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搜查什么?現在鶴傾城已經接受了!”鶴東屹威嚴的臉上布滿殺氣。

“什么?”其他人都愣了下,其中一名瘦高男子冷笑著道:“鶴傾城和那個君晚星訂婚后,膽子還真是大了不少!他居然敢這時候就對我們的人下手,還敢公然和您作對!”

鶴東屹瞇起眼:“鶴景的傷勢檢查出來了嗎?”

“子彈全部打在腹部,而且都是他自己槍里的子彈,當時鶴景沒有喝酒,可是從現場來看他根本沒有反抗能力,而且沒有給我們留下任何可靠的訊息,有可能是他沒有時間留下,也可能他留下了,但是卻對方抹去了。”

手下回復道。

聽完,大廳里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鶴家和東瀾家不一樣,他們只有一種生意,所有人都是按照身手和身價排名,所以大家彼此之間是什么事了都一清二楚。

鶴景本來就已經是鶴家一級梯隊里的高手,卻輕而易舉就被解決了,沒有留下兇手的任何訊息不說,甚至都沒驚動他們!要知道當時鶴景的隔壁可都是有人的。

“先生,我們以前是不是低估鶴傾城了?他身邊居然還有這樣的高手,我們卻不知道。”心腹皺著眉表情凝重地道。

鶴東屹沉吟了一會,冷笑一聲:“他的人沒這么大的本事!是那個君晚星帶來的人!”

“她的人?怎么會?”心腹們驚訝地道。

鶴東屹不屑地道:“你們和鶴傾城的人打交道這么久,如果他手里真有這樣的能力會不拿出來用?他會讓自己成為現在這樣?對鶴景下手的人肯定是君晚星帶來的!”

“那是他們中的誰?要不要我們去試試他們?”一名心腹道。

鶴景死了,他們都想為鶴景報仇。

鶴東屹瞇起眼:“他們既然會動手,肯定會有所防范,現在你們去是自投羅網!”

“那難道就看著鶴傾城騎在我們頭上?”

鶴東屹冷笑,眼里閃過一抹冷厲:“那個黃毛小子,他也配?”

他能廢了鶴傾城的腿,就不會再給他站起來的機會!

“先生,東瀾清來了,說是有重要的事要和您商量。”一名手下從外面走進來通報。

“他怎么來了?”鶴東屹眼睛一瞇:“讓他進來!”

……

暴風雨還在繼續,大家都只能趴在房間里。

寧喬喬和郁少漠一前一后回到房間,看了看他不悅的臉色,不知道他到底搞什么,也沒說話,默默走到一旁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找了個真人脫口秀節目,寧喬喬津津有味的看著,時不時被里面主持人的段子逗笑,捂著嘴笑得肩膀輕顫。

郁少漠陰沉著臉坐在一旁,越看她越火大,在寧喬喬又被逗笑時,聲音冰冷地道:“我不喜歡看這個!”

“啊?”寧喬喬愣了下,眨了眨眼,漂亮的眼眸還帶著笑意:“我知道啊。”

他一向都不喜歡看這些節目,而且平時也不怎么看,所以她都是自己看,有什么問題?

可這話聽起來就像她根本不在乎他的喜好,郁少漠眼神更冷了,鷹眸一閃,大手一把將遙控器搶過來,直接換了個節目。

“誒?!”

寧喬喬下意識就去搶,一下撲在他身上。

“大白天就投懷送抱,怎么?昨晚沒喂飽你?”

郁少漠挑眉盯著她。

以前他說這種話時表情都是壞壞的,今天卻有點冷,寧喬喬只覺得莫名其妙,疑惑地道:“郁少漠,你到底哪根筋不對了?我也沒惹你吧。”

干嘛呀,他都對她擺了一天臉色了。

“呵……”郁少漠盯著她冷笑,直接扭過頭去看電視里的球賽,看都不看她一眼,似乎看得很認真,就像——故意在報復剛才她那么認真看電視似的。

寧喬喬覺得簡直了……

本來就不知道他到底在為什么生氣,現在還要被擺臉色,寧喬喬也有點火了,懶得和他說話,起身便要離開。

“啊!”

剛站起身忽然被一股大力扯下去,寧喬喬被嚇了一跳,跌坐在郁少漠身邊,皺起眉看著他:“你干嘛呀?”

“你要去哪?”郁少漠冷冷地盯著她。

“睡覺,你管得著嗎?”寧喬喬沒好氣地道。

郁少漠俊臉頓時更陰沉了,他還在生氣,她居然去睡覺!!!

寧喬喬懶得和他說話,站起身又要走。

又被一把拉回去。

“郁少漠,你到底要干嘛?”寧喬喬實在忍不住了,皺起眉看著他:“你想吵架是嗎?”

“我想吵架?”郁少漠冷笑,鷹眸森森地盯著她:“寧喬喬,你是不是特別喜歡在這里當少奶奶?!”

“什么?”

寧喬喬被這句擲地有聲的質問弄蒙了。

她喜歡在這當少奶奶?

怎么說?

寧喬喬眼神錯愕的看著郁少漠,怔了怔,回過神用更兇的語氣吼回去:“郁少漠你腦子壞掉了吧,你不知道我是因為什么才來這的嗎?而且這些天我冒著被鶴家的人看到扣上奸夫淫婦的帽子的危險,天天都和你在一起,你居然說我喜歡當少奶奶……好啊!那我現在就去找鶴傾城,和他一起睡,這下你滿意了吧!”

說完,她起身就朝門口走。

“你想去哪?”

還沒走出兩步,忽然被一股大力扯回來丟在沙發上,接著一具炙熱的身體緊緊壓住她。

寧喬喬氣都喘不上來了,兩只手推拒著他的胸膛:“你給我起來!讓開,我要去和鶴傾城住……唔……”

話還沒說完,忽然被他狠狠吻住,強勢的吻來的兇猛又霸道。

寧喬喬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這是什么情況?他們不是在吵架嗎?怎么就……

寧喬喬還在生氣,掙扎著不肯配合,動來動去也不知道是誰的牙齒磕到誰的唇瓣,漸漸的兩人都嘗到了一些血腥味,直到郁少漠狠了狠心,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她疼了才老實下來。

“你剛才說你要去哪?嗯?”

不知過了多久,郁少漠松開她,猩紅的鷹眸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眼神危險得讓人心驚。

寧喬喬回過神怔怔的看著他:“郁少漠,你到底怎么了?”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