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東瀾勁要殺她,其實比東瀾清更好下手,只要把她偽裝成被東瀾清的人打死的就可以了。

寧喬喬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么說來,那我們這一路上就安全了。”

不光是這一路上安全了,回到東瀾家后你會更安全。”郁少漠道。

“……”

寧喬喬眼里閃過一抹疑惑,很快又反應過來,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在船上尚且如此,一旦回到東瀾家,到時候盯著他們的眼神會更多,不管是東瀾清還是東瀾勁,或是其他任何東瀾家的任何人,都不敢再輕易對他下手。

“你們先出去吧。”

郁少漠抬手到了個手勢。

“是。”

陸堯和其他手下紛紛轉身離開。

“等一下。”寧喬喬忽然道。

“二少奶奶,您還有什么吩咐?”陸堯恭敬地道。

寧喬喬快步走過去,道:“陸先生,麻煩你找個機會給郁幸打個電話,告訴他我和郁少漠都很好,讓他好好聽老師的話,不用擔心我們,不過你打電話的時候記得要小心些,別被東瀾家的人聽到了,郁幸的存在還不能被他們知道,否則恐怕他們會對郁幸不利。”

“二少奶奶你放心,屬下知道該怎么做。”

陸堯道。

所有人都離開后,包廂門關上,房間里會恢復一片靜謐。

寧喬喬咬著唇站在原地,眼里閃過一抹復雜的情緒。

“又在想郁幸了?”郁少漠走過來,從身后抱住她。

“嗯。”寧喬喬輕輕點了點頭,轉過頭看著他道:“郁少漠,你說我們這么多天都沒有和郁幸聯系,郁幸會不會想我們?他會不會哭?”

“他肯定會想你,但是他會理解的。”郁少漠抱著她道:“別想那么多,他肯定不希望看到你不開心。”

“我真想他。”寧喬喬靠在郁少漠懷里,輕聲道:“他肯定長大了一些,小孩子長起來都很快的,一天一個樣。”

她現在恨不得馬上和郁幸聯系,看看那個可愛的小家伙,可是她不能!

為了郁幸的安全,她只能裝作自己沒有孩子。

“嗯。”郁少漠輕輕應了聲,低下頭看著她道:“你也累了,先去睡一會。”

寧喬喬眼神閃了閃,看著他的胳膊,道:“你的手臂疼嗎?”

“還好。”郁少漠聲音淡淡地說了兩個字,牽著她的手朝大床走去,道:“我也困了,你陪我躺一會。”

“好。”寧喬喬點了點頭。

東瀾清和東瀾勁那兩只狐貍肯定沒這么快說完,經過之前那場激戰她也是真的累了。

寧喬喬挨著郁少漠在床上躺下來,窩在他懷里,沉沉睡過去。

懷里的小女人呼吸漸漸平緩,郁少漠低下頭看了她一會,伸手替她揶了揶被子,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給一個號碼發過去。

另一邊。

暮色剛至的東南亞,客廳里亮起明亮的燈光。

“嗡——”

桌上的手機傳來一陣振動。

一只漂亮的大手拿起手機,點開信息,屏幕上出現一張女人熟睡中精致的側臉。

郁少寒瞳孔一縮,眼神定定的看著手機屏幕,手指微微有些顫栗。

“老師,你怎么了?”

郁幸從外面跑進來,見郁少寒在看著手機發呆,有些好奇的看著他。

郁少寒回過神,眼神閃了閃,看著照片下面那一行小字:

【她已經讓陸堯給郁幸打電話,怕他不信,把照片給他看。】

畢竟之前寧喬喬失蹤那段時間,郁少漠因為沒找到她所以騙過郁幸,如果只是陸堯那一通電話,這個小家伙恐怕沒那么容易相信。

“郁幸。”郁少寒將手機屏幕轉過去給小家伙看。

郁幸愣了一下,待看清屏幕上的人,頓時眼睛一亮,指著屏幕驚訝地道:“是媽咪!老師,你怎么會有我媽咪的照片?!”

“是你爹地剛發過來的,他已經找到她了。”郁少寒道。

“爹地?”郁幸帥氣的正太臉上,少年老成的皺起眉,道:“可是如果爹地找到媽咪了,那他們為什么不給我打電話?”

果然和郁少漠想的一樣,經過訓練后的郁幸進步神速,小小年紀便已經董得了懷疑,即便看到了寧喬喬的照片,他都沒有完全相信。

“因為他們不方便現在和你聯系,但是你媽咪安排陸堯給你打電話,你應該很快就會接到電話,到時候關于你媽咪的近況,你都可以問陸堯。”

郁少寒道。

郁幸咬了咬唇,絲毫沒有因為可以接到陸堯的電話而開心,小家伙擔憂地道:“爹地媽咪他們現在還是很危險嗎?就連爹地都處理不了這些事情嗎?”

“郁幸,你要記住,這個世界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不可能是最強大的人,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讓自己變得強大,比其他人都強大,這樣遇到那些不能解決的事的概率才會更小,明白嗎?”

御少寒道。

“嗯,我一定會讓自己變得很強大!這樣那些人就不敢欺負爹地和媽咪了!”郁幸認真嚴肅的點了點頭。

郁少寒低下頭看著手機上的照片,沒有再說什么,郁幸是個很聰明的孩子,他的智力早就超過了同齡人,很多事情不用他多說。

“老師,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郁幸好奇的看著郁少寒。

“什么事?”

郁少寒從屏幕上移開視線,低下頭看著站在面前的小家伙。

“老師,你是不是很愛我媽咪?”郁幸道。

郁少寒渾身一震,皺了皺眉,抿著唇沉默了一下,才道:“為什么這么說?”

“因為你剛才看媽咪的照片的眼神,和我爹地很像,以前媽咪還在昏迷的時候,爹地每天看著她,就是你這樣的眼神。”郁幸奶聲奶氣的聲音一本正經地道。

那種看媽咪的眼神,他以前只在爹地身上看到過。

“你看錯了,我和她只是好朋友而已,好了,郁幸,去吃東西吧,一會等著接你陸叔叔的電話,記住,以后就算可以和你媽咪聯系,也不要告訴她,你看過她的照片,明白了嗎?”

郁少寒聲音淡淡地道。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