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郁少漠一直都在觀察病房里的寧喬喬帶著夾子的手,此時被百曉這么一喊,才回過神來,英挺的眉頭緊緊皺在一起,立刻轉過身去,朝站在身后的陸堯打了一個手勢。

陸堯點了點頭,立刻快步朝另一邊走去通知護士。

沒過一會兒,護士和醫生們便全都趕了過來,一擁而入進入寧喬喬的病房,給寧喬喬做詳細的檢查。

病房門外,所有人都站在透明的玻璃前,眼神焦急地看著病房中被醫生和護士們團團圍住的寧喬喬。

郁少漠眉頭緊緊皺在一起,多日沉寂的鷹眸里如同一潭死水忽然被丟下了一塊石頭一般,蕩起的陣陣漣漪。

寧喬喬,你是不是真的動了?是不是真的快要醒來了?

每一天郁少漠只要一睜開眼,他都抱著寧喬喬今天就會醒的希望!可是知道這么多天過去,寧喬喬依然沒有任何動靜,每次郁少漠都滿心期待,直到夜幕降臨時,全部又化為了失望。

如果問郁少漠,他這一生最失望的事情是什么?那么恐怕就是現在的每一天了!

醫生們給寧喬喬做了一番檢查后,很快,所有的醫生護士便從無菌病房里出來,護士們離開后,寧喬喬的主治醫生微微皺著眉,表情有些凝重的看著郁少漠,問道:“漠少,我們剛剛給寧喬喬做了檢查,她的身體還是跟以前一樣,基本上沒有任何變化!而且剛才在檢查的過程中,我們也用針頭扎了寧喬喬小姐的指尖,并沒有收到寧喬喬小姐的任何反應,您確定你剛才真的看到寧小姐的手指動了嗎?

寧喬喬剛才手指動了的消息,對于關心她的百曉和郁少漠這些人來說非常重要,對于醫生來說也更加重要!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確定寧喬喬是否真的對外界有了一些反應,需要及時調整他們的治療方案。

郁少漠英挺的眉頭狠狠一皺,銳利的鷹眸緊緊,注視著眼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眸底閃過一抹不著痕跡的失望,眼神閃了閃,偏過頭去看著站在旁邊的百曉。

郁少漠剛才并沒有看到寧喬喬的手指動了,從頭到尾說寧喬喬手指動了的人,只有百曉一個人而已!

郁少漠還沒來得及問百曉,聽醫生這么一說,百曉頓時便著急了,她的眼睛直直的看著醫生,緊緊皺著眉說道:“你確定剛才你用針扎她的時候,寧喬喬她真的沒有反應嗎?可是我剛才明明就看到她動了呀!”

醫生緊緊皺著眉,眼神有些疑惑的看著百曉,表情有些凝重,想了想后,又有些猶豫的看著百曉問道:“我們剛才確實刺激了寧喬喬小姐的痛覺,但是她根本沒有給我們任何反應!這位小姐,是不是您太過于關心寧喬喬小姐的病情了,所以只是看錯了而已?”

剛才百曉喊寧喬喬動了的時候,在場的人除了百曉,其他任何人都沒發現寧喬喬的手動!此時聽醫生這么一說,郁少漠和約書亞還有劉姨和陸堯全都朝百曉看了過來,眼神都有些疑惑的看著她。

固然這里站著的所有人,都是希望寧喬喬能夠盡快醒過來的,但是畢竟這不是一件能夠開玩笑的事情!

百曉眼神一閃,精致的小臉上眉頭緊緊皺在一起,臉色有些不悅地看著醫生,語氣焦急的說道:“我絕對沒有看錯,而且我還不止一次的看到她的手指動了!本來第一眼我剛看到的時候以為自己看錯了!但是后來我又看到了兩次,所以我可以確定我絕對沒有看錯!”

百曉的話音落下,周圍的人眼神中都閃過一抹疑惑。

醫生也很是不解的看著百曉,微微皺了皺眉,說道:“可是如果按照你說道這些話,剛才我們去刺激寧喬喬小姐的時候,她一定會給我們一些反應的,可是,她剛才的表現跟以前沒什么兩樣!”

這是一個沒法解釋的問題,百曉說她看到了寧喬喬手指動了,可是醫生卻說他們在進去刺激寧喬喬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收到寧喬喬給他們任何反應。

從這一點上來說,這種事怎么都說不通!

見醫生和周圍的人似乎都有些不相信她的樣子,百曉眼神一閃,轉過頭去,小手一把抓住約書亞的手,眼神焦急地看著約書亞,說道:“約書亞,你還記得嗎?剛才你問我在看什么的時候,其實我當時已經看到寧喬喬的手指動了!可是因為我當時正在低頭,所以所以我不確定我到底是不是真的看真實了,就沒有告訴你!后來我趴在玻璃上又看了一會兒,我真真實實的看到寧喬喬的手指動了,而且如果前后加起來的話,我應該一共看到了三次!”

百曉有些語無倫次的跟約書亞解釋道,她似乎試圖讓周圍的人都相信她,剛才確實看到寧喬喬的手指動了!

約書亞自然不用多說,他是絕對相信百曉的!

“我相信你,你說你看到了,就一定是看到了!”約書亞冰藍色的眼眸深情的看著百曉,不管百曉到底是不是真的看到了,反正約書亞對她就是無條件的相信。

“我也相信你!”站在另一邊的郁少漠低沉的聲音忽然響起。

百曉一震,轉過頭去,漂涼的眼眸有些詫異的看著郁少漠,眼神有些閃爍。

而站在另一邊的陸堯和劉姨卻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眼神閃了閃,看了看郁少漠,全都低下頭去。

約書亞相信百曉生因為他對百曉不可比擬的感情,而他們的漠少相信百曉,大概也只是出于一個心理安慰吧!

別說寧喬喬是不是真的動了,即便是假的、百曉是在說謊,此時郁少漠也會相信百曉說道這個消息!

比如現在,看漠少專注的看向病房里寧喬喬的小姐的身影,就知道了。

畢竟他們在這里的所有人中,恐怕也只有漠少最為堅定的相信,寧小姐遲早有一天都會醒過來吧……

百曉眼神定定的看著郁少漠,咬了咬唇,忽然說:“對了,我聽他們說,人昏迷的時候也許是可以聽到聲音的,所以漠少你這段時間一定要跟寧喬喬多聊天。”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