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鐘記住總裁小說站網址:www.aubgig.live 總裁拼音+小說兩首字母+.com!記住了嗎?

“給你檢查是檢查你被冰雹打傷沒有!你見過感冒能當時檢查出來的?”

郁少漠像是看白癡一樣看著寧喬喬。

“……”

寧喬喬愣住了。

咬了咬唇,偏過頭去看著一邊不說話。

郁少漠瞥了一眼寧喬喬,鷹眸閃過一抹了然:“不喜歡姜的味道?”

寧喬喬轉過臉看了看他,點了點頭。

“呵。”原來她也不喜歡。

郁少漠低沉性感的聲音發出一聲愉悅的低笑,將文件扔在茶幾上:“真巧,我也很討厭姜的味道。你過來、把姜湯也拿過來。”

寧喬喬以為郁少漠要為她喝姜湯,有些抗拒的皺了皺眉,但是又敵不過郁少漠散發出的強烈壓迫感,硬著頭皮端著姜湯走過去。

郁少漠將寧喬喬放在膝蓋上坐著,骨節分明的大手拿過她手上溫熱的杯子,二話不說仰頭喝了一口。

他喝姜湯了?他不是也很討厭姜嗎?

寧喬喬錯愕的看著郁少漠,只見他忽然閃電般的抬起另一只手,修長的手指捏住寧喬喬精巧的下巴,薄唇不容拒絕的吻過去。

她最討厭的姜湯毫無預兆的灌進喉嚨,寧喬喬被迫吞咽。

“郁少漠……唔!”

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郁少漠牢牢的控制著寧喬喬,一滴不漏的將姜湯喂進她的嘴里。

“郁少漠!”

喝完姜湯,終于有機會喘口氣的寧喬喬趴在沙發上不停的咳嗽,濕漉漉的眼睛恨恨地盯著郁少漠。

郁少漠鷹眸高高在上地睨著寧喬喬,將杯子放在茶幾上,有些危險地舔了舔唇角,修長的身體逼近她:“我是怕你感冒才喂你喝姜湯,你還要怪我,小白眼狼你果然沒有良心!”

寧喬喬恨恨地等著郁少漠:“那你干嘛不自己喝啊?”

明明知道她最討厭姜味了,卻還要逼她喝!

“還敢頂嘴?”郁少漠危險地盯著寧喬喬,忽然一把將她抓到身上,牢牢的控制著她:“既然姜湯都已經喝了,那不如我們來做點什么來極速讓你發汗?”

“郁少漠,你要做什么?”

寧喬喬將兩手護在胸前,防備的看著郁少漠。

郁少漠邪氣的勾了勾唇,忽然一把將她打橫抱起朝病房走去:“你說呢?”

“郁少漠你瘋了!現在是白天啊!”

寧喬喬尖叫。

“自己看看外面,現在還是白天?”

郁少漠一把將寧喬喬丟在病床上,修長的身體壓下去,大手朝她寬松的病服內探去,咬牙切齒地低吼:“小白眼狼,知道自己欠我多少天的么!”

“……”

寧喬喬沒有像往常一樣尖叫抗拒,因為郁少漠根本沒跟給她機會。

……

深夜,寧喬喬才終于吃上飯,以及還有中醫給她開的中藥。

苦的要命的中藥喝下去,寧喬喬瞌睡都被趕跑了,精神奕奕的靠在床頭上看電視。

郁少漠從浴室里走出來,皺起眉盯著她:“你不困了?”

寧喬喬狠狠地瞪了郁少漠一眼,她本來都已經睡著了,是他硬要叫她起來吃飯的!

“寧喬喬,你敢給我甩臉色?信不信我收拾你!”

郁少漠修長的身體靠在門框上,鷹眸微微瞇起,危險地盯著寧喬喬。

寧喬喬當然信。

她撇了撇嘴:“我又不是機器人,說睡覺就睡覺,現在已經不想睡了。”

“那正好,我還有工作要處理,你陪我!”

郁少漠挑了挑眉,絲毫沒有打擾別人睡覺的愧疚感,拽得二五八萬的命令道。

“……”

寧喬喬有些虛偽的朝郁少漠笑了笑,懶得理他,自顧自的看著電視。

郁少漠坐到沙發上,拿起一份文件審閱。

寧喬喬看了看他認真工作的樣子,微微皺了皺眉,主動將電視音量調低一些。

房間里安靜的只有電視播放的低聲,郁少漠簽了兩份文件,忽然抬起頭盯著寧喬喬:“你今天說你爸爸,是怎么回事?”

寧喬喬一怔,轉過頭有些愕然的看著郁少漠。

她沒料到郁少漠會忽然問起這件事,怔了怔,寧喬喬將冉國濤的事情告訴郁少漠。

“冉氏的經濟一直在走下坡路,你知道這件事么?”

郁少漠聽完后對寧喬喬說道。

寧喬喬怔了怔,有些錯愕的看著郁少漠:“你怎么會知道冉氏的經濟情況?”

郁少漠鷹眸一閃,瞥了寧喬喬一眼,沒好氣地吼道:“我樂意不行嗎?我聽說的!”

郁少漠有那么閑嗎?他會有時間聽別人說這些八卦?

寧喬喬有些懷疑的看著郁少漠,郁少漠察覺到她的視線,皺起眉不悅地吼道:“小白眼狼你那是什么眼神!我是為了監控G市每一個公司的動向才會知道的,你以為我是為了你專門去了解的?”

寧喬喬恍然大悟,原來郁少漠是因為她才去專注冉氏的經濟動向的!

冉氏對于郁氏來說,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郁少漠會去監控熱冉氏的經濟動向……這個慌也撒得太拙劣了吧。

就好比全國首富,他會去監控一家小賣店的營業額嗎?

寧喬喬看了看郁少漠,很給面子的點了點頭,沒有拆穿他,說道:“那你都監控到什么了啊?跟我說一下吧,冉氏最近的情況很差嗎?”

冉氏一直都在走下坡路寧喬喬是知道的,但是具體是什么樣子她并不清楚,因為她沒有接觸過冉氏的業務。

不過看郁少漠的樣子,他仿佛知道的比她更多。

“外面欠了很多錢,準備進軍房地產,不過也就那樣。”

郁少漠三言兩語概括完畢,有些不屑地挑了挑眉。

寧喬喬怔了怔,她并不太懂郁少漠話里的意思,但是聽到外面欠了很多錢下意識皺起眉。

“怎么會欠錢呢?”

“那你要去問你們冉家的人。”

郁少漠說道。

寧喬喬一怔,咬了咬唇低下頭去。

爸爸現在得了腫瘤,是否是良性還是惡性還不知道,公司又欠了很多錢,而且聽郁少漠的話房地產那方面仿佛也進行的不順利……

“郁少漠,冉氏會破產嗎?”

寧喬喬抬起頭,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擔憂的看著郁少漠。

今天晚上特马四不像图7