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每個人都很清楚,郁少寒說的生意,報酬自然不會差。

而金錢,正是這時候的冉國濤需要的!

郁少漠那邊的錢還沒有到手,但是沒有人會拒絕多一筆錢的機會。

“既然你有興趣的話,不如我們去外邊說。”郁少寒轉過頭,俊臉依然波瀾不驚的看著冉國濤。

冉國濤看了眼他身后的寧喬喬,眼睛一轉,猶豫了一番后,同意了。

郁少寒做生意比不上郁少漠,而冉國濤做生意,很明顯連郁少寒都不如。

郁少寒抬腳從容不迫的朝外面走去,寧喬喬怔怔的看著他的背影,郁少寒走到門口時,忽然開口叫住他。

冉國濤和郁少寒都回頭朝她看過來,寧喬喬看了眼郁少寒,站起身走過去,將手里的面包遞給郁少寒,道:“你把這個吃了。”

郁少寒有嚴重的胃病,他不能空腹,這個時候寧喬喬也沒法說太多關心的話,或是詳細的問郁少寒要做什么。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通過這小舉動提醒郁少寒。

他不能有事!

郁少寒黑眸淡淡地看著寧喬喬,臉上的表情還是沒怎么變,也沒再說什么,伸手將面包拿過來,道:“好,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

“嗯。”寧喬喬點了點頭。

“呵呵,郁大少爺和喬喬的感情還真是好啊。”冉國濤站在門外,笑著看著寧喬喬和郁少寒,眼睛在他們身上打轉,不懷好意的聲音意有所指地道:“不知道要是漠少看到你們現在的舉動,會是什么感想啊?”

“……”

郁少寒俊臉上的表情依然沒什么反應,似乎冉國濤的話對他并沒有引起什么感覺。

寧喬喬冷冷地看了眼冉國濤,轉身回到剛才的位置上呆著,小臉冷冷地沒有講話。

“郁大少爺,那就請吧。”冉國濤不陰不陽地笑了兩聲,說道。

郁少寒黑眸淡淡地掃了他一眼,拿著面包朝外面走去。

“咔嚓。”

鐵門關上,發出刺耳難聽的聲音。

寧喬喬抬起頭朝門口看去,漸漸皺起眉,小臉上露出一絲擔憂的表情。

冉國濤說的沒錯,以他們現在的境況,她實在想不到郁少寒會提出什么合作的要求,但是郁少寒也不是一個傻瓜,他這么說一定有他的道理。

會是提出用錢贖人嗎?

寧喬喬想不明白,看了看手里還剩一半的面包,她拿起來,一口接一口的咬著。

不管郁少寒要說的是什么要求,也不管他能不能成功,她都必須先保護好自己的身體!

另一邊。

郁氏總裁室。

郁少漠皺著眉坐在辦公桌上,男人筆挺的西裝已經有些褶皺,白色襯衣的領口也微微泛黃,在得到寧喬喬被綁架的消息后,他便一直沒有離開過總裁室。

手下們已經24小時不休息的找寧喬喬的下落,但是離開沒有監控的地方,范圍實在太大,直到現在也沒有任何消息!

“漠少,阿三要求要見你。”陸巖快步從外面走進來,恭敬地道。

郁少漠俊臉上閉著的眼沒有睜開,冷冷地甩了兩個字:“不見!”

陸巖一震,向來清楚郁少漠的脾氣,也不敢說什么,恭敬地低下頭,轉身便要離開。

“等等!”就在此時,郁少漠忽然睜開眼,冰冷的鷹眸犀利地朝陸巖看去,薄唇掀動:“叫他進來!”

阿三是郁少寒的人,他不可能無緣無故要求見他。

“是。”

很快,陸巖便將阿三帶進來,穿著一身休息服的阿三,衣服、褲子和鞋子上都沾了很多泥巴,臉色也憔悴的像是很長時間沒有休息過似的。

郁少漠眉頭一皺,瞇起眼打量著他,眸底閃過一抹冷色:“你從哪里來?”

“漠少,快救救寒哥和寧小姐!”

阿三焦急地道。

“你說什么?”

郁少漠瞳孔頓時猛縮,銳利的鷹眸死死盯著阿三。

這幾天,郁少寒不在別墅的事,劉姨向郁少漠匯報過,只是郁少寒又沒有被限制自由,況且那家伙在外面朋友多,偶爾會消失一兩天也很正常。

而且郁少漠這幾天的心思全都在找寧喬喬的事情上,根本沒有去想那么多,現在看來……郁少寒居然真的和寧喬喬在一起!

“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郁少漠冰冷的聲音擲地有聲地道。

“漠少,那天寒哥叫我們幾個人出去,本來大家都約好見面的地點了,可是我們等了很久也不見寒哥來,后來我就收到一條寒哥放過來的地址定位,后面還有‘小鬼’兩個字。”

阿三皺著眉快速地說著,說得口干舌燥的,一旁的陸巖立刻為他遞上來一杯水。

阿三擺了擺手,來不及喝水,又繼續道:“后來我就給寒哥打電話,可是怎么都無法接通!我們也去那里找了,根本沒發現什么。”

阿三不是傻瓜,郁少寒以前得罪的人也不少,所以在收到郁少寒的短信后,他立刻便意識到了不對勁。

而且從郁少寒發過來的‘小鬼’這兩個字,阿三猜到郁少寒應該是和寧喬喬在一起,只是他想不到寧喬喬是先被綁架的,在外面找了一夜沒有任何結果后,阿三便想到了郁少漠,立刻火急火燎的趕回來了。

“地址呢?”郁少漠緊緊皺著眉道。

“在這里!”阿三立刻拿出手機,找到郁少寒發的那條信息,遞給郁少漠。

郁少漠接過來,冷冷地看了一眼,將手機丟給陸巖:“去查!”

陸巖立刻帶著手機走了,郁少漠瞥了眼阿三,道:“你也回去休息,有什么情況陸巖會通知你!”

“好。”

阿三不想離開,但是他呆在這里也幫不上什么忙,只好點了點頭,快步追著陸巖離開了。

郁少漠皺著眉坐在椅子上,俊臉上罩著一層寒霜,薄唇緊繃成一條直線。

總裁室里靜得嚇人,站在周圍的保鏢們連呼吸都放輕了。

郁少寒那條短信發得很短,可以看得出他是在十分匆忙的情況下發出的,是什么時候?他也被綁架的時候?

從發短信的時間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十幾個小時,既然郁少寒和寧喬喬在一起,那么以郁少寒的身手,他逃出來應該問題不大,但是直到現在他都沒有現身……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