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寧喬喬有些焦急的朝手術室的方向趕去,出電梯門的時候,腳不小心崴了一下。

“啊!”

“小心!”陸堯眼明手快扶住寧喬喬,問道:“寧小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

寧喬喬動了動腳,感激的朝陸堯笑了笑,快步朝手術室的門口走去。

陸堯看了一眼寧喬喬的背影,有些感慨的搖了搖頭,追了上去。

寧喬喬剛剛到手術室門口的時候,手術室門上亮著的燈剛好熄滅。

這代表手術已經做完了,她來的真及時!

手術室的門從里面打開,穿著淺藍色手術服的醫生出現在門口。

“誰是病人家屬?”

醫生摘掉口罩問道。

“是我!”寧喬喬一步上前,急切的看著醫生,大氣也不敢出的問道:“醫生,我的……奶奶她怎么樣了?”

醫生看了一眼兩眼焦急的寧喬喬,又看了一眼她身后的陸堯,對寧喬喬說道:“很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

轟!

寧喬喬如遭雷擊!

“你……你說什么?”寧喬喬不可置信的看著醫生,聲音都抖了。

“病人來的時候頭部受到劇烈撞擊,我們已經盡力了,很抱歉。”

見慣生死的醫生一臉平靜。

寧喬喬怔怔地看著醫生,承受不住往后退了兩步,不停的搖頭不肯接受這個現實。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

她喃喃的囈語聽起來讓人心疼。

連一向自認早就不知道同情心是何物的陸堯都有些憐憫的看了寧喬喬一眼。

“對了,手術的時候我們發現病人懷里抱著一個包,她一直緊緊抱著不放手,我們廢了很大的勁才取出來,等一下護士會交給你。”

醫生又說道。

寧喬喬怔怔地看著醫生一張一合的嘴巴,腦袋像是被重錘悶一樣,眼神有些恍惚的眨了眨,猛地身體直直地朝后面倒去!

“寧小姐!”

走廊上響起陸堯的大喊聲。

……

****

寧喬喬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里她聽到張媽一直在叫她,可是怎么都看不到張媽在哪里。

寧喬喬在一團黑霧中不停的跑、不停的跑……

再醒來,寧喬喬的身體像是被灌了鉛一樣,連睜眼的動作都很吃力。

“寧小姐,你醒了。”

旁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寧喬喬轉過頭去,怔了一下才,不太清醒的腦子才反應過來,是陸堯。

“陸先生。”

寧喬喬一張嘴,聲音像是沙石一樣粗糲難聽。

她皺了皺眉,只覺得喉嚨像是被火燒似的痛。

“是我。”陸堯將寧喬喬扶起來,給寧喬喬遞了一杯水。

寧喬喬接過水來喝了一口,嗓子好受了不少,頓了頓,看著陸堯問道:“陸先生,我暈過多久了?”

“一天一夜。”陸堯說道:“醫生說你體力嚴重透支,再加上精神上又受了打擊。我還以為你還要再睡一天呢。”

寧喬喬怔了怔,低下頭去,眼神默默的看著被子,沒有出聲。

陸堯看了寧喬喬一眼,從旁邊拿過一個袋子,遞給寧喬喬。

寧喬喬抬起頭看了看那個口袋,又有些疑惑的看著陸堯。

“是張媽留下的。”陸堯說道。

陸堯和郁少漠一樣,都看過寧喬喬的資料,所以對她的人際關系了解的非常清楚。

寧喬喬怔了怔,伸手接過那個口袋。

袋子是很普通的購物袋,厚棉麻的;原本綠色的袋子現在已經被血泡過,血干了后袋子就顯得有些發硬。

寧喬喬眼眸定定的看著袋子,抓著袋子的手漸漸收緊。

“她的墓地已經選好了,遺體等你見過之后就送去火化。”陸堯說道。

寧喬喬回過神來,點了點頭,掀開被子下床:“我去見她。”

殯儀館,這個小說中常常以恐怖地點出現的地方,寧喬喬是第二次站在這里。

第一次是因為媽媽去世。

張媽的遺容看上去一點都不恐怖,化妝師門的技術很好,張媽甚至看上去比她活著的時候還要年輕幾歲。

寧喬喬定定的看著張媽的遺體,眼眸平靜的沒有一點神采。

來之前她看過了那個購物袋,里面放著三樣東西。

被血泡過的存折、被血泡過的2000塊現金、還有一個已經爛掉的草莓蛋糕……

她最喜歡吃的草莓蛋糕。

“我是不是不該帶你走呀?”寧喬喬眼眸定定的看著張媽,一字一頓地說道:“如果我不帶你走的話,起碼你現在還活著對不對?”

“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如果我不帶你走,你現在還好好的活著;如果我不去酒吧打工,你就不會那么晚還跑出去找我。”

寧喬喬的眼淚終于止不住,傾瀉而下。

殯儀館里的工作人員漠然的看著這一幕,他們已經看的麻木,無法感同身受。

“小姐,時間到了。”

一名工作人員上前來說道。

寧喬喬滿臉淚水的看著張媽,被工作人員送進熊熊烈火的火爐。

通紅的火焰中是張媽平靜安詳的臉……

“張媽!”

寧喬喬沖過去,被陸堯攔住了。

“張媽……”

寧喬喬悲痛欲絕,幾乎站不住。

……

寧喬喬沖殯儀館里出來的時候,手里捧著一個黑色的盒子。

剛剛才晴空萬里的天空忽然陰沉下來,烏云黑壓壓的籠罩著大地,風勢漸漸變大。

“你還能堅持住嗎?”陸堯有些擔憂的看著寧喬喬沒有血色的臉,她明顯悲傷過度。

“我沒事。”寧喬喬聲音很輕的說道,捧著骨灰盒的手緊了一些。

她要送張媽最后一程,不能讓別人代勞。

“那走吧。”陸堯說道。

寧喬喬坐上車,車子帶著她朝墓地駛去。

陸堯為張媽選的墓地很好,還專門請人來做法式、哭喪。

這是一場風光的葬禮,寧喬喬站在最前面,聽著周圍哀戚的哭聲,眼睛定定的看著張媽墓碑上的遺照。

“寧小姐,你的手機在響。”陸堯忽然遞過來寧喬喬的手機。

寧喬喬回過神來,低頭看了一眼上面的電話號碼,怔了怔,將電話接起來,放在耳邊。

“小婊子我告訴你,你馬上讓那個老不死的給我回來!她是我們冉家的傭人!你有什么權利帶走她!我告訴你一個小時之內讓她給我滾回來!否則我就報警!”

趙美華銳利的聲音像是要刺穿人的耳膜一般。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