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半小時后,兩人回到總裁室。

郁少寒抬起頭朝她看過來:“看完了?”

“嗯。”寧喬喬點了點頭:“你呢?看得怎么樣?”

“沒什么問題,按照現在定好的程序繼續經營就行。”郁少寒將文件遞給陸堯:“我聽說郁少寒之前也已經將這些事基本上都交給你了,公司就還是你管理吧。”

“是。”陸堯點了點頭。

從公司里出來,寧喬喬一行人來到一家酒店下榻。

吃完晚餐,郁少寒將一個平板電腦放在她面前,道:“君傲要和你通話。”

屏幕上,已經出現君傲的臉。

“什么事?”寧喬喬問道。

“我已經收到發過來的公司名單了,想問一下你打算怎么做?”君傲問道。

寧喬喬眼神一閃,看向郁少寒:“你的意思呢?”

郁少寒皺著眉思索了一下:“先不動他們核心的公司,找其他幾家公司試探一下他們外圍的公司,這些公司要偽裝成普通公司,不能被他們察覺到和君家有聯系,偽裝成普通的商業競爭,暗地里準備好對他們的核心公司動手。”

寧喬喬點了點頭:“現在他們的目標在我身上,不會去注意公司的事,而且外圍的公司東瀾家那些人也不會太在意,等對他們下手的時候正好可以讓他們措手不及!”

“沒錯。”郁少寒贊賞地看了她一眼。

“我也是這個意思,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去準備了,回頭再聯系你們。”君傲道。

“麻煩你了。”寧喬喬感激地道。

“用不著跟我說這些,將來我還要靠你罩著呢。”

君傲沒多說什么,直接掛了視頻。

“他為什么說將來要靠你罩著?”郁少寒問道。

寧喬喬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將君家那些人都不想當家主的事和他說了一遍。

郁少寒聽完后有些失笑的搖了搖頭,又嘆了口氣,有些忐忑的看著她:“好在這些人對你還算不錯,人品也算正直,你還是有家的。”

有家的……

寧喬喬忽然想到那片農場,那是郁少漠選了很多地方才買下來的。

“嗯,時間不早了,我先去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吧。”她笑了笑,起身回自己房間。

郁少寒皺著眉看著她的背影,有些懊惱的揉了揉眉心,他剛才又說到讓她傷心的話了!

晚上。

寧喬喬睡得迷迷糊糊的,隱約聽到噼里啪啦的聲音。

是下雨了么?

她翻了個身,正要繼續睡,忽然猛地睜開眼!

不對,晚上吃飯時她無意間看過天氣預報,上面沒有說今晚有雨!

而且這個生意……

更像是開鎖的聲音!

因為窗戶里面有鎖,為了完全,晚上她睡覺時是將窗戶從里面鎖上的。

那些細微的聲響忽然停了。

寧喬喬瞇了瞇眼,在黑暗中屏息凝神,手緊緊抓著被子。

此時,一道身影走到她身后,一只手一晃從身上掏出來一柄銀色的匕首,森冷的光在黑暗中泛著寒芒。

身影走到床邊,眼里閃過一抹狠色,沒有任何猶豫,舉起手將刀狠狠刺下去!

“呼——”

就在此時,一床被子忽然掀起來蓋在他腦袋上!

寧喬喬跳下床的同時將床頭上的花瓶灑在地上。

‘嘭’地一聲巨響。

花瓶四分五裂。

她飛快地朝門口跑去。

與此同時,那個被被子蓋住腦袋的男人也反應過來,一把將被子從腦袋上扯下來,身形猛地朝她撲過來,與此同時揮起匕首。

寧喬喬聽到身后追上來的腳步聲,身體一晃躲過這一下,但還是晚一步,胳膊上被劃破了一道,摔在一旁的同時抓起桌子上的煙灰缸狠狠砸過去。

男子靈敏地躲過,就要再撲過來時,忽然門從外面打開,幾道身影出現在門口。

郁少寒瞳孔一縮,躲過男子揮過來的匕首,直接一腳將人踹飛,身后的保鏢立刻撲上去將人摁住。

“喬喬!”

郁少寒打開燈,明亮的燈光瞬間照亮房間,他轉過頭見她倒在柜子旁,胳膊上都是血,頓時眉頭狠狠一皺,大步走過來皺著眉查看她的傷口:“你怎么樣?!”

他聽到房間里的動靜就跑過來了,但是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讓她受傷了。

“我沒事,一點皮外傷而已。”寧喬喬喘著氣擺了擺手。

郁少寒眼神一沉,一把將她從地上抱起來,大步朝外面走去,朝保鏢喊道:“叫宋醫生過來!”

將寧喬喬抱到外面客廳,郁少寒將她放在沙發上,王醫生匆匆趕過來,看到她頓時被嚇了一跳:“二少奶奶,你這是怎么了?”

“我沒事,就是受了點傷。”

此時神經放松下來,胳膊上傳來陣陣劇痛,她臉色看上去有些蒼白。

“給她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毒!”郁少寒沉著臉道。

宋醫生二話不說,立刻放下藥箱開始檢查,過了一會,松了口氣道:“看樣子應該是沒有毒,二少奶奶,我先幫你包扎止血,你忍著點。”

“好。”寧喬喬點了點頭,看著郁少寒道:“放心吧,看來他們派來的這個人應該很有把握能要了我的命,所以連毒都懶得下了。”

郁少寒抿著唇沒講話,將她受傷的胳膊抬起來些,方便宋醫生包扎。

包扎完畢后,宋醫生又留下了一些藥讓她吃了,囑咐她別讓傷口沾水,便離開了。

“郁先生,那個抓到的人怎么辦?”

一名保鏢走進來請示道。

郁少漠眸底閃過一抹冷色:“把他帶進來。”

“是。”

保鏢轉身出去了,很快幾個人便將那個男子拖進來。

才一會功夫,男子已經渾身是血,腦袋上鼻青臉腫,顯然已經被教訓過了。

郁少寒二話不說,走過去狠狠一腳踹在男子腹部,接著拳頭疾風驟雨般地砸在男子身上。

純粹是發泄。

他兇狠的拳頭簡直是想要了對方的命。

寧喬喬有些被嚇到了,自從再和郁少寒見面,他整個人都變得比以前溫和了許多、淡泊了許多,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他這么可怕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以前的記憶她已經記不清了,她甚至覺得他比以前還要可怕。

“郁少寒,你別打了!”眼見那個人就快沒氣了,寧喬喬趕緊起身走過去拉住郁少寒。

可現在郁少寒正在氣頭上,哪是她拉得住的,大手一揮寧喬喬后腿兩步撞在墻上,正好撞上受傷的地方!

“啊!”她痛叫一聲。

郁少寒揮在半空中的拳頭停下,轉過頭眉頭狠狠一皺,大步走過來拉住她的胳膊:“我弄疼你了?”

“沒事,只是被撞了一下。”寧喬喬忍著鉆心的疼,瓷牙咧嘴的朝他笑了笑。

她嘴唇都疼得哆嗦了,怎么可能沒事。

郁少寒緊緊皺著眉:“他想要的命,你還要救他?!”

寧喬喬愣了下,回過神搖了搖頭:“我不是要救他,我是需要他回去給我帶個話。”

“嗯?”郁少寒眼神有些疑惑地看著她。

寧喬喬也沒解釋,走過去踢了踢那個男人,見他還在喘氣,道:“我知道你是東瀾家派來的,我今天留你一條命,你幫我回去帶句話給東瀾赫,就說:我回來了!”

說完,她起身看向一旁的保鏢:“廢了他的手腳,讓他回去帶話吧。”

“是。”

君家的人二話不說,直接拖起那個男人走了。

房間里到處都是血腥味,寧喬喬皺了皺眉,道:“看來我得換間房間了,你回去休息吧。”

“等一下!”郁少寒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你還有事?”寧喬喬疑惑地道。

“從今天開始,你跟我睡一間房間。”郁少寒緊緊注視著她道。

“啊?”寧喬喬以為自己聽錯了,愣了一下,回過神有些尷尬地道:“你別鬧了,我干嘛要和你住一間房,我……”

“你必須和我住在一起!”郁少寒打斷她的話:“我不是要占你便宜,而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東瀾家不會輕易放過你,派來的人只會一次比一次厲害,你知不知道如果今天我晚進來一分鐘會有什么后果?你總不希望還沒報仇自己先把小命丟了罷?從今天開始你和我睡一間房,你睡床上,我睡地上!”

今天他們已經安排了足夠的保鏢,但是唯獨沒有料到對方竟然會從窗戶直接進入她的房間!

郁少寒覺得如果不能一直守著她,他實在沒法放心,想到剛才她受傷倒在地上的樣子,他就覺得心驚膽跳!

就差那么一點點……

“其實也不用這么夸張,他們未必還會這樣。”寧喬喬皺起眉道。

“那如果他們會呢?他們再從窗戶進來一次,恰好我又睡得很沉沒有聽到怎么辦?”郁少寒皺著眉問。

寧喬喬咬咬唇:“那要不然給我找個女保鏢陪我一起睡?”

“我們這次帶出來的人里面有女的嗎?”郁少寒反問。

寧喬喬:“……”無語了。

“總之從現在開始,直到你回到君家以前,你不能再離開我的視線!”郁少寒拽著她朝他的房間走去,將她拉倒床上坐下:“你睡這!”

寧喬喬拗不過他,也知道他說的有道理,咬咬唇,道:“那你呢?”

“我睡沙發。”郁少寒走到沙發上躺下。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