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郁少漠銳利的鷹眸一閃,搖了搖頭,他來的時候太匆忙,根本就沒有帶錄音筆。

“那你的手機在嗎,我記得手機也是有錄音功能的吧。”

張美葉睜大眼睛說道。

郁少漠銳利的鷹眸淡淡的看著她,過了好一會兒,低沉的聲音沒有溫度的說道:“也忘記帶了。”

“是這樣嗎?”

張美葉眼神中閃過一抹失望,微微勾了勾唇,有些諷刺的說道:“我本來以為……在臨死前我還能幫你一把的,看來老天連這個機會都不給我。”

“……”

郁少漠眼神淡淡的看向窗戶另一邊,沒有說什么。

忽然,張美葉的身體抽搐了起來,她像是意識到了什么似的,偏過頭眼睛定定的看著郁少漠,本來就已經青紫的臉此時更是黑的有些嚇人,嘴巴動了動發出詭異顫抖的聲音:“少漠……”

她已經到了生命的最后關頭,郁少漠高高在上的俊臉上微微皺了皺眉,就在此時,外面的醫生全都沖了進來,恭敬地說道:“少漠,請你出去吧。”

張美葉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郁少漠,她像是還有什么話要說,可是蛇毒讓她胸口劇烈的起伏,大口的喘著氣連呼吸都漸漸變得困難,更別說說話了。

她張大了嘴巴,可是連一個聲音都發不出。

郁少漠銳利的鷹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轉身朝外面走去,張美葉睜大的眼睛死死盯著他的背影,放在床上的手用力的抓著床單,胸膛劇烈的起伏,喉嚨里發出嘶啞的聲音……

離開病房后,郁少漠站在門外,通過一扇玻璃看著病房里面的張美葉。

其實張美葉并沒有堅持多久,不過短短的兩三分時間,不管醫生再怎么給她急救注射藥物,也阻擋不了蛇毒的發作。

漸漸的,她掙扎的動作變得緩慢,直到最后,所有的動作忽然在一刻停下,她的身體以一個詭異的姿勢扭曲著,僵硬的躺在床上,眼睛還睜得大大的,死死看著病房外的郁少漠。

這個一生都一心只想活在豪門中的女人,恐怕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以這樣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

“漠少,我們真的很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

院長在一旁恭敬的說道。

郁少漠銳利的鷹眸淡淡的看了一眼病房里,什么話都沒說,轉身朝樓下走去。

院長恭敬地站在他身后,也不敢跟上去。

下了樓,郁少漠打開車門坐進車里,眼神淡淡地看著前方,俊臉上看不出來什么表情。

過了一會兒,他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出去,沒過幾分鐘,電話那邊傳來寧喬喬軟糯的聲音:“干嘛呀?”

“你在睡覺?”郁少漠低沉的聲音淡淡的說道。

“嗯。”臥室里寧喬喬翻了個身,說道:“剛才不是打過電話了嗎?怎么現在又打電話來了呀?”

迷迷糊糊的,寧喬喬覺得有些好笑。

不是吧?這個男人至于這么膩歪嗎?剛打完電話就又打電話過來,他以前也不這樣呀。

“沒事,就是忽然想你了,想聽聽你的聲音。”

郁少漠低沉的聲音淡淡的說道。

不是吧,還真的被她猜中了?

寧喬喬睜開眼,眼神有些迷茫地看了看手機,過了一會兒,嘆了口氣說道:“那好吧,那我就陪你聊一會兒吧,反正也被你吵醒了。”

“嗯。”郁少漠低沉的聲音淡淡地應了一聲,過了一會兒說道:“寧喬喬,和我說說話。”

他們現在不就在說話嗎?

寧喬喬微微挑了挑眉,覺得有些奇怪,不過具體是哪里不對又說不上來,想了想說道:“好呀,那你想聽我說什么呀?”

“隨便什么。”郁少漠低沉的聲音淡淡的說道。

寧喬喬點了點頭,說道:“那我給你講個笑話吧,好不好?”

“好。”郁少漠說道。

寧喬喬咬了咬唇,想了一會兒,給郁少漠說了一個在網上看過的段子,可是她聲情并茂的講完,那邊的男人也沒什么反應,頓時覺得有些尷尬。

“郁少漠,你覺得不好笑嗎?”寧喬喬問道。

第一次給他講笑話,就這么失敗,簡直太有挫敗感了。

“不是,很好笑。”郁少漠說道。

很好笑他干嘛不笑?

寧喬喬撇了撇嘴,想想說道:“那我再給你說一個吧。”

她就不信,今天還逗不笑這個家伙了。

“好。”郁少漠同意了。

寧喬喬又給郁少漠說了一個,可是這次郁少漠還是沒笑。

寧喬喬不服氣的一連給郁少漠講了十來個笑話,她說的嘴巴都干了,可是遇上郁少漠一點笑聲都沒發出,實在是講不下去了,寧喬喬停下來有些無奈的說道:“郁少漠,你到底懂不懂呀?哪怕你就是假裝笑一下也行呀。”

他這樣,她很尷尬的好不好?

“我笑不出來。”郁少漠過了好一會才說道。

“啊?為什么呀?”寧喬喬站起身去拿起水杯喝水。

“因為張美葉死了。”

郁少漠低沉的聲音淡淡的說道。

“你說什么?”寧喬喬錯愕地喊道,拿著水杯的小手一松,水杯忽然掉了下去狠狠砸在她的腳背上,頓時痛得她倒吸一口涼氣。

“你怎么了?”郁少漠聽出寧喬喬的聲音有些不對勁,皺起眉問道。

“沒事,就是剛才被咬了一下舌頭。”寧喬喬呲牙咧嘴的隨便扯了個謊,一只手捂著腳背,有些緊張的問道:“郁少漠,你剛才說的話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她死了?她怎么會死呢?前兩天不是還好好的嗎?你不是才去見過她嗎?”

這個消息對寧喬喬來說實在太突然了,她甚至覺得郁少漠是不是在和她開玩笑?

“是真的。”郁少漠低沉的聲音淡淡的,聽不出喜怒哀樂,語氣有些緩慢的說道:“我現在就在醫院樓下,剛剛見過她。”

居然是真的!

這么說,張美葉竟然真的死了!

寧喬喬眉頭一皺,腦子里還來不及想,下意識便說道:“那我現在就回來!”

不管郁少漠和張美葉的感情如何,張美葉都已經是郁少漠在這個世界上為數不多的親人了,現在她已經離世了,寧喬喬忽然有些心疼郁少漠,為什么剛才他在一開始打電話的時候不告訴她呢!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