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寧喬喬有些尷尬的看著他們,這萬一要是凱恩和爸爸吵起來,他們應該幫誰?

她有些不安的看向郁少漠。

“君先生,你這么說就不對了。”安娜笑意吟吟的,溫柔的看著君無謙:“這孩子是我們賀家的第一個孫子,就算他不能和我們姓賀,也該姓郁才對,我想君家世世代代應該也沒出過孫子和別人姓的先例吧。”

君無謙勾起唇:“少漠和賀家又沒有血緣關系,晚星可是我的親生女兒。”

“我們可是將少漠視如己出,再說都這個年代了,就不要在乎血緣關系了。”

凱恩總算找到機會扳回一城。

郁幸茫然的看著兩位爺爺輩的人你一句我一句,互不相讓的討論他的姓氏問題,不知道到底是為什么大家都對他姓什么這么在乎。

寧喬喬有些頭疼的扶額:“爸爸,凱恩先生,要不大家還是坐下來再說吧。”

君無謙點了點頭:“凱恩先生既然遠道而來,我們招呼自然是應該的,那請凱恩先生移步,晚星,你和少漠就要出發了,你們回去收拾東西。”

“這……”

寧喬喬有些尷尬的看向凱恩。

畢竟萬一凱恩不答應,一會說不定他們又要爭執起來。

卻沒想到凱恩大手一揮,道:“既然你們要出發就去收拾,我要和你爸爸好好聊聊我孫子的姓氏問題!”

凱恩現在的重點已經完全從‘帶走郁少漠’到‘讓郁幸姓郁’的問題上了。

反正郁少漠也跑不了,而且他失憶的事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研究好的,現在郁幸的事才是當務之急。

寧喬喬挑了挑眉,牽起郁幸的手:“那好吧,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我和你們一起去。”

安娜溫和的笑著,擺明了是想和郁幸相處才這么說。

寧喬喬笑了笑,也沒說什么。

他們帶著郁幸走了,君無謙眼神淡淡地看著凱恩:“賀先生,請移步大廳。”

凱恩回過神,輕咳一聲,穩重自誠地道:“好,走……”

他已經想過了,他們賀家的第一個長孫,絕對不能落在姓君的手里!而且剛才郁幸的話他都已經聽到了,說是通過了什么測試,雖然他對君家的什么測試不了解。

但是幾大家族培養人的模式都差不多,郁幸這么小就能通過君家的測試,而且據說還是在只上了四節課的情況,顯然那小家伙搞不好是個神童!否則君無謙不會在他身上下功夫。

這要是個神童,那就更不能姓君了!他得先讓郁幸把姓改回來,再讓郁幸改姓賀!

“君家這片風景真不錯,這么多年了,還是一如既往的美。”凱恩看著四周打著哈哈道。

“還可以,聽說賀先生住在沙漠,不知道風景怎么樣?”

君無謙道。

凱恩被噎了一下,在心里無聲的唾棄。

沙漠的風景當然不可能跟君家人間仙境的風景美,但是再漂亮又怎么樣?老子又不是住不起這種地方好么!

他才不和君無謙在嘴巴上逞強,現在他最重要的是郁幸的姓氏!

……

另一邊。

寧喬喬走進房間大門,朝安娜道:“安娜夫人,您請進。”

安娜走進去在沙發上坐下,便朝郁幸招了招手。

郁幸一怔,走到安娜面前,安娜仔細打量著他,道:“小家伙,你今年幾歲了?”

“三歲。”郁幸歪著頭,一張帥氣的正太小臉又萌又可愛:“您是誰?您認識我爹地和媽咪嗎?為什么你們說是我爹地的父母?”

雖然剛才凱恩他們和君無謙的對話中這些話的意思出現的不多,但還是被郁幸捕捉到了。

安娜驚訝他的洞察力和思維能力,道:“我是你爸爸的媽媽。”

“爸爸的媽媽?”

郁幸錯愕的看著她:“可是你和我爹地不一樣,你怎么會……”

這個奶奶可是西方人的長相,她的眼睛是藍色的,爹地的可不是。

“這件事說起來很復雜,等你長大了就會明白了,總是我們是你爹地的親人,也是你的爺爺奶奶。”

安娜看著他道。

郁幸轉過頭看了看郁少漠和寧喬喬,見他們并沒有反對,朝安娜露出一抹笑,奶聲奶氣地喊道:“奶奶。”

安娜頓時又驚又喜,激動的眼睛都紅了,看著郁幸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我……奶奶這次來的太匆忙了,我不知道你……對不起,奶奶沒有給你帶禮物,我下次一定帶給你,好不好?”

“沒關系的,我已經有很多禮物了,而且我什么都不缺啊。”

相比較禮物,郁幸倒是對多了一個爺爺奶奶很好奇,以前他一直以為自己只有爸爸媽媽,沒想到后來多了伯伯,又多了外公,現在連爺爺和奶奶也有了。

“那不行,你不缺是他們給你的,奶奶給你的是奶奶的心意!”安娜一本正經地道。

“那好吧。”見她堅持,郁幸只好點了點頭。

“那你有什么想要的嗎?你想要什么都可以盡管和奶奶說。”

突然當了奶奶,安娜只想把任何最好的東西都給郁幸。

“隨便你呀,只要是你送的東西我都喜歡。”郁幸道。

安娜頓時覺得一顆心都要化了,看著小小的郁幸,真的不知道該要這么寵這個小家伙才好,她上一次和這么小的孩子打交道,已經是賀寒熠他們小時候了,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

“奶奶,我想去衛生間。”郁幸有些不好意思。

其實他本來不想說,但是安娜一直抱著他不松手,他有些憋不住了。

“哦,對不起,那你快去吧。”安娜趕緊放開他。

小家伙一溜煙跑了,安娜笑瞇瞇的看著他的背影,寧喬喬眼神一閃,趕緊道:“安娜夫人,我們一直瞞著你們郁幸的事,是因為事出有因,希望你不要怪罪。”

她先聲奪人,安娜就算現在想怪罪都不好開口了,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道:“為什么這么大的事情,你們竟然從來都沒有說過?”

“這是為了他的安全考慮,您也知道我在東瀾家情況特殊,而且外面人總是人多嘴雜,萬一漏了一點風聲,難保不會被別有用心的人知道,所以我們就干脆全都瞞下來了。”

寧喬喬道。

“你連我們都信不過?”

安娜的眼神有些受傷。

寧喬喬一震:“安娜太太,您誤會了,我不是信不過賀家,只是這件事畢竟太重要了,我不能讓郁幸有一絲的風險,所以才決定瞞著所有人的,并不是信不過你們要瞞著你們,這段時間你們為郁少漠做的事我都看在眼里,又怎么會不相信你們呢。”

說來也是好笑,凱恩和安娜夫婦和郁少漠相處時間并不長,卻沒有因為郁少漠出事就另找其他的人選,可是她認為東瀾蒼是值得信任的,將郁幸的存在告訴了他,結果……

真是該信的不信,不該信的她卻偏偏深信不疑!

“事情都已經這樣了,現在也就別說這些了。”安娜眼神認真地看著她:“既然我們已經知道了他的存在,我可以向你保證,賀家一定會保他平安!任何人都不能動他!”

“謝謝您。”寧喬喬感激地道。

安娜揮了揮手:“你和我們不用這么見外。”

“媽咪,奶奶。”

正說著,郁幸從衛生間里跑出來。

安娜臉上頓時露出慈祥的笑容,親熱的朝小家伙招了招手:“小寶貝,快到我這里來。”

……

安娜第一次見到郁幸,對小家伙充滿了好奇,兩人一直都在聊天一起玩。

寧喬喬和郁少漠便沒有打擾他們,一起回房間了。

“你就不擔心凱恩和我爸爸鬧起來嗎?”寧喬喬好奇地道。

這男人從一開始就一臉淡然,而且一點要參與調解這件事的意思都沒有,他也太淡定了吧。

郁少漠看向她:“只要你不說和我離婚,他們大概不會撕破臉。”

“啊?”寧喬喬愣住:“什么叫……我們……離婚?”

“因為如果你提離婚,那么賀家和君家本已形成的聯姻局面就會破裂,雖然之前兩家并沒有聯姻的意愿,但是一旦我們離婚兩家的關系勢必也要轉變,那你覺得他們還會給對方面子嗎?”

郁少漠看著她道。

寧喬喬愣了下:“為什么是我提離婚?”

“不是你一直都說你是我妻子么?難道要提離婚不是你的提?”郁少漠反問。

“……”

寧喬喬有些被他繞暈了,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竟然說這些話,而且他這么說的意思,是認同她是他的妻子了么?可是他之前不是一直都不相信?

“收拾東西吧,你爸爸不是讓我們準備出發的行李。”

“啊,哦。”

寧喬喬回過神,也沒多說什么,轉身走到衣帽間拿出行李箱。

直到寧喬喬他們離開時,凱恩和君無謙還沒有就郁幸的姓氏問題達成一致,而且凱恩還表示他就在這里住下去了,什么時候把問題解決了他什么時候就走。

君無謙自然表示無所謂,畢竟君家還不至于養不起他們,一副你想住就住、你想談就談,你想改姓沒門的態度。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