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婚姻教會了他們很多東西,彼此雙方都在長久的相處中不自覺地改變,比如寧喬喬會主動求和,不再像一樣總是選擇冷戰;郁少漠也會因為她的態度讓步。

“算了吧,既然他已經入土為安了,就別再折騰了。”寧喬喬想了想,搖了搖頭道。

“好。”郁少漠沒說什么。

對他來說重要的不是冉文軒的事,而是她的態度。

“今天我也有不對,我不應該對你發火的,其實……你也挺無辜的。”寧喬喬小聲認錯,咬了咬唇,道:“對不起。”

如果她不來這里,恐怕她永遠都不會知道郁少漠在發這么大的脾氣,其實每一件事都很有多處理方法,吵架絕對是最笨的那一種。

郁少漠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嘆息一聲,將寧喬喬抱進懷里,下巴壓在她的發頂,嘆了口氣,道:“不用和我說對不起,下次再惹我生氣,就這種方法來道歉就行了。”

這種方法?

寧喬喬還在想是什么方法,忽然看到郁少漠不懷好意的眼神,頓時反應過來,小臉一紅,咬著唇說不出話。

第二天。

宋醫生找到寧喬喬,要為她施行針灸療法。

寧喬喬全力配合他的治療,只是在治療完后,渾身都一陣陣的發疼,連走出實驗室都是靠宋醫生的攙扶。

“二少奶奶,其實如果漠少不想要孩子,你也不用這么為難自己。”宋醫生將寧喬喬扶回臥室的床上躺著,起身給她倒了一杯熱水。

他是醫生,雖然真沒有扎在他身上,但是也知道寧喬喬有多痛。

老實說,看到寧喬喬滿頭大汗的樣子,宋醫生其實有些后悔自己的決定。

沒有人規定一定要有孩子才算是圓滿,他看得出郁少漠對她不錯,她能平安快樂的過完一生,其實也是他的心愿。

“謝謝。”寧喬喬接過水后喝了一口,朝宋醫生笑了笑:“宋醫生,你別勸我了,我早就已經下定決心了。”

“好吧。”知道勸不住她,宋醫生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道:“二少奶奶,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麻煩你了。”寧喬喬有些虛弱的笑了笑。

“沒事。”

宋唐沒再說什么,起身離開了。

針灸后的感覺實在不好受,寧喬喬喝了一些水,身體又酸痛又疼,她有些疲憊的靠在床上,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迷迷糊糊中,察覺到身體在被什么擺動,睜開眼視線里出現郁少漠的俊臉,皺了皺眉,聲音有些輕地道:“郁少漠,你回來了。”

“別動!”郁少漠一把將她摁在床上,緊緊皺著眉盯著她,道:“身體不舒服?”

他回來時沒在樓下看到她,上樓來才發現她在睡覺,以往這個時候她一般都在做別的事,郁少漠走過來查看,才發現她睡夢中的小臉白的異常。

“嗯?沒有呀。”寧喬喬下意識搖頭。

“沒有你為什么這么疲憊?”郁少漠皺起眉看了她幾秒,起身朝外面走去:“在床上老實呆著,我去叫他們過來給你檢查!”

檢查……

寧喬喬渾身一震,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趕緊起身要去攔住郁少漠,卻在下床的一瞬間渾身一軟,‘嘭’地一聲栽倒在地上!

“不是讓你好好呆著么!”

郁少漠從門口快步返回,一把將她從地上抱起來,大手握著她的小腿,擰著眉吼道:“傷到哪了?”

“沒……沒事,就是碰了一下而已。”寧喬喬疼得齜牙咧嘴的,朝郁少漠笑了笑,眼睛轉了轉道:“我……我想去衛生間才……”

她可沒傻到說她是為了攔住他才摔下去的,否則以郁少漠的智商,分分鐘就能猜到她不敢讓他找宋醫生他們,肯定有原因。

“去衛生間為什么不說?”

好在她的腳并沒有受傷,郁少漠大手松開她的腳腕,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抱起她朝衛生間走去。

寧喬喬只好在真的上了廁所,站起身時握了握手,不知道是因為睡的時間太長還是因為針灸的原因,她身體沒什么力氣。

打開門,站在外面的郁少漠看了她一眼,二話不說抱起她朝大床走去,將她放在床上,用被子裹住她:“我去叫醫生過來,乖乖呆著不許動,嗯?”

他的眼神有些威脅的意味,寧喬喬咬了咬唇,伸手拉住他的胳膊。

“怎么了?”郁少漠皺起眉

“我沒事,可能有點感冒了,明天找宋醫生要一顆感冒藥就好了,你能不能陪我說說話?”寧喬喬道。

她幾乎沒有這樣對郁少漠說過話,尤其是在她刻意裝出來的嬌弱的神態下,效果更是翻倍的好。

郁少漠眉頭狠狠一皺,鷹眸緊緊盯著她看了一會,終究沒敵過她可憐兮兮的眼神,擰著眉點了點頭,靠在床頭上將她攬進懷里,聲音有些低地道:“怎么會感冒?”

“不知道呀,可能是受涼了吧。”寧喬喬隨便敷衍了一句,問:“你今天忙嗎?”

“還好。”

“還好是忙還是不忙呀?”

“還好。”

“郁少漠!”

“嗯?”

……

寧喬喬再一次見識了什么叫尬聊,好在最后她的肚子叫了,雖然有點丟臉,不過也總算是光明正大找到了別的話題。

因為寧喬喬‘身體不舒服’,郁少漠便將晚餐改在房間里吃,好不容易才在郁少漠面前糊弄過去,寧喬喬終于松了口氣。

第二天,清晨。

身體的不適感消失,寧喬喬洗漱完畢從樓上走下來,一邊看著外面升起的太陽。

只可惜,每一個心情好的時候,總是有讓人不愉快的事情發生。

剛走到客廳,寧喬喬就接到冉氏打來的電話,一般冉氏現在有什么問題都是和郁少漠溝通,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打電話匯報給她,而匯報的內容……寧喬喬簡直像罵臟話!

“你們不用管那么多,直接將他轟走!”寧喬喬聲音冰冷地道。

“可是……寧總,他畢竟是你的父親,而且還威脅我們……”電話里傳來保安猶豫的聲音。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