堯嗎?”

忽然換成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郁少漠的秘書眉頭皺了皺,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的號碼,確定是約書亞的書房的電話號碼。

秘書又耐著性子對百曉說道:“你好,陸堯先生現在也不在,請問您是誰?找他有什么事情呢?”

如果不是看見打電話來的號碼是約書亞書房里的電話,秘書此時早就已經掛電話了。

百曉精致的小臉上眉頭緊緊皺在一起,語氣有些焦急地對電話里的女人說道:“我是寧喬喬的好朋友百曉!我想知道寧喬喬最近是不是發生什么事情了!我給她打了好幾次電話,她一直都沒有接,而且手機還關機了!”

寧小姐的朋友?百曉?

秘書微微愣了一下,她沒有見過百曉,不過倒是聽說寧小姐確實有個朋友,好像跟意大利的黑手黨教父在一起,那么看來就是這個叫百曉的女孩子了。

“百曉小姐你好,寧小姐現在出了車禍住院了,一直都還在昏迷中……”

聽到對方是寧喬喬的好朋友,秘書也沒有瞞著百曉,將寧喬喬的病情全都告訴了百曉。

秘書每說一句話,百曉臉上的血色便減少一分,到最后她蒼白的小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緊緊咬著唇,漂亮的眼眸不可置信地對電話里的秘書說道:“你說什么?你說寧喬喬現在可能成了植物人?”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秘書語氣也有些凝重的說道,她能從百曉的語氣里聽到不可置信和難過的語氣,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漠少這段時間一直都在醫院里面守著,已經很久沒有來過公司了,陸堯先生也早出晚歸的,醫生說寧小姐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醒來,百曉小姐,你還有什么事情嗎?如果沒什么事情的話,我這邊還有一些工作要忙。”

百曉漂亮的眼睛怔怔的看著前面,眼睛睜得大大的,眼神中充滿不可置信,將手里的手機放下,掛斷了電話,纖細的身體有些搖搖欲墜……

喬喬她出車禍了,竟然變成了植物人!

百曉怎么都沒想到,前幾天她還在和寧喬喬通話,可是現在居然就收到這樣的信息,寧喬喬居然成了植物人!

怎么可能呢?喬喬那么美麗可愛的女孩子,她怎么會變成一個植物人的!

百曉剛才說的話,約書亞自然也聽到了,此時他五官深邃的俊臉上微微皺了皺眉,冰藍色的眼眸也有些凝重的看著百曉。

見百曉魂不守舍的樣子,約書亞微微遲疑了一下,然后便又拿過剛才百曉放下的電話,在上面按了幾個鍵,過了一會兒,用意大利語對那邊說道:“立刻準備飛機,我們飛A市去!”

聽著耳邊男人說的自己聽不懂的語言,百曉眼神一閃,回過神來,轉過頭朝坐在椅子上的約書亞看了看,沒有一絲血色的唇瓣微微動了動,想要說什么,卻根本說不出來。

百曉還沒來得及說出一個字,她的眼淚便先掉了下來!順著她精致的臉龐,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一樣,眼淚越流越洶涌……

郁少漠的秘書肯定不會騙她,而且那天百曉也確實聽到了電話里傳來的奇怪聲音,現在想來那些應該都是寧喬喬出車禍時撞擊時的響聲吧!

約書亞被百曉臉龐上的淚水狠狠刺痛了眼睛,眉頭狠狠一皺,修長的身體忽然從椅子上站起來,長臂一伸一把將百曉抱進懷里,低沉有力的聲音在百曉耳邊說道:“小小,不要哭,我們立刻去A市,我陪你一起回去!”

他肯同意讓他回去了?

百曉被淚水泡著的眼睛一閃,抬起頭來,眼神有些閃爍的看著約書亞,嘴巴動了動,卻發出幾聲模糊的哽咽的聲音……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約書亞冰藍色的眼眸深情地注視著百曉,骨節分明的大手握著她的肩膀,低沉的語氣充滿安慰的說道:“不管你的朋友現在是什么情況,一切等我們回到A市以后再說好嗎?而且你別忘了她身邊還有一個郁少漠!郁少漠會照顧好她的!退一萬步說,即便就是她真的已經成為了植物人,可是現在的醫學這么發達,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對不對?”

沒錯,現在的醫學這么發達,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可是如果寧喬喬變成了植物人了,她醒來的幾率又有多大?

那些醫學上的奇跡之所以會成為奇跡,就是因為它們發生的概率實在是太小了!

如果每個成為植物人的人都可以醒來的話,那還叫做奇跡嗎?

百曉眼神絕望的看著眼前約書亞俊美的臉,淚水模糊了自己的視線,漸漸的,她終于忍不住了,失聲痛哭起來……

約書亞眉頭狠狠一皺,冰藍色的眼眸定定地注視著百曉,忽然眼神一閃,干脆一把將百曉抱起來,寶藍色的身影大步朝樓下走去。

另一邊,在A市的郁家老宅里,本來就年代久遠的老宅,此時更是籠罩著一股陰郁的氣息。

老太太緊緊皺著眉,坐在大廳最上方的椅子上,她的眼前是大廳里一排一排放著的黃花梨椅子,上面空無一人,整個大廳都空蕩蕩的,沒有一點聲音。

老太太怎么都沒想到,千算萬算她好不容易才將郁少漠趕出去時,可是現在擺在她眼前的,卻根本就不是他她想象中的郁氏!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