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郁少寒眼神一沉,瞇起眼盯著她:“你有心事?”

寧喬喬一怔,抬眸看了他一眼,笑著搖了搖頭:“沒……沒有啊。”

“沒有你就不是這種表情了。”郁少寒白了她一眼,悠哉悠哉的嘆了口氣,道:“你騙不了我,不過你么說來說去也就那么點事,說吧,這次郁少漠又惹到你什么了?”

寧喬喬一怔,看了看他,沒有講話。

“你連說都不想說了,看樣子很嚴重。”郁少寒看著她道。

寧喬喬咬了咬唇:“如果……如果是我得罪了他呢?”

“你得罪他?”郁少寒直接笑了:“不錯啊,有出息,知道反擊了,得罪了就得罪了唄,那家伙天天那么欺負你,也該你給他點氣受了。”

給他氣受……

可是她給的不是氣啊。

本來他們的關系就已經岌岌可危,如果郁少漠知道她昨晚和賀寒熠……,他已經會馬上走人吧。

“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到底干什么了?居然把自己弄得這么緊張。”郁少寒挑了挑眉:“你該不是把那個夏琳弄死了吧。”

“沒有,我都多久沒理那女人了。”

寧喬喬回過神淡淡地道。

“那你在緊張什么?”郁少寒好奇地看著她。

寧喬喬當然不會告訴他真實情況,咬了咬唇,道:“你就別管這么多了,打聽這些像個狗仔一樣。”

“呵……”郁少寒被她氣到了,胸口的傷口扯得生疼,吸了口氣道:“有沒有搞錯!明明是你來找我傾訴的吧,現在又說我像狗仔?”

“誰找你傾訴了,都說了我是來探病的。”寧喬喬朝四周看了看:“云懿呢,她怎么沒在這里?”

郁少寒白了她一眼:“她回去了。”

“回去了?”寧喬喬一怔,眼神上下打量著他:“你該不是把人家氣走了吧?”

按照云懿對他的關心程度,應該不可能將他一個人留在這里才對。

郁少寒冷笑一聲:“我要是真的能把她氣走倒好了,她只是回去休息而已。”

那丫頭要是真的能一氣之下從此離開他,他真的要謝天謝地了,可是她偏偏不,不管他怎么說她都堅持要留下來。

“哦。”寧喬喬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

郁少寒瞥了她一眼:“今天這里沒人照顧我,正好你來了,去給我削個蘋果去。”

寧喬喬看了看他,也沒說什么,起身走到一旁拿了一顆蘋果和水果刀,坐在一旁慢慢削皮。

郁少寒看了她一眼,也沒再說什么。

將削好的蘋果遞給郁少寒,郁少寒接過蘋果看了看,嫌棄地挑了挑眉:“嘖嘖嘖,看看你這果皮削的,削完都小了一圈,也就是郁少漠家底豐厚能養得起你。”

寧喬喬冷笑一聲:“我怎么沒看出來你都這么勤儉持家了,以前是誰開個泳池Paty都要花不少錢吧。”

郁少寒臉色一變:“這都是過去……”

“什么是開泳池Paty啊?”云懿拎著一個保溫桶,推開病房門走進來,朝寧喬喬笑了笑:“寧小姐,你來了。”

“呃……云懿。”寧喬喬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完了,剛才她沒注意到云懿在門外,一不小心把郁少寒的風流韻事說出來了,這下該怎么解釋……

“就是一群男女在泳池開Paty,大家都只穿泳衣,怎么X感怎么穿,一起喝酒一起瘋。”郁少寒飛快解釋道。

寧喬喬:“……”

這貨剛才還不準她說,現在就開始迫不及待解釋,是生怕云懿不知道嗎?

云懿貌似被驚到了,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郁少寒:“郁先生,你竟然……你也……”

郁少寒:“沒錯,這就是我。”

寧喬喬捂臉。

認錯都沒見過這貨這么快過。

他是不是非要親手折斷云懿這支小桃花啊!

云懿貌似被震驚了,直勾勾地看著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寧喬喬揉了揉額頭,擠出一抹笑,看著云懿道:“云懿,你聽我說,這些都已經是郁少寒過去的事,其實他……”

“其實我現在也想做,只是之前事情太多了忙不過來,現在又受傷了動不了。”郁少寒飛快接過話道。

寧喬喬:“……”真的連神仙都幫不了他了。

云懿怔怔地看著他,回過神咽了咽口水,眼神有些小心翼翼:“郁先生,你喜歡這種活動嗎?”

“當然,我最喜歡看她們穿泳衣的樣子,以前我三天兩頭玩。”郁少寒挑著眉,一副玩世不恭回味無限的表情,英俊中帶著一絲絲猥瑣,猥瑣中顯得有些流氓。

“……”

寧喬喬真的想把郁少寒腦子扒開看看,里面到底裝的什么。

云懿認真的看著郁少寒,咬了咬唇,還未開口臉頰上先飛起兩抹紅暈:“那……那你下次開這個Paty的時候可以不可以帶上我?”

“……”寧喬喬震驚了。

郁少寒也愣了一下,回過神輕咳一聲,道:“你要知道我帶去的都是女人。”

“嗯。”云懿點了點頭,又有些奇怪的看著他:“不然你帶一群男人穿泳衣玩嗎?”

“噗——”

寧喬喬沒忍住笑出聲,又趕緊憋住。

郁少寒冷冷地白了她一眼,看著云懿道:“那些女人都是穿泳衣的,我最喜歡看這種畫面!”

“我知道啊,我也可以穿。”

云懿一本正經地道。

她只是覺得,如果他真的喜歡那種,她可以去和那些女人PK一下,畢竟她長得還算不錯,而且經過這段時間休養她的身材也養回來了,在這個方面云懿還是有自信的。

在云懿眼里,郁少寒其實是屬于高冷禁谷欠這個類型的,雖然他的愛好讓她很驚訝,但是又莫名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仿佛他曾經真的應該是個游戲人間的人。

如果他喜歡那樣的女人,那她也那樣,他是不是就能喜歡她了呢。

靜默。

一秒。

兩秒……

“哈哈……”寧喬喬笑倒在沙發上。

郁少寒薄唇緊抿,眼神定定的看著云懿,一副想說什么又說不出來的樣子。

云懿手足無措的站在房間里,搞不清楚狀況,一臉茫然地問:“郁先生,我是不是說錯什么了?”

這下,郁少寒臉色更加陰沉難看了。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