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現在別墅里還住著其他人,郁少漠又是個做事從來不在乎別人眼光的,她可不想被別人看到。

“嗯?你想回房間?可以!”

郁少漠微微挑眉,鷹眸里閃過一抹意味深長。

寧喬喬一震,頓時紅著臉無語的白了他一眼。

……

另一邊。

別墅外,郁少寒坐在花園的長椅上,手里拿著一本書翻看著。

安靜的花園里,他認真的俊臉退去過去的玩世不恭,儼然是一個沉穩的豪門貴公子。

“大少爺,我來給你送藥。”

宋唐在郁少寒面前停下腳步,將藥遞給他。

“放下罷。”郁少寒聲音淡淡的。

宋唐眼神一閃,也沒說什么,勾著唇將藥放在長椅上便要離開。

“等一下。”郁少寒低沉的聲音忽然響起。

“……”宋唐腳步一頓,轉過頭疑惑的看著郁少寒:“大少爺,你還有別的事嗎?”

“宋醫生,過來坐下聊吧。”

郁少寒將書合上,抬起頭黑眸淡淡地看著宋唐。

宋唐一震,微微皺了皺眉,卻也沒說什么,往回走了兩步,也在長椅上坐下來。

雖然和郁少寒的接觸不多,但是宋唐看得出來,這個男人絕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他話不多,但不是人好說話!

“宋醫生,這段時間你為我的病盡心盡力,我一直都沒有感謝過你。”郁少寒低沉的聲音淡淡地說道。

宋醫生一震,抬起頭朝他笑了笑,道:“大少爺你說笑了,這些都是我的份內事,我應該做的,不用感謝。”

“還是要的,我向來不喜歡欠別人東西。”郁少寒淡淡的語氣里卻有一抹不容置疑。

“……”

宋唐微微皺起眉,他不是聽不出郁少寒的弦外之音,頓了頓,看著郁少寒說道:“那如果大少爺一定要感謝的話,還是感謝漠少吧,畢竟是因為他我才來到這里為你治療的。”

“他我自然會感謝。”郁少寒勾了勾唇,眼神淡淡地看著宋唐,說道:“宋醫生的醫術很高明,但是我好像從來沒有在國際上聽說你的名字,不知道你是不是還有英文名字。”

阿三帶來的那份看似完美毫無破綻的調查報告上,最大的破綻其實就是太完美,以宋唐的醫術,他必定是國際社會上數一數二的醫學權威,可問題是,他們誰都沒有聽說過這個人!

“沒有英文名字。”宋唐推了推眼睛,淡笑著說道:“年輕的時候我的確有追逐名利的想法,但是大少爺你也看到了,我現在已經不年輕了,那些東西對于我來說已經算是過眼云煙,已經看淡了。”

換句話說,就是他不追求名利。

郁少寒勾唇一笑,語氣淡淡的:“沒想到宋醫生對人生已經有了這么多感悟,那不知道宋醫生現在在哪里高就?”

在郁少寒看來,宋唐所謂的不追求名利,根本就是一個幌子,否則他這么盡心盡力的為他研制藥做什么?

不就是想在學術界有突破?

難不成將他醫治好后,宋唐會將這次的成功掩藏起來,當作沒有發生過?

“高就談不上,只是在國外有一家醫院罷了。”宋唐不卑不吭地說道。

一家醫院……

郁少寒薄唇勾起一抹諷刺的笑,這倒是和阿三帶開的信息一樣。

“私人醫院的收入不少,想必宋醫生在國外也是上流社會的人物。”郁少寒道。

“大少爺說笑了,和您比,我差遠了,只是混口飯吃而已。”宋唐謙遜地說道。

“既然宋醫生在國外有一家醫院,那現在你在這里,不知道是不是對你的醫院會產生影響?不如宋醫生還是早點回去?”郁少寒說道。

宋唐眼神一閃,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大少爺,我們向來都是很講誠信的人,我已經答應了漠少和二少奶奶,要治好你才會離開。”

“我現在已經好得差不多了。”郁少寒接過話。

宋唐笑了笑:“大少爺,您是不是好的差不多了,這要我們醫生說了才說,再說如果我現在走了,二少奶奶和漠少恐怕也不放心吧。”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打著啞謎,郁少寒薄唇扯起一抹諷刺的笑,說來說去,宋唐不外乎就是不肯離開!

“大少爺,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那我就先進去了。”

宋唐說著便站起身。

郁少寒微微勾唇笑了:“我說讓你走了嗎?”

“……”

宋唐一震,俊臉上的表情漸漸難看起來。

他不是看不出來郁少寒一直都在找他的茬,問一些莫名奇妙的問題,但是宋唐以為話到這里也算是到此為止了,畢竟大家都算是聰明人,不會撕破臉。

但是很顯然,這位郁家大少爺根本不是他估計的那樣。

“說罷,你來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郁少寒黑眸依然淡淡的看著宋唐,但是眼神中的寒氣卻不是開玩笑的。

宋唐眉頭一皺:“大少爺,你說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聽不懂?”

“是聽不懂,還是故意裝不懂,你自己心里清楚。”郁少寒看著宋唐的眼神有有些嘲諷:“你以為我手里沒有證據,會問你這些問題。”

宋唐一震,俊臉上的表情頓時冷了下來,一直以儒雅示人的面孔上多了幾抹不悅,皺著眉看著郁少寒,說道:“大少爺,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意思,如果你真的有什么證據的話,那就拿出來罷!”

“呵!”見宋唐還是不承認,郁少寒冷冷地笑了一聲,勾起春黑眸冰冷地盯著他,說道:“我看了你全部的簡歷,在而是二十年前你的人生一直很順風順水,用少年得志來形容也不為過,并且一直處于上升期,但是為什么忽然之間你的生活歸于了平淡?只守著一間醫院生活?”

“大少爺,你這話說的真可笑,難道一個人連他自己要選擇怎么生活的權利都沒有?”

宋唐好笑地說道。

溫怒的俊臉上依然紋絲不動,看不出絲毫破綻。

“這么說,宋醫生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看透世俗了?”郁少寒挑眉道。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