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拿到她的房間里去有什么用?”張美葉聽完后,冷冷的笑了一聲,眼神有些嘲諷的看著劉姨,撇了撇唇,譏誚的說道:“寧喬喬現在躺在那半死不活的,你別說給她拿一株曇花,你就是給她拿十株、一百株,她能看得見嗎?能聽得到、能聞得到嗎?明明就是個活死人,還搞得這么講究,你還以為她能賞花呢?”

“太太!”

張美葉的話音剛落,劉姨便緊緊皺著眉,臉色極為不悅的看著張美葉。

即便寧喬喬現在已經是植物人,確實是事實,可是所有人都抱著寧喬喬終究會醒來的希望,而且醫生也已經明確說了,寧喬喬是一定會醒來的!

所以,但凡是來過這個別墅的任何一個人,從來都沒有誰在寧喬喬這件事情上將話說得如此難聽!

張美葉左一句寧喬喬是植物人,又一句寧喬喬沒反應,這怎能不讓劉姨發火!

“怎么了?”見劉姨似乎是生氣的樣子,張美葉不僅不收斂,而且還更加挑釁地看著她,冷冷的笑了一聲,繼續說道:“你們還不允許人說點實話呀?寧喬喬本來就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這良藥都是苦口的,實話都是不中聽的!我這樣說你會覺得生氣,但是也請你必須面對現實!”

之前張美葉無意中聽到久兒說寧喬喬還有醒來的希望,這幾天擔驚受怕的,就怕寧喬喬不知道什么時候醒了過來,到時候她便再也找不到機會下手了!

可是張美葉在別墅里住了這幾天,通過她的觀察以后,發現寧喬喬雖然說或許是有醒來的希望,但是誰也說不準她會什么時候才醒來!

要等植物人蘇醒這件事情,可是一個遙遙無期的事兒,也許是明天、也許是明年,說不定還會十年以后呢!

“……”

劉姨臉色極為難看的看著張美葉,咬了咬牙,硬生生的忍住了話,懶得看張美葉一眼,什么話都沒說,轉身朝樓上走去!

跟張美葉她已經無話可說,反正漠少很快就要將她送走了,她只需要再忍耐幾天便可以了。

“嘁!裝什么裝!一個傭人還敢在我面前擺架子!”張美葉不屑的看了一眼劉姨,說道。

劉姨抱著蘭花草樓上走去,剛剛走了樓梯臺階沒幾步,忽然眼前黑影一閃,她抬起頭來,只見郁少漠從樓上走了下來,微微皺著眉,手里還拿著一件西裝外套。

“漠少,您要出門去嗎?”現在天色已經很晚了,而且郁少漠這段時間每天都在家里陪寧喬喬聊天,幾乎從來都不出門的,此時拿著西裝外套,明顯是要出門的樣子。

郁少漠銳利的鷹眸一閃,點了點頭,表情淡淡的看著劉姨,說道:“我要回以前我和她住的地方拿一些東西,很快就回來。”

坐在客廳里的張美葉正好聽到了兩人之間的對話,頓時眼神一閃,立刻抬起頭朝樓梯看去,眼底閃過一抹精光。

少漠要出門?

那太好了,她等的機會終于來了!

聽郁少漠這么說,劉姨點了點頭,看著郁少漠獸說道:“漠少,您放心去吧,二少奶奶這邊有我守著。”

劉姨辦事自然是很穩妥,郁少漠便沒有再說什么,并且他還想著趕快拿完東西,然后好回來陪著寧喬喬,便立刻朝樓下走去了。

郁少漠要去的地方,是他和寧喬喬之前兩人一起住在外面的半月灣,雖然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回來里去了,但是寧喬喬有一個筆記本落在了那里!

之前寧喬喬還有跟郁少漠提過幾次,一直都念叨著說,要將那個日記本拿回來,但是因為后來事情太多耽誤了,所以一直也沒去拿。

晚上在樓上陪寧喬喬聊天的時候,郁少漠忽然想到了寧喬喬曾經提過的日記本,想著筆記本里寧喬喬會不會記錄了一些她覺得有趣、或是難忘的事情,所以郁少漠這才迫不及待想要將日記本拿回來!

很快,別墅外面便響起了跑車轟鳴的引擎聲。

劉姨站在樓梯上,通過樓上一旁的小窗戶朝外面看了一眼,只見跑車的尾燈一閃而過,朝別墅區的出口開去了。

劉姨回過神來,低下頭看了看手里的曇花,眼神閃了閃,繼續抬腳朝樓上走去。

寧喬喬依然還安安靜靜的躺著,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淡淡的洗發水的香味,看樣子郁少漠剛剛把寧喬喬洗過頭。

劉姨抱著曇花走過去,將花放在一旁的窗戶上,然后回過頭來,走到床邊,先是摸了一下寧喬喬的頭發,確定頭發是干燥的,便在床邊坐了下來,看著寧喬喬說道:“二少奶奶,你特別喜歡的那株曇花,晚上恐怕是要開花了,我將花拿上來就放在旁邊,一會兒就算你看不見也沒有關系,我準備了相機,會將開花的時候記錄下來的,到時候等你醒來了,你再看。”

劉姨對寧喬喬不可謂是不忠心,從最開始寧喬喬來到這棟別墅,劉姨認為她那時親近的老人剛剛過世,覺得寧喬喬不吉利,將她安排在距離郁少漠最遠的房間;

直到現在,劉姨會將即將開放的曇花拿上來給寧喬喬看,這其中的變化實在是太大……

“……”寧喬喬依然還是在沉睡中,不會給劉姨一點反應。

劉姨也不在意,她轉過頭去看了看周圍,站起身將窗簾拉開,讓月光照進來,又回到床邊坐下,陪寧喬喬說著話。

平時除了負責管理別墅里大大小小的事務之外,劉姨最大的愛好就是養一些花花草草了,而且技術還算得上是一個園藝高手,所以劉姨沒有想錯,她將窗簾后拉開,沒多大一會兒,那株曇花便開始漸漸地綻放開來。

劉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眼神一閃,立刻便轉過頭朝那株花看去,語氣有些驚喜地對躺在床上的寧喬喬說道:“二少奶奶,你看到了嗎?快要開花了。”

“……”

寧喬喬當然看不到,因為她絲毫沒有任何反應。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