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你們先走吧,我和覓兒有話要說。”東瀾清道。

“是。”

跟在東瀾清身后的人立刻離開了。

“清舅舅最近還好嗎?”寧喬喬笑瞇瞇地問。

“一切都好。”東瀾清笑了笑:“覓兒你最近過得怎么樣?”

“也都還好。”寧喬喬道。

“公司經營的怎么樣?這次能不能讓你外公滿意?”

“應該還好吧。”寧喬喬笑了笑。

東瀾清也笑著點了點頭:“不過父親寵你,就算你經營的不好,他也不會責怪你什么的。”

這話說的,好像她能力不行似的。

雖然她確實不怎么行,但是還有郁少漠啊。

“我聽說,你這次是和小勁一起回來的?”

東瀾清笑瞇瞇的看著她,眼神有些審視,像是在判斷她和東瀾勁是否關系又近了一步。

又來了……

果然還是熟悉的配方和味道。

寧喬喬勾了勾唇,道:“是啊,我們是一起回來的,正好遇到了就順路嘛。”

“原來是這樣,那也是緣分。”

東瀾清笑著說。

寧喬喬笑瞇瞇的:“清舅舅,如果沒有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不耽誤您的時間了,我怕,我們回頭再聊。”

“好。”東瀾清點了點頭。

寧喬喬沒再說什么,轉身朝城堡方向走去。

路上又遇到東瀾靈,同樣是聊了幾句沒營養的話。

回到房間,寧喬喬一屁股坐在沙發,望著天花板長長的嘆了口氣。

郁少漠看了她一眼,放下ipad走過來,將她攬進懷里:“累了?”

“累。”寧喬喬趴在他懷里,抬起頭望著他,道:“不是身體累,是心累,我一回來就遇到東瀾清和東瀾靈,煩死了。”

郁少漠不用問,都能猜到他們會說什么,勾了勾唇,道:“他們問,你隨便敷衍幾句就是了,不用放在心上。”

“嗯。”寧喬喬點了點頭,頓了頓,又道:“等我們見了外公,將這段時間的事匯報給他,我們就回去吧。”

“好。”

她不想在東瀾家多呆,郁少漠自然也一樣。

下午,東瀾蒼午休醒來,寧喬喬和郁少漠一起去見他。

“覓兒,過來。”

走進大廳,坐在沙發上的東瀾清朝她招了招手。

寧喬喬笑著走過去:“外公。”

“聽說你們早就回來了,怎么不過來見我?”東瀾蒼道。

“聽說您在午休,所以我們沒打擾你嘛。”寧喬喬道。

“那你也該讓人叫醒我。”東瀾蒼有些責怪的看著她。

寧喬喬笑了笑,轉過頭看了看郁少漠,道:“這段時間公司的事都是郁少漠在負責,所以他來向您匯報工作。”

“嗯,說來我聽聽。”

東瀾蒼語氣淡淡的,收斂了笑容,蒼老的臉龐有種不怒自威的威嚴。

郁少漠將這段時間公司的安排和利潤做了一個簡單的陳訴,話不多,全都是重要內容,三言兩語便說完了。

“做的不錯。”東瀾蒼聽完后點了點頭,笑著看著寧喬喬,道:“覓兒,你眼光不錯,有郁先生在你身邊,你倒是清閑了不少。”

這才是東瀾蒼第一次夸郁少漠,寧喬喬很是得意的挑了挑眉:“那是,他厲害著呢,公司里的事都沒讓我操過心。”

“你呀,本來就是你的事,現在交給他,你還這么得意。”東瀾蒼慈愛的搖了搖頭。

“誒,有人幫我是好事啊,我干嘛還要自己費心。”寧喬喬挑眉道。

“你啊……咳咳咳……”

東瀾蒼搖了搖頭,正要說什么,忽然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聲。

“外公,您沒事吧?”寧喬喬皺起眉道。

“沒事。”東瀾蒼擺了擺手:“老毛病了,緩緩就沒事了……咳咳……”

“你怎么會咳得這么厲害?”寧喬喬緊緊皺著眉:“我去叫醫生過來。”

“不用,可能是因為前幾天感冒了還沒痊愈,緩一會就沒事了。”東瀾蒼拍了拍她的手,皺著眉咳嗽了幾聲,道:“我現在在和你說話,別叫那些人進來掃我的興。”

“可是您真的沒事嗎?”寧喬喬皺著眉道。

“傻孩子,你也不想想,這里的人誰敢讓我有事?過幾天就好了。”東瀾蒼道。

寧喬喬看了看,轉過頭朝一旁的女傭吩咐道:“去給外公倒杯水過來。”

“家主,齊小姐帶來了。”

一名保鏢從外面進來。

“外公您今天還叫了她來?”寧喬喬道。

“嗯。”東瀾蒼語氣淡淡的:“讓她進來。”

“是。”

保鏢恭敬地道。

很快,齊荷從外面走進來,恭敬地道:“家主,小小姐,郁先生。”

“我聽說了你懷孕的事。”東瀾蒼語氣淡淡的:“齊家知道了嗎?”

“我只告訴了我的母親,他們應該也已經知道了。”齊荷道。

“嗯,你先休息,過兩人讓人給你安排一下做檢查,其他的事以后再談。”東瀾蒼道。

“一切都聽家主的安排。”齊荷恭敬地道。

“既然懷著孕,那你就回去吧。”東瀾蒼道。

“是。”齊荷不敢多說什么,立刻轉身離開了。

“覓兒,你跟我說說,這段時間你在外面過的怎么樣?”

東瀾蒼看著她道。

……

和東瀾蒼聊了一會,又一起吃了晚餐,寧喬喬和郁少漠才離開,兩人手牽手走在回去的小路上。

“你好像很高興?”郁少漠看著她道。

“對啊。”寧喬喬點了點頭。

“為什么?”郁少漠挑眉。

她很少有在東瀾家還覺得高興的時候。

“因為外公表揚你啊!難道你不高興嗎?他這是肯定你的能力哎。”寧喬喬抬起頭望著他。

郁少漠低下頭看她:“你高興我就高興。”

他對東瀾蒼的表揚和肯定沒什么興趣,但是只要她高興就好。

“嘿嘿……”寧喬喬抱著他的胳膊笑了笑。

后半夜。

寧喬喬沉沉的睡著,門口傳來一些細微的響動。

郁少漠驀地睜開眼,昏暗的光線中眸底閃過一抹銳光,偏過頭看了眼身邊還在沉睡中的小女人,掀開被子下床朝門外走去。

“咔。”

打開門,郁少漠皺起眉看著站在門外的人:“什么事?”

“郁先生,我有事情想和你說,可否請你借一步說話。”

驚月站在門外,不卑不亢的態度算不上恭敬。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