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涼哥哥!”

久兒忽然站起身沖了上去,一把從身后抱住司徒云涼,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這樣做,好像……一切都是本能反應。

“……”

司徒云涼渾身一震,垂在身側的大手驀然收緊。

不要回頭,你都已經決定放她走了,不能回頭!

不要做出食言的事,給了她希望又打碎,會永遠都得不到她的原諒!

大廳里安靜的沒有一點聲音,司徒云涼低沉的聲音有些意味難明的暗啞,背對著她道:“你想說什么?”

她想說什么?

“涼哥哥,我不是想要離開你,你對我這么好,我不是那么沒有良心的人!”

久兒急促的想要表達心里的想法。

這個男人對她的好,她沒有忘記,每一件都記在心里。

良心?

司徒云涼薄唇扯起一抹自嘲的冷笑,她還是不懂,他要的根本不是她的良心。

……

晚上。

寧喬喬正在房間里收拾東西,臥室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推開,她抬起頭看了眼,只見久兒小臉木然的走進來,像是丟了魂似的。

“久兒,你怎么了?”寧喬喬放下手里的東西,疑惑地問道。

久兒看了看她,走到沙發上坐下,視線落在一旁還沒合上的箱子上:“寧姐姐,你要走了嗎?”

“嗯。”寧喬喬點了點頭,站起身朝久兒走過去,在沙發上坐下,看著她道:“司徒云涼告訴你了嗎?我過兩天就走。”

“說了。”久兒輕輕點了點頭,眼神淡淡的:“他還說讓我和你一起走。”

“什么?”

寧喬喬本來還在考慮還有什沒帶的,聽到久兒話,忽然抬起頭眼神錯愕的看著久兒:“久兒,你剛才說什么?他讓你走?”

司徒云涼想通了嗎?

這么快就同意讓久兒走了?

“嗯。”久兒咬了咬唇,抬起頭眼神有些閃爍的看著寧喬喬,說道:“涼哥哥沒同意的時候我總是很想離開這里,覺得他這是在束縛我!可是現在他同意了,我卻……”

久兒欲言又止地停下,低下頭看著地板一言不發。

她卻又覺得不想離開了,是嗎?

“久兒,你……”

寧喬喬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畢竟這是感情的事,旁人是說不清楚的。

“寧姐姐,我剛才忽然覺得我好像做錯了……”

司徒云涼離開時的背影在眼前出現,久兒眼神中多了一抹愧疚。

寧喬喬嘆了口氣,說道:“如果你真的覺得不想回去的話,那就不要回去了。”

當然這也是她希望的。

“……”久兒看著她不說話了。

“看,你還是想回去的對不對?所以現在就不要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司徒云涼好不容易才能同意放你走,那你就先去收拾東西,以后的事以后再說吧。”

寧喬喬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一直以來,久兒都是在被動的接受司徒云涼給她的一切,她心里對司徒云涼是怎么想的,恐怕她自己也是懵懵懂懂。

之前寧喬喬還覺得讓久兒回去實在是下策,但是現在來看……如果久兒離開司徒云涼一段時間,能讓她弄清自己心里的想法,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那好吧。”

久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小臉上的表情還是有些失落。

“好了,不如你先來幫我收拾東西吧。”

不想讓久兒將注意力一直停留在這些事情上,寧喬喬扯開了話題。

翌日。

別墅大門口。

寧喬喬坐在車里,有些無奈的看著身邊的久兒,道:“久兒……”

從他們上車到現在已經過去十分鐘了,原本司徒云涼的手下要送他們去機場,可是卻被久兒阻止了。

“……”

久兒咬著唇不說話。

從她上車開始就是這樣,可是也不允許司機開車。

寧喬喬知道久兒這樣做的理由,因為從早上開始,司徒云涼就一直沒有出現過。

其實久兒這么做無非就是想見一見司徒云涼吧,寧喬喬對這兩個人都無語了,一個是故意避而不見,另一個又想見又不肯說。

“久小姐,飛機原定的起飛時間快要到了。”

司機轉過頭來道。

“……”

久兒眼神閃了閃,依然還是沉默著一言不發。

寧喬喬看了看她,有些無奈的抬起頭看著司機,道:“司徒云涼去哪里了?”

既然久兒不愿意問,那還是她來問吧。

“寧小姐,涼哥昨天就在公司沒有回來。”司機將司徒云涼教給他話原封不動的告訴寧喬喬。

“……”

身邊的久兒眉頭幾不可察地一皺,貝齒咬了咬唇。

“在公司?”

寧喬喬有疑惑地皺起眉。

今天是久兒要和她離開的日子,司徒云涼不是不知道,他怎么會在這個時候去公司呢?

“是的,寧小姐。”

保鏢肯定的點了點頭。

久兒轉過頭來,眼神復雜的看著久兒,粉嫩的唇瓣動了動:“久兒……”

“走吧。”

久兒忽然輕聲說了一句,依然還垂著眼看著腳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

寧喬喬看了看她,沒有再說什么,司機便將車子開了出去,很快便離開別墅大門。

身后,別墅二樓一扇不透明的窗戶前,司徒云涼挺拔的身子靜默地站著,抿著唇看著不遠處一行豪車越開越遠,有些疲憊的黑眸中不滿血絲,垂在身側的大手緊握成拳。

不要下去!

別攔住她!

“涼哥,久兒小姐已經離開了,她沒有留下什么話,但是在車里坐了很久,我想久兒小姐可能是想見你。”

一名手下站在司徒云涼身后恭敬地匯報道。

“嗯。”

司徒云涼淡淡地應了一聲。

車子在門口停了那么久,他自然能猜到其中的緣由。

他知道她想見他,只是他不能下去,他怕自己會控制不住強行將她留下來!

“涼哥,那我們就真的不管久兒小姐嗎?”手下皺著眉疑惑地問道。

以他以前的經驗,每次久兒小姐出門涼哥都會安排好,可是這次涼哥不僅讓久兒小姐走了,不僅他自己不跟著,而且還沒有安排任何保護的人手!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