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畢竟雖然她覺得郁少漠是自己老公,但是郁少漠可不這么想,問題是這么不清不白的清一下又算什么意思?

可是不去,她又會擔心他……

寧喬喬糾結了一晚上,也沒糾結出個所以然來。

第二天,距離郁少漠要訓練走路的時間越來越近,寧喬喬不好意思過去,想了一下,干脆找外面的保鏢借了個望遠鏡,跑到正對著郁少漠住的房間窗戶的另一邊走廊下,拿著望遠鏡朝他房間里看。

好在賀家的東西質量都不錯,望眼鏡十分清晰的看到房間里的人,仿佛就在她眼前一般。

有郁少寒、賀寒熠、賀寒凌還有宋醫生在房間里,看來今天大家都去了,郁少漠坐在床上,正聽著宋醫生說什么,過了一會,他緩緩站起來,等身體完全站直,朝前面挪動了一小步。

有了昨天的經驗,郁少漠今天走的很謹慎,但是也很順利,沒有再摔下去的跡象。

不過他這樣的動作看起來很不自然,像是個機器人似的。

“噗——”

寧喬喬沒忍住笑出聲,忍俊不禁的想,還好她不在房間里,如果被郁少漠看到她笑,那男人不知道又該怎么想了。

不遠處,安娜一邊走一邊吩咐跟在身后的女傭,今天要為郁少漠準備一些什么菜式,忽然看到寧喬喬以一個可疑的姿勢趴在前面的長椅上,眼神一閃,朝女傭們打了個手勢,抬腳走過去。

“走了這么一會了,宋醫生應該快讓他休息了吧?”寧喬喬看著那邊的房間,自言自語地嘀咕道。

“你在干什么?”

身后忽然響起一道女人的聲音,同時肩上還被拍了一下。

寧喬喬頓時被嚇了一跳,驚恐的轉過頭。

安娜也沒想到她反應會這么大,也被嚇了一跳。

寧喬喬這才發現站在身后的是安娜,怔了怔回過神道:“你們……安娜夫人,您怎么在這?”

“我從這里經過,正好看到你在這里,你這是干什么呢?”安娜定了定神,說完看了她剛才所看的方向,眼里閃過一抹了然:“你這是在看少漠吧?”

寧喬喬那句‘我在看風景’的話堵在喉嚨里,怎么都說不出來了。

“那個……其實也沒什么,我就是隨便看看,隨便看看呵呵……”寧喬喬有些尷尬地笑著,不動聲色的將手里的望遠鏡藏到身后。

安娜眼里閃過一抹笑著,看著她道:“既然這么關心他的身體,為什么不親自去看看呢?”

“我……”

寧喬喬笑更尷尬了。

她總不能實話實說吧。

安娜看著她笑了笑,在一旁椅子上坐下,拍了拍身邊的位置,看著她道:“坐。”

寧喬喬眼神閃了閃,只好也在一旁坐下。

“這幾天我一直在忙,凱恩又把你關起來了,所以我一直沒有時間和你單獨聊聊,你這段時間還好嗎?”安娜看著她道。

“嗯,我挺好的。”寧喬喬笑了笑。

“說謊。”安娜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道:“少漠變成那樣樣子,你怎么可能挺好!雖然大家都很關心你們,但是他們終究都只是男人,你心里的苦連個訴說的人都沒有,你能好才奇怪呢。”

寧喬喬一怔,咬了咬唇,低下頭道:“我只是……我也沒想到他會把我記成別人,有時候我覺得他能活著就已經很好了,可是他每次把我認錯的時候,我又好希望他能想起我……”

“你這樣想是正常的,沒想到這樣的事竟然發生在你們身上。”安娜嘆了口氣,道:“這些天凱恩做了一些事,雖然有些地方我不認同,但是也請你不要和他生氣,他只是為了你們好而已,只是有時候他那個人的想法怪怪的。”

寧喬喬一怔,回過神搖了搖頭:“不會。”

其實她感激凱恩的,最起碼郁少漠竟然和她聊天了,還愿意主動提出要求讓她扶著他,這是一個很大的突破。

我聽說少漠認錯的那個女人,被你關起來了?”

“嗯,我把她關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主要也是為了不讓她落在東瀾家的人手里,之前我們和她接觸過,東瀾家的人說不定已經注意到她了。”寧喬喬道。

安娜嘆了口氣:“她假冒頂替了你的位置,你還能這樣對她,晚星,你真是一個好女孩。”

寧喬喬一怔,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其實我也不全是出于這樣的目的,因為郁少漠現在把她當做我,所以也不能讓她出事,而且我也不想讓她再見郁少漠。”

“你這么做是對的,少漠是你的丈夫,現在他不見了,你應該保護他!”安娜看著她道。

雖然大家都慫恿她要解決掉安娜,但是寧喬喬一直沒有下手,也許是安娜作為女性的安慰戳中了她的某個點,讓她心里有些悸動。

“可是他并不這樣認為,到現在他還覺得我是個強迫他們分開的惡人呢。”寧喬喬郁悶地道。

安娜笑了下:“那是他現在腦子不清醒,你跟他一般見識干什么?你只要堅持你的決定就行了,等有一天他想起來了,有他后悔的時候。”

等有一天郁少漠如果想起她會變成什么樣?

按照那男人的性格應該會后悔死吧!

想一想郁少漠天天跪在她面前求原諒的樣子,寧喬喬就覺得很好笑,唇角勾起一抹淺淺的弧度。

年輕女孩上揚著愉悅的弧度,精致的臉龐分外美麗。

安娜嘆了口氣,眼神閃爍的看著她:“你和你媽咪真像。”

“啊?”寧喬喬愣了一下,轉過頭看向安娜:“你見過我媽媽?”

安娜含著笑搖頭。

寧喬喬一怔,這到底是見過還是沒見過啊?

“我沒見過你媽咪本人,只見過她的照片,在照片里她也像你剛才一樣笑,那張照片連我一個女人都覺得實在太美了,也難怪很多男人都對她動心。”安娜含著笑娓娓道來。

寧喬喬眼神一閃,忽然想到凱恩之前提到媽媽時語氣有些不太自然,現在安娜又這樣說,該不會……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怎么會見過你媽咪的照片?其實我是在凱恩那里看到的,那時候他暗戀你媽咪,花了好大的力氣去弄了一張你媽咪的照片,都快高興死了!連對賀家的事情都沒那么上心過!”

安娜朝寧喬喬吐槽道。

她一直是個優雅的具有異國風情的女人,寧喬喬一時還有些不習慣這樣的安娜,不知道該說什么。

不過凱恩也真夠令人汗顏,只是拿到一張照片都能那么開心,這恐怕不是暗戀媽咪,這是走火入魔了吧……

“那你恨我媽媽嗎?”寧喬喬問道。

“恨?”安娜沒忍住笑了,擺了擺手:“你媽媽應該從頭到尾都不知道凱恩喜歡過她,我去恨一個不知情的情敵干什么?”

寧喬喬眼神閃了閃,沒再說什么。

“所以你看,就算凱恩現在對我這么好,他為了我寧愿不生孩子,可是我們也是經過了很多事情,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的,我希望你別放棄,不管怎么樣你都要記住你是郁少漠的妻子,嗯?”

安娜轉過頭,眼神定定的看著寧喬喬。

寧喬喬點了點頭:“嗯,我知道的,我不會放棄。”

好不容易才找到郁少漠,她怎么可能會放棄。

“還有他失憶的事,你也別著急了,凱恩會想辦法的。”安娜說道。

寧喬喬一怔:“凱恩?”

“嗯,你該不會還沒看出來,凱恩并沒有放棄少漠吧,在他眼里少漠可是賀家最好的繼承人,當然這是在他恢復記憶的狀態,否則以他現在的樣子,凱恩也不敢將賀家交給他,所以凱恩現在最著急的就是讓少漠恢復記憶。”

安娜說道。

寧喬喬眼神閃了閃:“這倒是。”

如果凱恩放棄了郁少漠,那么就不會將他們接到賀家了。

“好了,你先在這看吧,我去給少漠準備一些吃的,這些天他身體恢復了不少,我得再去看看今天還有什么新鮮菜式。”

安娜笑瞇瞇地站起身走了。

這些年幾個孩子逐漸長大,賀寒熠一直在東瀾家,其他賀家兩位少爺都為了追求真愛常年不在家,所以安娜很少有能照顧他們的時候,現在好不容易有個人能讓她照顧,安娜覺得比以前過得充實多了,天天變著花樣的想著給郁少漠吃什么補身體。

寧喬喬眼神閃爍地看著安娜的背影,雖然她不是郁少漠的親生母親,但是她這么關心郁少漠,郁少漠應該也是能感受到的吧。

寧喬喬拿起望遠鏡朝那間房間里看去,發現郁少寒和賀寒熠他們都不見了,郁少漠也沒有再站著,大概是已經躺在床上休息。

都已經走完了啊……

寧喬喬有些失望的收起望遠鏡,看了看那扇窗戶,也起身回房間了。

第二天。

寧喬喬還是來到那個位置看郁少漠進行訓練,今天和昨天一樣,他訓練的成果不錯。

第三天。

寧喬喬依然重復昨天做的事,等郁少漠那邊訓練完了,她便收起望遠鏡朝自己住的房間走去。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