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寧喬喬一怔,下意識抬起頭看向郁少漠想問怎么討好,跟他的眼神一撞又迅速低下頭來,咬住唇瓣不說話。

郁少漠鷹眸一閃:“你抬起頭來,看著我。”

寧喬喬怔怔的站著,過了好一會才以蝸牛的速度抬起頭,眼神弱弱的看著郁少漠。

這還是郁少漠醒來后寧喬喬看他的第一眼,和平時看起來沒什么兩樣,只是頭發有些凌亂,靠在床頭是盯著她,眼神同樣是和以前一樣冰冷。

“寧喬喬,你是唯一一個見過我那副模樣的女人,你說,我該把你怎么辦?”

郁少漠鷹眸緊緊盯著寧喬喬。

寧喬喬愣了一下:“你想怎么辦?”

“我想……”郁少漠盯著寧喬喬,鷹眸驀然冰冷:“把你滅口!”

“……”

寧喬喬愣住了。

“我有病這件事對郁氏的影響有多大我想你應該懂,所以絕對不能有一點風聲走漏出去,但是既然你看到了,為了以除后患我只能把你滅口了!”

郁少漠說道。

寧喬喬紫葡萄一樣的眸子愕然的看著郁少漠,在他冰冷的眼神中愣了一會,忽然笑了出來:“郁少漠,你別鬧了,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什么年代了,這是法治社會!他要不要將殺人說的像是踩死一只螞蟻一樣。

寧喬喬有些好奇的看著郁少漠,說真的她現在懷疑郁少漠是不是還在發病、或則是發病的后遺癥。

否則為什么每天像別人欠了他很多錢一樣的郁少漠,竟然都會講笑話了。

郁少漠鷹眸晦暗不明的盯著寧喬喬,她好像并不相信他說的話,不過也罷,反正他也沒想真的對她動手。

“寧喬喬,我不會經常發病的。”

郁少漠忽然說了一句讓寧喬喬聽不懂的話。

“啊?”寧喬喬疑惑的看著郁少漠。

“沒事,你出去叫陸堯進來。”

郁少漠俊臉又恢復高高在上的模樣。

寧喬喬看了看郁少漠,轉過身去將陸堯叫進臥室。

“讓王醫生給你看一下身上的傷。”

寧喬喬離開臥室的時候,郁少漠在她身后這樣說道。

臥室的門并沒有關,寧喬喬不好意思讓王醫生給她檢查身體,只問王醫生要了一些傷藥便作罷。

她拿著藥朝浴室走去,清晰地聽到郁少漠冰冷的聲音從臥室傳出來:“馬上提取放文件抽屜和鑰匙上的指紋,查那家中標公司的底,我要他們經理級每一個人的詳細資料、最近和什么人往來……”

寧喬喬走進衛生間,將郁少漠的聲音關在門外。

這一切都和她沒關系,她不能去趟渾水。

洗完澡,寧喬喬在肩上血肉模糊的傷處涂抹上藥膏,王醫生說這個藥不會留疤,希望真的有那么神奇。

寧喬喬穿上浴袍,打開門從出來,沒有聽到郁少漠的聲音,倒是聽到純正的美式英語的聲音。

她從門口經過,看到郁少漠坐在沙發上的側影,還有站在他身前的美國人。

只不過她去洗了個澡的時間,郁少漠已經恢復得和平時沒什么兩樣,并且還投入到緊鑼密鼓的工作中。

寧喬喬回到沙發上坐著,回想著王醫生走的時候對她說過的話:漠少只要不受刺激,其實他就是一個正常人,頂多脾氣差一點。

不受刺激……

如果郁少漠查出來是白雪做的,他會不受刺激嗎?畢竟以前他對白雪還還不錯。

如果受刺激的話……

寧喬喬伸手摸了摸受傷的肩膀,那她是不是又要被咬呢?

……

“肩膀痛?”

寧喬喬正在出神,頭頂忽然響起郁少漠的聲音。

他走到她身邊坐下,寧喬喬轉過頭看了他一眼:“你忙完了?”

她還是很害怕郁少漠,但是比剛才好一點,郁少漠鷹眸緊緊盯著她:“把衣服脫了,我看看你的傷。”

“不……不用了吧。”

寧喬喬愣了一下。

“用不用不是你說了算,讓你脫你就脫!還是你希望我還幫你脫?”

真是一點都看不出來他剛發過病,此刻又囂張霸道的不得了。

寧喬喬白皙的小臉漸漸有些發紅,她沒郁少漠那么臉皮厚,轉過臉去不敢看他,說道:“真的不用了,我剛剛上過藥,沒什么事。”

郁少漠從來就不是個有耐心的人,對女人的方向更甚,能跟寧喬喬說兩邊讓她脫衣服已經算是耐心罕見的好了。

見寧喬喬還是不肯脫,郁少漠陰鷙地盯著她絕美的側臉弧度,冷冷地笑了一聲,一把將她扯過去,大手一揮便扯開她的浴袍、露出肩膀。

“郁少漠你別……啊!”反抗的寧喬喬屁股上重重挨了一記,頓時羞憤地喊道:“郁少漠!”

“吵死了!給我閉嘴!否則我真強了你!”

郁少漠不耐煩地吼道。

“……”

寧喬喬立刻閉上嘴巴,咬著唇瓣瞪著郁少漠。

“寧喬喬你這是這么意思?就這么不想跟我做?”

她閉嘴了,郁少漠反而又不滿意了。

寧喬喬看了看郁少漠,咬著唇偏過頭去,不說話。

郁少漠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懶得和他計較,低下頭去看她的傷口,頓時皺起眉不悅地吼道:“寧喬喬,你個傻X!”

好粗俗的話,寧喬喬轉過頭錯愕的看著郁少漠。

“看什么看?罵你是傻X都抬舉你了!這種傷口隨便涂點藥就算了?后面的傷沒涂藥你不會喊嗎?你嘴巴長著是干什么用的!”

郁少漠陰鷙地盯著寧喬喬,完全忘了她這些傷都是拜誰所賜。

寧喬喬的肩不光有好處被咬得血肉模糊,更觸目驚心的是她后背撞上鞋柜的那一片,已經青紫的發黑。

寧喬喬頓時火冒三丈,皺起眉說道:“你沖我吼干什么?如果不是你我會變成這樣子嗎!我的手又沒長在后面,當然涂不到了!”

“涂不到你怎么不叫我!”

郁少漠擰眉吼道。

“我當然不好意思叫你啊,誰會脫光衣服給別人看啊!”

“誰讓你害羞的?你還有什么地方我沒見過?”

寧喬喬:“……”

啞口無言。

作為女人最悲哀的情況就是,你打不過男人也就算了、連吵架都吵不過男人。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